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255章 白姐的男朋友

第255章 白姐的男朋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那一刻,我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我以为我看错了,我以为那是雪儿,不是白姐!

    我就赶紧起身,直接走到了电视柜前;可没错,我没看错!相框里的人,就是白姐;她穿着浅蓝色的长裙,在一个海岸边的礁石上;她伸着胳膊,搂着那个男人的脖子,深情相吻。

    好浪漫啊,碧海蓝天,阳光沙滩,真他妈的浪漫!我就想知道,那个他妈的男人,他是谁?!怎么凭空就冒出来这样一个男人?!这他妈到底是什么鬼?!

    而且不止这一张,旁边还有几个,她们手拉手漫步在沙滩上的,那个男的背着她的……她好开心,咧着嘴大笑,露着白色的牙齿!还有他妈的那个男的,他更开心!他看白姐的眼神,都泛着绿光!

    那一刻,我大脑嗡嗡响,身体左摇右晃,差点没站稳,一屁股摔在地上。

    我扶着电视柜,弯腰在那里喘息着;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无法理解,难以想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白父看我有些异常,电话还没打通,就赶紧挂掉跑过来,拍着我后背说:“小志,你怎么了?”

    我咬着牙,伸手指着相框问:“这个男的,他是谁?!”

    “这……”白父犹豫了一下,又深吸了一口气说,“你姐的男朋友,叫于涛,蛮不错的一个小伙子,年龄跟你姐差不多。”

    男朋友?!听到这三个字,我感觉心里,就跟有把刀往里插似得,疼的说不出话来。

    白父见我脸色难看的厉害,他赶紧又说:“小志,爸知道,知道这件事你可能暂时有些接受不了,爸也能感受到,你心里其实一直都有你姐!可是,可是你要明白,你已经结婚了,有了家庭;而且当时我们得到的消息,是你去了国外,再也不回来了!所以,所以你姐总不能,就这么等你一辈子吧?!”

    他皱着眉,咬牙继续说:“那个小伙子,他追了你姐很长时间;说实话,依依一开始是不同意的,她心里有你;可爸爸总不能看到自己的女儿,就这么孤守一辈子吧?!爸是过来人,知道忘记一段感情最好的方式,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所以你不要怨你姐什么,这样挺好;你们俩都成家,都有各自的生活,那不是很好吗?!”

    “他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结婚了吗?!”我咬着牙,闭着眼,两行眼泪沿着脸颊,就那么流出来了。

    “还没有,不过已经订婚了,前两天刚订的;结婚的日子,两家正在商议,估计也就在六七月份吧!到时候你若有时间,就过来喝杯喜酒,算是祝福你姐吧!”白父说着,手里的烟斗又点了起来。

    我知道,白父说这些并没有错,当初我带着眉眉,突然失踪;白姐苦苦寻了那么久,又得知我去国外定居的消息;她这么做,我不怪她,她没有理由,去守着一个看不到希望的未来。

    可是现在,我回来了;既然回来,你这个傻女人,你还能跑掉吗?你跑不掉,任何男人也别想从我手中,把你抢走!

    转过身,我刚想跟白父,解释先前的一切;这时候客厅的门却开了,一个男的抱着孩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带着一副小眼镜,短发,看上去很精神;长得也不错,而且因为年龄的关系吧,给人的感觉挺成熟的。

    他看到我,愣了一下,随即就问:“爸,这位是?”

    白父赶紧夹在中间介绍说:“小志,我干儿子!”

    他把思白放下来,走到我面前就要跟我握手;当时不知道是不是情敌的原因,我看着他那双小眼睛,怎么看都觉得很猥琐!

    我伸出手,刚要跟他握;这时白姐进来了;她穿了件白色毛外套,手里提了两个大包;嘴里还嘟囔说:“哎哟,累死我了,这大包小包的,也没人帮我拎一下!”

    说完,她猛地一抬头,我们四目相对,她手里的东西,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

    我看着她,她还是那么美,似乎更美了,还花了淡妆,染着红唇;他妈的,有男人了,开始臭美了是吧?!

    我死死盯着她,她的眼神突然闪烁了一下,脸颊僵硬地一笑说:“小志?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在国外定居,不回来了吗?”

    “谁告诉你,我在国外定居,永远不回来的?!”咬着牙,我沉着脸,心里的那股恨意,根本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本来我心里,是理解她的;但真正见了面,尤其见到她跟一个男的在一起时,那种滋味,简直就是没来由的一恨!

    她似乎有些不敢看我,赶忙又捡起地上的东西,装作很大方地说:“哦,那你家里人还好吗?还有眉眉,她怎么样了啊?!”

    我沉着脸,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拳头紧握着,没有回答她的话;见我这样,她赶紧又说,“哎呀,都别站着了,去沙发上坐着喝点茶吧;姐这就去做饭,于涛,你陪陪我这个弟弟。”

    那个叫于涛的男人,似乎看出了我和白姐的关系不一般,但他没表现出来,而是彬彬有礼地把我往沙发上请。

    我看了他一眼,感觉这人的笑容有些假,还带着点不屑!我就想,这孙子什么来头?我倒是要好好打听打听!

    坐在沙发上,我自顾自地抽着烟;那个于涛就朝我一笑说:“原来您就是龙腾集团董事长的女婿啊!久仰久仰了!”

    我转过头,深吸了一口烟说:“不敢当,不过听您的话,好像认识我?”

    “哪儿能不认识啊?!呵,您可是钢都的名人,先前我父亲,还是您的手下呢!”他笑着,故意很客气地说。

    “哦?你父亲?他也在龙腾集团?叫什么名字?”我微微探头,尽量让自己不失体面。

    于涛的嘴角,微微一挑说:“我爸叫于震,先前是您手下的经理啊?!龙总,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

    一听于震这个名字,我愤怒地差点站起来!他妈的,这货不就是给龙腾通风报信,出卖我的那孙子吗?!

    见我反应强烈,于涛眯着小眼,竟有些得意地说:“龙总啊,我得代表我爸爸谢谢您啊,要不是您,我爸爸也坐不上龙腾集团,北方大区总裁的位子;不过我听我爸说,您虽然是龙腾董事长的女婿,但不怎么受宠吧?好像他还剥夺了您的股权,把您踢出了龙腾集团,这事儿是不是真的啊?!”

    听到这里,我真是怒不可遏!

    他妈的,这只不起眼的小杂鱼,他竟然当着我的面,说这种话恶心我!

    真是活腻歪了,包括他那个多嘴的老子,都他妈欠收拾!

    &nbsp

    &nbsp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安徽快3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安徽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