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181章 车祸

第181章 车祸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龙腾这样说,他的意思我岂会不明白?

    小眉的时间越来越少,他巴不得我明天,就跟小眉结婚,做他的上门女婿,给他龙家延续血脉!

    小眉听出了她爸爸的意思,赶忙就说:“爸,你到底要干嘛啊?我可跟你说,我不喜欢小志的,我也不会嫁给他,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不要以为,我整天跟小志在一起,我们就怎样了;其实没有,我长这么大,就他这一个朋友,仅此而已,我们没有别的事!”

    龙腾端着茶杯,眯着眼一笑说:“傻丫头,你是我闺女,你心里想什么,你喜欢谁,瞒不过爸爸的;你放心好了,只要小志进了咱们龙家,我跟你妈妈,一定会善待他,把他当亲儿子一样看待!”

    “说了不行就是不行!我不嫁,死了不嫁!小眉求求你们,帮帮小志好不好?他是个人才,即便我们不结婚,他也会给咱们集团,创造很大的价值!爸,您不是常说,要爱惜人才,提拔人才的吗?现在小志就在您眼前,他的能力您也看到了,他哪点比董事会里的那些人差了?!”小眉半跪在沙发上,特别委屈地给我说情。

    可龙腾却冷下脸说:“他确实是人才,而且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这样的人才,必须要为我龙家所用!”说完,他又看向我说,“小志,眉眉虽然身体不好,但像我闺女这么漂亮的女孩,你也是平生仅见吧?你跟她相处了这么久,这丫头有多善良,心眼儿有多好,不用我多说什么吧?!”

    我点着头,紧握着拳头,心里不停地挣扎着,做着最后的决定!白姐现在,极有可能处在危险之中;如果我不立刻强大起来,不赶紧把麻男那混蛋打败,白姐万一出了事,我想后悔都来不及了!

    看我迟迟不说话,龙腾继续说:“小志,我看得起你,才给你这个资格!说实话,如果我把我们龙家,招女婿的事放出去,比你优秀的、比你好的年轻人,能挤烂我们家的门槛!你还在犹豫什么?过了这一刻,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我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

    听他这样说,我的心猛地颤了一下;机会就在眼前,我他妈还犹豫什么呢?只要白姐能安全、能自由,即便我们今后不在一起,又能如何呢?

    只是啊,她肚子里的孩子,倘若真是我的,那这孩子生下来,也就没有父亲了;它看不到自己完整的家,自己的父母恩爱地在一起了……

    想到这些,我真的好纠结、好纠结!

    龙腾还想继续说,那时候我电话响了;掏出来一看,是雪儿打来的!

    雪儿很少给我打电话,她突然给我来电,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似乎意识到了不好的事,就赶忙站起来,跟龙腾说了句“不好意思”,便不顾礼貌地拼命往别墅外面跑。

    到了外面,站在山顶的草坪上,我拿着电话就说:“雪儿,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雪儿在那头,很惊奇地问:“出事?出什么事啊?!哦,确实,确实是出事了,不过是好事!”

    好事?我愣了一下,“什么好事啊?”

    雪儿得意地说:“王小志,你猜我现在,跟谁在一起?”

    我想都没想,立刻就说:“雪儿,你跟你姐在一起,是不是?!”

    雪儿哈哈一笑,忙说:“行啊王小志,隔着电话,都能闻到我姐身上的味儿啊?!我跟你说,这两天麻男性子大变,可能是因为我姐怀孕的缘故吧,他不再管我姐,限制她的自由了;我姐现在啊,就跟出笼的小鸟一样,简直美死了,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那你姐呢?把电话给她,我有话要跟她说!”如果她们离开了东南铝业的地界,随时都可能会有危险的;麻男那混蛋,是不是故意要把白姐放出来,然后下毒手呢?!这件事,我必须要提醒她!而且,我还要问她,那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它到底是谁的?!

    可雪儿却说:“我姐开车呢,她不方便跟你说话;一会儿的吧,我们现在进了东郊,快到我爸爸那儿了;一会儿下了车,你们两个啊,再好好地去爱来爱——啊!!!”

    突然,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尖叫,接着我听到了一阵急刹车;再然后,那是汽车撞击的声音……

    那一刻,我两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雪儿,雪儿?雪儿!!!”

