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349章 白姐走了

第349章 白姐走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做完那事以后,我搂着她,她睡了;可我却久久睡不着,似乎打心里不舍得她离开。

    而且,我隐隐觉得,她这一次的离开,似乎要发生什么事;但具体发生什么,我猜不到,只是胡思乱想。可能是太舍不得了吧,心里总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后来我也睡了,在梦里,我梦见她的伤治好了,而且比从前更加美丽了;可到了梦的最后,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外国帅哥,他搂着白姐的腰,越走越远,越走越远……无论我在背后怎么呼喊,她都没有回头,就那样,渐渐地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姐!”最后一刻,我猛地开了眼;当我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白姐已经不在了;当时我一阵心悸,难道她这还没出国,就跟人家外国帅哥跑了?

    我自嘲地一笑,觉得自己做的梦,可真够傻的!我和白姐的感情,历经了那么多挫折,根本不可能有人再撼动了,谁也不行,我们彼此都不会变心,我一直都这样坚信着。

    下了床,我走进洗手间,一边洗脸,一边大声喊她说:“姐,你干嘛呢?是不是在做饭啊?!你身体不好,我做就行了。”

    我这样说,声音也不小,但却没人回应;关掉水龙头,我侧耳听了一下,厨房里也没有什么动静。那一刻,我顿时就有些不淡定了,她去哪儿了?怎么悄无生气地就没了呢?

    抹了把脸,我赶紧往客厅里跑,一边跑一边喊:“姐,你在哪儿啊?你不要吓唬我!”

    客厅里没有,我就跑到院子里喊;刚喊了两声,她在外面就回应我说:“小志,你醒了?姐这就来!”

    我跑到门口,循着声音望去,刚好看到白姐对面,有个人影一闪即逝;我就立刻问她说:“姐!你干嘛啊?刚才是不是有个人?你是不是在跟他说话?!”

    白姐转头看了一下,又回过来一笑说:“哪儿有人啊?你还没睡醒吧!姐就是出来,把厨房的垃圾扔了,你怎么了啊?怎么看你脸色不对啊?!”

    我皱着眉,难道真的是我没睡醒,刚才看花眼了?我去看白姐,她虽然笑着,可她的眼睛却红红的,好像刚刚哭过一样。

    “姐,你怎么哭了?!”我有些疑惑地问她。

    “傻瓜!”她走过来,轻轻打了我一下说,“姐要走了,舍不得你,姐能不哭吗?!”

    听她这样说,我长舒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啊!挠着头,我傻傻一笑,就拉着她的手,回到了家里。

    打开冰箱,家里还有不少吃的,如果她要一走,我肯定很少在家里做饭;于是我就发挥厨艺,把冰箱里能做的菜,统统拿了出来,给她做了顿丰盛的大餐。

    吃着饭,她美美光着脚丫,把脚搭在我腿上;我就说:“老实点行不行啊?坐没坐相,吃没吃相!”

    她俏皮地朝我眨了眨眼睛说:“姐都要走了,难道还不能任性一次啊?”

    我说走了又不是不回来,少拿这个当特权!

    她却不搭理我,还是那副得意的样子。

    吃过饭,我们就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我搂着她,特别珍惜这两天的时光,恨不得把一切能做的,都和她经历一遍。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其实就是出国看个病而已,两三个月就回来了;可我心里却惶惶恐恐的,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都不想让她去。

    后来,她不看电视了,却眼神呆呆地看着我;我微微一笑说:“干嘛啊?觉得我帅,舍不得离开了吧?!”

    她没好气地一笑,打了我一下说:“臭美啊你!才没有呢!姐就是担心你,如果我走了,你遇到了你爸,姐怕你干傻事知道吗?你说姐要回来了,你万一进了监狱,你让姐怎么办啊?姐就是再漂亮,又有什么用呢?”

    还不待我说话,她又赶紧说:“所以小志,请你答应姐一件事好吗?”

    我看着她,我不知道她为何突然说这个;我说:“姐你说吧,只要你能安心治病,我什么都答应你!”

    她立刻说:“小志,姐让你答应,如果这段时间,你遇到了你爸,你千万不要伤害他好吗?无论如何,他救了思白,是思白的爷爷,也是你父亲,是你在这世上最亲的人了!”

    一听这个,我当时就来气了,可还不待我说话,白姐猛地抓住我的手说:“答应我!答应我好吗?”

    在这世上,我想无论谁为那人求情,我都不会答应的;可白姐除外,这不需要任何理由,她一个哀求的眼神,一句略显担心的话,就足以改变我的主意。

    “好!姐我答应你,在你回来之前,如果能遇到,我不动他就是了!”我说这话的意思,就是等白姐来了之后,我再弄那混蛋!这三个月,我还是等得起的!

    听我这样说,白姐立刻笑了,她伸手,勾住我的小指说:“拉钩,大丈夫说话算话!”

    “嗯,绝对算话!”我这样说,心里却很疑惑;我不知道白姐为何非要给他求情,直到后来,白姐迟迟从国外不回来,我才明白其中的缘由。

    第二天下午,白城起了大风,像这种夏初季节,白城刮风下雨是经常的;可那天,风却特别大,似乎上天在给我某种预示,在告诉我大风会把她吹跑,吹得再也回不到我身边。

    我开车着,车上坐着我们全家人,白父坐在前面,一个劲儿嘱咐白姐,到了那边要照顾好自己,积极配合治疗,没事不要出去瞎转悠,毕竟那是洋人的地盘。

    雪儿就在后面,噘着嘴跟白父说:“爸,我姐是去医院治病,又不是去前线打仗;人家国外的人,都文明着呢,你竟跟着瞎担心!再说了,我跟姐一起去,把她安顿好了我再回来,那边还有很多我的同学,有事儿都能照应,您老就放心好了!”

    白姐怀里抱着思白,就在那里又亲又搂,特别舍不得;下车进机场的时候,她还哭了。还好思白跟白父惯了,我送她们姐俩进机场的时候,思白哭了几声,就被白父哄进了车里。

    进检票口的时候,雪儿一个劲儿朝我挥手:“行了大姐夫,回去吧,等我姐回来,绝对美美的!”

    白姐也朝我摆手说:“赶紧回去吧,这两天你光顾着陪我,公司那么多事都没处理呢!我到了那边,会用电脑跟你视频,每天晚上都要视频哦!”说完,她和雪儿手拉手离开了。

    我一直目送着她们消失,才转身往外走。

    出机场的时候,风小了,阴郁的天空却下起了蒙蒙细雨。

    那雨水很凉,打在我额头、鼻尖、衣服上……

    我有些不解,夏日的雨,为何会这么冷呢?

    &nbsp

    &nbsp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pk10代理网址 秒速时时彩 pk10代理网址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