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251章 如果可以,请把我葬在那里

第251章 如果可以,请把我葬在那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躲在卫生间里,我小心翼翼地做着深呼吸。不一会儿,龙母回来了,她拍着胸口说:“行了小志,你爸爸走了,赶紧抱着孩子,咱们走吧,我也去看看眉眉。”

    我点点头,小家伙的手,还抓着我的纽扣。

    出了门,我们焦急地往别墅后面跑,当时是冬天,风一吹,孩子就哭了;我赶紧裹了裹大衣,跑过去把车门打开。

    龙眉看见了我怀里的被子,赶忙惊慌伸出干枯的手,我把孩子放到她手上,她的胳膊竟然承受不住孩子的重量,差点摔下去。

    我赶紧把孩子拖住,放到眉眉的怀里;那一刻,她看到了孩子,眼睛里的泪,一下子就溢出来了。

    当时,我们谁也无法理解眉眉的心情,这个小东西,可是她冒着生命危险生下来的;那种母子连心的感情,是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的。

    我和龙母站在外面,眉眉就那样看着孩子,一边看、一边哭;我知道,这一次见面后,或许就是永别,这一生都只此一面了。

    小家伙看着龙眉,竟悲伤地哭了起来,他的小手,不停地往上够,想要去抚摸妈妈的脸。有些时候,你不得不承认生命的神奇,即使是一个呱呱坠地的孩子,他和母亲之间,也是有着无法解释的感应的。

    我紧紧闭上眼,这种场景真的看不下去,因为你不能去想以后的事,那样太虐心,太让人无法承受……

    那天钢都飘起了雪花,我撑开大衣,举过头顶,胳膊搭在车门外,为她们娘俩遮挡着风雪。

    那时那刻,一切都是无言的,所有的场景都是凄美的,我以为自己的命运,白姐的命运,就已经悲哀到了极致;可对比于眉眉,我才知道我们算不得什么,最起码,我们还能活着,还能见到孩子……

    我以为这种母子相聚的场景,会延续到很长很长,长到她们母子间,记住彼此的模样;可现实总是那样的残酷和滑稽,谁也不曾想到,在雪与泪的交织中,却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看也看了,看完赶紧走吧!外面下雪了,孩子受不住这样的天气!”我身体一怔,扯开大衣,竟看到了龙腾的身影;他抽着烟,眯着眼睛看着我们;我无法分辨他脸上的表情,亦或根本就面无表情。

    龙眉的母亲哭了,她疯了一般地就朝龙腾喊:“老头子啊,你就让眉眉留下来吧!她这么可怜,孩子不能没有妈妈!”

    龙腾把头一扭,望着天空,长长呼了口白气说:“走吧,赶紧走!我龙腾的女儿,在别人眼中是完美的,她是钢都的明珠,是我龙家的脸面!”说完,他又带着哭腔一般地,朝我们这边大声说:“眉眉啊,希望你理解爸爸,龙腾集团,不能因为你,而成为别人的笑柄;希望你不要怪爸爸,真的不要怪……”

    我捏着拳头,真的想回敬他一句:我去你妈的脸面!去他妈的笑柄!

    那么恶心的话,作为一个父亲,他怎么就能够,如此堂而皇之的说出口呢?!我理解不了,真的理解不了……

    那天,在大雪纷飞的上午,我们走了,离开了钢都,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

    在机场,我推着眉眉说:“丫头,不要再伤心了;现在啊,我们自由了,你想去哪儿?你说,我这就带你去!”

    她仰着红红的眼睛,咬着嘴唇一笑说:“去东北吧,以前在书上看过,冬天那里很美,有雾凇、有冰雕、还能滑冰。”我说好,那就去东北,虽然我也没去过!

    雪停了之后,我们坐飞机去了东北;那是个陌生的城市,但下雪的景色特别美;我推着轮椅,沿着城市的人行道,就那样走啊、走啊……

    我们去看了雾凇,只要下过雪,这里的雾凇随处可见;尤其在一些树木茂盛的地方,那些雾气凝结成的冰晶,沿着树枝连成一片又一片,特别震撼!

    夜晚的时候,我们又去广场看冰雕,这里还有很多俄罗斯人;每当有外国靓妞儿从我们身边走过时,她都会悄悄地问我一句:“喜欢吗?外国女人的胸好大哦,屁股一扭一扭的,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这样的啊?够劲儿!”

    我噗呲一下就被她逗笑了,真的,倒不是因为她的话,而是她真的开心起来了;她若开心,我比她还要开心。

    我们就继续往前走,冰雕在五彩斑斓的灯光下,映衬的格外美丽;我静静地看着她,虽然她脸上有了皱纹,再不是从前那个漂亮的女孩了;可在那一刻,我还是想吻她,因为那个场景太浪漫了,我想把这一刻的美好,留给我心爱的人。

    当我弯下腰的时候,她却突然有些慌张地闪躲我;我伸出手,特别霸道地捏着她下巴,在霓虹的映衬下,我吻向了她柔软的嘴唇。

    后来,她轻轻推开我,低着头有些脸红地说:“不美了,别吻了。”

    我绕到轮椅后,紧紧搂住她说:“美,任何时候,都美!”

    说完,她笑了,我哭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又去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的景色。

    我们去海边,坐了轮船;去西湖,看了美景;还去了很多城市,看到了形形色色人和事。

    转眼间,到了开春三月份,眉眉说累了,想找个地方落脚了;她这话让我心痛,因为那时,她就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我查阅过一些资料,渐冻人到了最后,大都是呼吸衰竭,默默地离开这世界。她这样说,我慌了,因为我不知道,自己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够挽留住她。

    那天在酒店的房间里,我抱着头,蹲在地上,就那么哭着,声嘶力竭地低吼,拳头砸在地板上,却止不住时间的流逝……

    一切都来得太快了,我想告诉老天,我还没准备好,这一天能不能来得再迟一些。

    可我心里的呐喊,没人能听得到;而眉眉,她就静静地靠在床上,微微笑着说:“小志,你曾说过,你的家乡很美啊,这个季节,那里漫山遍野都是苹果,我想去那里,可以吗?”

    我说可以,眉眉,只要你想,哪里都可以!

    她抿着嘴唇说:“如果可以,就把我葬在那里吧,让我在你出生的地方,有个家……”

    &nbsp

    &nbsp
pk10代理网址 秒速时时彩开奖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江苏快3 幸运28 加拿大28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走势 秒速时时彩开奖 安徽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