    我疯了!真的,真的要疯了!白姐出事了是吗?麻男那混蛋,对她下手了吗?!

    我大脑一片空白,呼吸都停止了;白姐她们怎么了?怎么了啊?!

    如果她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会让麻家整个家族,来给她陪葬!

    咬着牙,跪在那里,我大口喘息着;对着电话,我再次呐喊:“雪儿,白姐!!!”

    “小…小志,我们没事,你不要担心!”雪儿咽了咽口水,惊恐地说,“刚才有辆吉普车,迎头就朝我们撞了过来,还好后面有辆车,一下子超上来,把那辆吉普撞在了一边!小志,先不给你说了,我姐好像受了惊吓,昏过去了;我要带她去医院,我们没事,你不要担心!”说完,雪儿直接把电话挂掉了。

    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深深吸了一口气!是麻男吧,这件事,一定是麻男安排的!这个杂种,他的确要来绝的,他要害死白姐母女!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我再也不犹豫了;扶着膝盖,我摇摇晃晃站起来,一脸茫然地走进了别墅里。到客厅的时候,小眉和她爸爸,似乎争吵了起来,我走过去,忍着昏涨的思绪说:“董事长,我答应你的条件,我和龙眉结婚,最好明天就结婚!”

    说完这话,他们父女俩不吵了,而是一脸吃惊地看着我;龙眉哭了,她咬着嘴唇,跑过来抓着我胳膊,狠狠拍打着我的胸口说:“王小志,你要干什么啊?你疯了吗?那些事情,我不都告诉你了吗?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不可以这么做的!”

    龙腾眯着眼,一脸严肃地看着我问:“小志,你真的决定好了?你要记住,我没有逼你,这一切都是你自愿的!”

    我忍着即将要流出的泪,长舒了一口气说:“嗯,我是自愿的,是发自内心要娶龙眉的……”

    (2)

    听到我给出的答复,龙腾激动地站起来,目光热烈地看着我说:“好,年轻人够爽快!我这就叫人去准备,我要昭告天下,让所有的业内人士都知道,我龙腾后继有人了,我龙腾集团,今后还会迎来更大的发展!”

    我绝望地把头转向外面,凄冷的月光,照着白城的方向;姐,对不起了,有些事情,我们都无可奈何,现实如此,有些爱情,真的走不到尽头……

    小眉紧紧抓着我胳膊,她哭了,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这个善良的丫头,她知道我的一切,她一心为我着想;可是面对现实,我们却是那么无力;但至少我还能庆幸,最终和我走在一起的人,不是麻姐,不是陈芳,不是温小美,而是善良的龙眉……

    我知足了,真的知足了;只是姐,对不起了;我情愿让你安全、自由地活着,也不要你为了咱们的爱情,怀着孩子承担生命的危险。

    那天晚上回到厂里,我在办公室抽了好多好多的烟;可再怎么抽,也抹不掉脑海里,那浓浓的悲伤和哀愁;我和白姐历经磨难,彼此付出了那么多,最后却是这样;人有的时候,你不得不去认命,向现实低头。

    后来我给雪儿打了电话,想知道白姐她怎么样了?可电话一打过去,就被雪儿挂断了;我还要打,她直接给我发了条短信:麻男在!

    看到这三个字,我的心猛抽了一下;那个混蛋,他竟然过去了!如果他知道白姐没事,心里指不定还有什么算计呢?!而且他身边还有陈芳,简直就是狼狈为奸,能坏出水来。

    我想今天,我幸亏是答应龙腾了,否则,白姐真的就朝不保夕了!

    虽然暂时联系不上白姐和雪儿,但以白姐的聪明,她应该能想到,麻男要对她下手的吧?!所以姐,接下来,不管麻男怎样,你都不要再离开东南铝业的地界了,有的时候,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

    想完这些,我又赶紧给黑二爷打了电话。

    我说:“二爷,救我姐的人,是不是咱仁义堂的兄弟?”

