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350章 龙腾示好

第350章 龙腾示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白姐走后的几天里,我把所有心思,全都扑在了工作上。

    可那天下午,赵总慌慌张张跑进我办公室里说:“王总,封虎的厂子,恢复生产了!”

    我赶紧放下手里的笔,眉头一皱,这怎么可能?这件事,我提前跟宋市长通过气的,于涛杀人的事,影响非常坏,宋市长也给过我承诺,一个月内坚决不让封虎动工。

    “怎么这么快?这才几天?”我一拍桌子站起来,似乎预料到,龙腾那边有了新的动作。

    赵总摇摇头,他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我就拿起电话,直接打给了宋市长。

    可还不待我开口,宋市长直接就说:“哦,小志啊!有件事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于涛那件事已经结案了,所以龙腾集团的厂子,也不能再压着了。”

    我就说:“可是宋叔,您之前跟我承诺过,会压制他们一个月,可这才几天啊?”

    宋市长干咳了一声,没有及时回答我,好像是去关了门,这才小声跟说:“小志,龙腾在咱们省里有人,上面下了命令,我们这边也不好办!而且市里明天就要选举,在这个当口,我不能违背上面的意思,知道吗?”

    原来如此,宋市长先前就跟我说过,龙腾绝不像表面的那么简单,没想到他在我们省里,竟然还有认识的人!

    “不过……”听我迟迟不说话,宋市长赶紧又说,“小志,你也不要太担心,这次选举过后,咱们齐市长就进省里了,到时候咱们这边,也未必就比龙腾的势力差;到时候,他若想通过政府给你施压,未必就行得通;所以,你先忍耐忍耐,任何事情,欲速则不达,知道吗?”

    “那路呢?咱们这边正在修的路,您先前说要两个月,这个应该没问题吧?”于涛的事我可以理解,但修路这种事,属于地方管;只要宋市长愿意,就是修半年别人也说不出什么。

    可宋市长却叹了口气说:“小志,对不起啊!这一次,上面点名要加快进度修路,而且专门修白城周边的主干道;说白了,就是要给龙腾的厂子行方便;如果不出差错的话,最迟两周,他们那边的路就能通行。”

    听到这话,我浑身一颤,整个后背都渗出了冷汗;看来,我还是太小看龙腾了啊?!深吸一口气,我仍旧很感激地说:“宋叔,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您!剩下的事,我自己处理吧,我知道您已经尽力了。”

    宋市长无奈地说:“再等等吧,等这次选举过后,如果我真做了白城的‘正’,或许我能从其他方面帮你一把。”说完,他突然岔开话题说,“要有时间的话,就来我家里坐坐,顺便看看琪琪;那丫头,现在精神状态很不好,整天把自己闭在房间里,都十几天了;再这样下去,我真怕她憋出毛病来。”

    “嗯,回头我就过去,宋叔,先这样吧。”挂掉电话,我狠狠抹了把额头的汗;龙腾这个混蛋,做起事情来,简直太霸道了!

    一整个下午,我都憋在办公室里抽闷烟,前期我给封虎设置了那么多障碍,却被龙腾动动嘴皮子,就全给清扫干净了;有的时候,我必须得承认,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我真的太弱小了。

    再有几天,封虎那边一旦发货,我真不知道我们先前,苦心抢占过来的市场,能否抵得住他的冲击。

    快下班的时候,我决定给秦总通电话;虽然我知道,他在外面奔波劳碌,厂子这边的事情我不想让他跟着心烦,可现在,单凭我自己的能力,已经有些捉襟见肘了。

    可号码还没拨出去,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我定睛一看,竟然是龙腾?!

    这个时候,他还给我打电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接起电话,我忍着心里的愤怒说:“喂,什么事?!”

    “小志啊,好久没联系你了,最近过得还好吗?”他说着,一副假仁假义的样子。

    “龙总,我过得好不好,您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吧?!前些日子,你的手下,差点要了我的命,我可不相信您什么都不知道。”我冷冷地回了他一句。

    “呵!你说老于家啊,嗨,他们就是一帮跳梁小丑,如果你连他们都对付不了,那也就不是你王小志了,对吧?!”龙腾很轻松地说着,那语气好像还蛮看得起我的。

    我就说:“好,不扯别的,找我有什么事,直说吧,咱们之间,用不着那些弯弯绕。”

    龙腾语气一横说:“小志,不准跟爸爸这么说话!这两天啊,孩子会说话了,张口爸爸,闭口妈妈的叫,也不知道跟谁学的;还有你妈,老拿着你和眉眉的照片给孩子看,说实话,孩子这么小就没了父母,我看着心里挺难受的……”

    听到他这话,我鼻子一酸,差点哽咽出来;那是我和眉眉的孩子,可自打孩子出生以来,我满共没见过他几面;说实话,我这个父亲当的,简直太失败了!

    咬着牙,我克制着眼泪说:“孩子…他还好吗?”

    龙腾长舒了一口气说:“挺好的,跟你和眉眉长的都很像;有的时候,一看到孩子,我就能想起以前,你和眉眉在家的时候。虽然啊,你个混小子老跟我对着干,让我生了不少气;可不知怎么,挺想你的,也想眉眉……或许啊,老了吧,谁知道呢?”

    他这样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更不知道他跟我说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

    听我不说话,他又说:“如果可以的话,记得回来看看孩子,最起码的,也得让他见见自己的父亲是不是?!”

    我抹了抹眼角的泪说:“您…您为什么要这样?咱们现在,可是敌对的关系!”

    龙腾却用教训的口吻说:“臭小子,什么敌对不敌对的?!我是你爸,不是仇人!”说完,他语气又缓和了一下,继续又说,“不过啊,你先前做的几件事,确实很让我欣赏,又是修路,又是让我的厂子停产;这年头,能让封虎头疼的人,可没有几个!如果我再不出面,封虎弄不好,还真有可能在你手里翻船……”

    &nbsp

    &nbsp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安徽快3 pk10代理网址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 幸运飞艇精准计划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