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258章 白姐知道了眉眉的事

第258章 白姐知道了眉眉的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听到“天堂”两个字,白姐猛地一刹车,脸色惶恐地看着我问:“小志,你不要跟姐开玩笑,龙眉好好的,她是你妻子,你怎么可以这么咒人家?!”

    我摇下车窗,望着夜空的星星,泪水沿着脸颊蜿蜒而以下;我傻傻笑着说:“她和我妈葬在了一起,我在她坟前,种了很多向阳花;明年这个时候再回去,那里一定很美,一定很美……”

    “小志,你……”她难以置信地看着我,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龙眉她…她到底怎么了?!”

    我点着烟,压抑着心里的悲伤,迎着春日的晚风,终于还是把我和龙眉的故事,说了出来。

    那天,我记不得说了多久,最后脑袋都麻木了,就好像曾经那些欢乐与悲哀的事,又重新经历了一遍一样。

    白姐趴在方向盘上,哭着质问我:“为什么,为什么不早告诉姐这些?为什么要瞒着?姐一直以为,你过得很好,很幸福;以为你会有美好的将来,会和她一直好好地过下去……可是你,为什么不告诉姐啊?!”

    我猛地抬头说:“告诉你,告诉你让你去同情她、可怜她吗?眉眉不需要同情,她一直都是完美的、乐观的女孩,她应该和正常人一样,享受别人平等的目光。”

    听我这样说,她死死咬着嘴唇,乌黑的大眼睛里,含满了眼泪;“那个丫头命好苦啊?!姐对不起她,真的对不起!她都那个样子了,你却还要为了姐,为了雪儿,跑到白城做那些事。小志,你说姐是不是有罪啊?在她最后的日子里,姐还要剥夺她和爱人在一起的权利……”

    我仰着头说:“姐,你不要想这些,很多事情,本就没有什么对错;那丫头,她走的很幸福,我也很满足,此生无憾了。而且眉眉没有怪过你什么,相反地,她生前有一个愿望,就是咱们能在一起。可是啊,呵!”我转过头,很嘲讽地看着她说,“什么时候结婚?我好去喝你的喜酒啊?!”

    “你闭嘴!姐不要你这样说!”她立刻就生气了,抬手给了我一拳,又皱着眉头说,“小志,姐不会跟于涛结婚的,只是…只是你要做好准备……”

    “准备?什么准备?!”我一愣,接着又问她说,“还有,你是怎么跟于涛认识的?我就想不明白,你怎么能跟于家那些人扯到一起去?!”

    白姐擦了擦眼泪,把车子重新开起来说:“当初,姐一直联系不上你,最后就去了你那个厂里打听;到那儿之后,我就碰到了于涛;他说你移民去了美国,还说你再不会回来了;当时我不信,就要去钢都找你,可他却缠上我了,还带着我去了钢都。”

    听到这个,我牙齿一咬,这他妈混蛋,还挺会趁人之危的!白姐继续又说:“到钢都之后,于涛带我见了很多人,包括龙腾集团的人;后来他们也这样说,我才知道,这件事应该是真的。”

    “你知道吗小志,姐是不愿答应于涛的,这辈子,姐就是等到死,也想把你等回来;因为姐知道,你放不下白城,放不下姐这里。”她长舒了一口气,又开口说,“可是于涛那人,他追了姐三个月,终于失去耐心了;那天他直接就跟我说,如果我不答应,他就让黑街的几号工人失业,赶他们滚出工厂,停止对黑街学校和医院的注资……”

    一听这话,我浑身一颤,黑街是我的心血,是我对黑二爷的承诺,这个混蛋,他妈的,他竟然拿这个威胁白姐?!好,干得真他妈漂亮!

    白姐继续说:“你花了那么大心血,才把黑街给洗白,而且那些孩子,那些工人,他们没了工作怎么办啊?黑二爷对咱们有恩,当初若不是他,咱们姐俩,或许、或许……”

    “姐,姐你别哭,没事的!”我赶紧抽了张纸巾,给她擦着眼泪说,“你不用怕他,他算个屁!你等着,我明天下午,会让他跪着过来求我!”

    “小志,都到这时候了,你就别安慰姐了;你现在什么都没有,即便你一时能拿住他,将来可怎么办啊?人家那么有钱,背后还靠着龙腾集团,你可不要冲动啊!”她慌张地看着我,生怕我做傻事。

    我轻轻抓着她的手,一笑说:“谁说我什么都没有啊?实话告诉你吧,我跟秦总,正在密谋一件大事!这件事要干起来,别说他一个大区经理,就是龙腾本人,见了我也得客气三分!”

    “啊?!”听我这样说,她立刻诧异地张大嘴巴,有些疑惑地看着我说,“你们…你们还要搞什么啊?”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当初,我和秦总买下了东南铝业的西厂,你知道为什么吗?”

    白姐摇头说:“不知道,这个我还纳闷儿呢,那西厂以前死过人,而且地方也偏僻;别人都避之不及,你们干嘛要买那个厂啊?”

    我把车窗摇上来,压低声音跟白姐说:“当初西厂塌方,死人的事,就是秦总负责处理的!当时掩埋尸体的时候,秦总怕埋得浅,被人发现,就故意挖了深坑!结果挖着挖着,秦总一看那些土的颜色变了,赶紧就叫停了工人,直接把尸体埋掉了!”

    我换了个姿势,接着又说,“秦总多精啊,一看那些土,就知道这下面,有铝土矿!处理完这件事,他对谁也没说,包括麻家的人;后来他一心想当东南铝业的总裁,你以为他只是想洗白自己的过去啊?那老家伙,他是看上这个矿了!”

    听我说完,白姐整个人都震惊了!“我滴个天爷,真的假的啊?!姐怎么觉得,就跟听神话故事似得?!”

    我咽了咽口说:“真的!而且啊,在西厂后面的那些荒山野岭上,还有好几个矿;这些地方,全被我们包下来了;而且秦总那边,各方面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动土开工!”

    “那你们,你们以后不就是守着一座金山银山了啊?!”她把眼睛睁得特别大,那表情,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我就说:“不是我们,是咱们!买土地的这些钱,都是从咱尚美公司出的,按照股份,你还要拿大头呢!”

    她忍着吃惊一笑说,“姐不要,都给你们就好了!还有啊,那咱们是不是就不用怕于涛了?”

    “怕他?”我不屑一笑说,“姐你等着吧,明天我就要他好看!”

    &nbsp

    &nbsp
江苏快3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江苏快3 安徽快3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北京赛车论坛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