    黑二爷久久才说:“嗯,车子开得猛,当时撞上去的时候,副驾驶上的兄弟,当场就死了;另一个兄弟还在抢救,不知道能不能活过来……”

    “我次奥他妈的!”听到这些,我再也忍不住了;麻男那个王八蛋,他太野蛮了;咬着牙,我狠狠地说:“二爷,你放心,兄弟们不会白死!我回头先打一部分钱过去,安抚好他们的家人;还有,二爷你等着,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让麻男那混蛋,给咱们的兄弟陪葬!”

    听我这样说,二爷也愤恨地说:“小志,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把那混蛋的厂子搞垮!只要他没了厂子,没了社会地位;为兄弟报仇这种事,我黑二爷最拿手!待那时,我要将这混蛋,大卸八块!”

    我说好,二爷,这事儿不会太远,最晚一个月;您磨好刀等着,我王小志要是在一个月之内弄不垮他,老子自杀给死去的兄弟谢罪!

    挂掉电话,我愤怒的浑身都在颤抖;麻男,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我会要你十倍偿还!

    第二天,龙腾开始广发请帖,对于婚礼,他比我还要着急;毕竟龙眉的身体,不允许往后拖,他还指望着,龙眉能给她生下外孙,继承龙腾集团的家业。

    大清早,龙腾就给我打了电话,他很开心地说:“小志啊,别在你那小厂子里忙活了;一会儿开车去接眉眉,选选婚纱什么的;还有四天就结婚了,要上心啊!”

    我无力地点点头说:“嗯,知道了,董事长!”

    “嘿,你这孩子,怎么还叫董事长?!”龙腾立刻抱怨我。

    咬着牙,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那个字,卡在喉咙里半天,我才用力从牙缝里挤出来说:“知道了,爸……”

    叫完这个字,我哭了;因为那一刻,我突然想到了白父的影子;那个耿直的、爽快的、一直叫我儿子的老人;他给了我父爱,给了我家庭的温暖;可今后,我再也不是他的女婿了,再也不是了!对不起,爸……

    压抑着内心的哀伤,我把车开到龙眉家里,她出来的时候眼睛都肿了;这丫头,多愁善感的女人,昨夜她一定哭了好久吧?!

    我过去牵着她的手,她却猛地甩开我说:“小志,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我害了,是我害了你啊!现在,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了;一想你的爱人白姐,一想到将来我走了,没人照顾你,我…我不敢往下想……”

    她这样说,我猛地把她抱在怀里说:“傻丫头,什么都不要想,我应该谢谢你,谢谢你给我机会,让我能去拯救我姐;小眉你记住,这世间,爱不爱的不重要,能活着才最重要,你明白吗?而且,你要好好活着,只要你活着,我就好好爱你知道吗?为了我,你也要多活几年,我一直都陪着你。”

    她抓着我的腰,死死咬着嘴唇,泪水在眼里打转,我轻轻擦着她的泪说:“不哭,没有什么,你只要明白,嫁给我,我会好好爱你就行了;其它什么都不要去想,不要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更不要觉得把我害了、亏欠我,知道吗?”

    小眉点着头,深吸了一口气说:“嗯,眉眉不想了,我喜欢小志,能跟他结婚,我应该高兴的,应该高兴!”

    她这样说,不哭了,我也微微松了口气。上了车,我在cd机里,找了首轻快的音乐;这丫头身体不好,我不希望她心情压抑,再闹出别的毛病;我就压着心里的悲伤,主动跟她说一些快乐的事;比如昨天易拉罐厂盈利了多少钱,新厂的员工干活多么卖力,我们的第一批家装型材,在北方市场卖得有多火……

    龙眉就噘着嘴说:“哎哟,王小志,咱们到底是不是一个年纪的人啊?你怎么张口闭口,都是生意上的事啊?跟我爸爸似得,烦人!”

    我挠挠头,特别尴尬地笑了一下;说实话,除了这些,我实在没有什么好聊的了;因为这些,是我生活的全部。

    小眉看我傻头傻脑的,立刻捂着嘴,噗呲一笑说:“哎呀,跟你说着玩儿的啦!小志,你是个好男人,能嫁给你,真好!而且,等咱们办完婚礼,我陪你一起,咱们杀向白城,去打败那个混蛋,救出你的白姐,好不好?!”

    看着她,我抓着她的手,发自内心地说:“小眉,谢谢你……”

    &nbsp

    &nbsp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