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233章 姐欠你的

第233章 姐欠你的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跟秦总通完电话后,我长舒了一口气;他已经帮我约了宋市长,而且宋市长这人挺热心的,知道我们是老乡,还让我晚上,直接去他家坐坐。

    收起电话,我对着白父和雪儿一笑说:“爸,您放宽心吧,事情远没有咱们想的那么严重;我这边已经联系上宋市长了,他老家跟我是一个市的,雪儿的事他能帮上不少忙;即便咱们找不到证据,雪儿这属于过失撞人,也会争取宽大处理的;况且一旦找到卢强,有了他这个人证,雪儿便彻底安全了!”

    听我这样说,白父紧锁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雪儿也跟着干涩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我说:“小志,谢谢你了;我…我……那我以后,再也不跟我姐找对象了好不好?”

    我噗呲一笑,白父也笑了;他突然又问我说:“小志啊,你那句话是不是真的?就是你还会来找依依、还会娶她。”

    我立刻认真地点头说:“爸,您放心吧,无论将来如何,我都会来找姐的;毕竟…毕竟我是思白的爸爸。”

    听了我的话,白父叹了口气说:“小志,爸爸劝你一句,如果你现在过得好,就不要再为你姐做什么了;其实啊,到了我这个岁数你就知道了,什么情啊、爱的,也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一个稳定的家庭,一个相扶到老的伴侣,到头来你会发现,你需要的就是这么简单。”

    白父的话,和先前秦总对我说的话,几乎一模一样;但他们并不知道,我和龙眉之间,并没有以后,甚至明年、后年,都看不到希望。

    我就说:“爸,有些事情,我过后会解释的;您就放心好了,您的儿子这一辈子,决不会对不起谁、亏待谁;如果我来找我姐,那我一定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了,我会让曾经的家庭满意。”

    白父点点头说:“嗨,你们年轻人的事,自己做主吧;毕竟思白没有爸爸,对这孩子来说也太残忍了些;但若要你背叛家庭,也确实为难你了!这些事,想想就头疼,不说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吧。”

    说完,白父拉着我进了客厅,他要给我泡茶,我忙说不麻烦了,我去看看孩子。说完我就去了卧室,那时候,白姐正坐在旁边,轻轻拍着思白身上的小被子。

    我走过去,坐到白姐旁边小声说:“姐,这小家伙,还没睡醒啊?”

    她看着思白,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微微笑了一下说:“他可能睡了呢,随你!”

    我也很幸福地一笑,想要伸手摸摸这小家伙的脸,白姐就赶紧挡住我的手说:“别把他吵醒了,不然又该闹了,脾气好大的哦!比你还不听话!”

    我说我哪里不听话啊?你忘了啊?以前我最听你话了!她却噘着嘴,跟我小声耍赖说:“你哪里听话哦?!最不听话的就是你,老是惹我生气!我跟你说,你以后一定要听我的话,不然,不然我就打你儿子!”

    我立刻笑着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啊?我儿子才多大,你舍得下手啊?!”

    她朝我撒娇地一笑说:“那你以后,听不听姐的话?”

    我抿着嘴唇,很开心地看着她;那种感觉,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从前的日子,她对我温柔、对我撒娇、对我笑,还老教育我。我就朝她点头说:“姐,我听你话,你说什么我都听好不好?”

    “不好!”她嘴巴一噘,瞬间又有些略带生气地说:“你不要听姐的话,知道吗?你要听你老婆的,以后都要听她的;男人要知道疼自己的老婆,要对她忠诚,要宠着她、爱着她……”

    她这样一说,我心里就跟吃了个冰坨似得,顿时浑身都凉了!这个女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刚才还好好的,我们说了那么多温馨的话;可她说变就变,一下子就把龙眉给扯出来了。

    而且一想到龙眉,想到那丫头病成那样,说实话,我再也笑不出来了,就连跟白姐说句话,都成了愧疚。

    后来我们都不说话了,她坐在那里咬着嘴唇,白皙的手掌轻轻拍着孩子。

    我站起来说:“姐,我先走了,雪儿的事你们不用担心,万事有我。”

    说完我转身就走,可快到卧室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在背后抱住了我。

    “小志,不要勉强,姐不想看到你为了救雪儿,而让自己为难,知道吗?你为姐,为爸爸,为白家付出的太多了;有的时候,姐不是不想跟你说爱,而是不敢说,不敢爱你知道吗?姐怕你受委屈,怕你不停地遭遇危险,真的,姐怕了!你为姐所做的事,姐这辈子是还不完了;下辈子吧,如果下辈子还能遇见,姐一定好好爱你,补偿你!姐不要再生活在城里了,就生在乡下,生在你老家那地方;我们不要有这么多烦心的事,姐只要简简单单地跟你在一起,好吗?”

    她这样说,我猛地转身抱住她,亲吻着她的额头说:“姐,不要下辈子,就这辈子!这辈子我说过要娶你,我说到就一定会做到!”

    她在后面紧紧搂着我,轻轻点了点头,又立刻慌张地摇头说:“小志,你不要这样,龙眉那女孩挺好,很善良,你可千万不要背叛她啊!你这样,为了满足一个女人,去伤害另一个爱你的女人,何苦呢?”

    我咬牙说:“姐,我知道,我知道龙眉很好,她跟你一样漂亮、善良、温柔;可有些事你是不知道的,你们眼中所谓的幸福,不一定就是幸福,知道吗?”

    “怎么?难道她不爱你吗?还是你们之间有什么事?!”她突然很心疼地问我。

    我就说:“上天是残酷的,姐,在这世上,好人活着都不容易;你放心吧,我不会伤害龙眉,但我仍旧会娶你;有些事,你迟早有天会明白的。等我吧,如果你愿意等的话……”

    说完,我拨开她的双手,心情复杂地离开了白家。

    下午的时候,我去商场买了些好茶叶,知道宋市长家里还有个女儿,我又买了块手表;毕竟求人办事,出手不能寒碜。

    晚上快七点的时候,我来到了市政府后面的家属区,走上二楼,我叩响了宋市长家的门。

    我想这一次,只要宋市长肯帮忙,傅仁义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nbsp

    &nbsp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