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401章 我不行了

第401章 我不行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当时,琪琪特担心地看着我,蓉蓉就拉了她一下说:“行了,咱们走吧,他没酒量还逞能,活该这样!不管他,爱谁照顾谁照顾。”

    最后我迷迷糊糊,直接被高景塞进了车里;当时我眼皮都睁不开了,但也睡不着觉;胃里有些翻江倒海,但还有意识,尽量克制着自己,不要吐在车里。

    后来下了车,我迷迷糊糊看到一个叫“景”什么的酒店,当时眼皮沉得厉害,看东西特模糊。高景就架着我说:“王总,我高景对你可够意思吧!这可是省城五星级酒店,比刚才那个明珠酒店可强多了!今晚你好好享受,我保证尽地主之谊!”

    我呜呜噜噜说着话,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记不大清了,应该是些客气话吧。进了电梯之后,高景突然一笑说:“王总,我给你安排个小姐,让你晚上爽一爽,怎么样?”

    听到这个,我赶紧摇头:“别…谢谢……我不乱搞,高…高哥,心意…领了……”

    高景哈哈一笑说:“看不出来,王总还是个正人君子啊?!嗯,我确实听说了,以前人家琪琪倒贴你,你都不上;那妞儿多辣啊,你也能忍得住?!不得不说,你是个真男人!”

    我摇摇头,出电梯的时候,迷迷糊糊看到有个垃圾桶,我冲过去,对着里面就哇哇大吐!

    高景站在一旁,轻轻拍着我后背,又给我递了一瓶水说:“来王总,喝口水!喝口水就舒服了。”

    我接过水,咕咚咕咚全喝了下去;那矿泉水的味道有点别致,带点苦味,但喝完之后,肚子确实舒服了不少。

    进到房间,高景一下把我扔到床上说:“王总,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别的反应?”

    我摇着脑袋,眼前有些迷幻,浑身也燥热的厉害;后来我记得,我扯着衣服,蹬掉脚上的皮鞋,口齿不清地说:“热…开空调……”

    听到这话,高景冷冷一笑说:“热就对了!王总,说实话,我感觉蓉蓉,心里还是放不下你啊!今晚,你就好好享受吧;我会让蓉蓉忘记你,让她看到你禽兽的一面!哈哈哈哈!”

    我眯着眼,似乎听明白了高景的话,他要对我做什么?这混蛋想怎样?我挣扎着要起来,可身体根本不听使唤。

    后来高景打了个电话说:“行了,你可以上来了,演得像一点!”

    挂掉电话,高景一边走一边说:“蓉蓉,你不是喜欢这混蛋吗?好,到时候,你就看看这混蛋,到底有多恶心吧?!”

    说完,他“咣当”一声出了门。

    我挣扎着,摸着兜里的手机,当时看屏幕上的字,都带着重影。

    我想把电话打给蓉蓉或琪琪,可手指老不听使唤,就是按不到关键位置。

    可就在这时候,我电话响了;当时也看不清是谁来的,我就拿手指,对着屏幕使劲戳。

    过了半天,我终于戳对地方了;那边琪琪就说:“哥,高景说已经把你送酒店了,你没事吧?睡了吗?记得多喝点水……”

    还不待她说完,我就张着大舌头说:“琪…过来……救救…我……”一边说,我一边把手放在裤裆上,不停地揉蹭。

    “哥!哥你怎么了?你在哪儿?你说话啊!”琪琪立刻就急了。

    “景…酒店……”

    “景什么酒店啊?景轩还是景逸?!”

    “我…没看清……”说完,我两腿夹紧,手不停使唤地伸进了自己的裤子里。

    “那哥你等着,我这就给高景打电话,我跟蓉蓉姐,去接你回来。”说完,电话屏幕就灭了。

    我浑身燥热的厉害,当时脑子发懵,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总之浑身刺挠,特想找个女人发泄一下。

    不一会儿,房间的门开了;我强眯着眼睛,就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穿着保姆的制服,走了进来。

    不过这个保姆的打扮,虽然看上去有些土,但胸特别大,而且里面好像没穿东西,大半个下坠的圆球,在领口处若隐若现的。

    当时的那种情形,别说是个老保姆了,就是来头母猪,我都想干了她!真的,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真的有些兽性大发了。

    而且我突然想到,貌似高景给我喝的那瓶水,好像有问题;不然喝醉酒的人,不可能这么高涨的。

    那个保姆进来以后,她没有朝我这边走,而是先去卫生间,拿了条湿毛巾,才朝我这边走来。我眯着眼看她,她的身上还喷了香水,那种让人一闻,就特想弄情的香水味。

    她朝我靠过来,拿毛巾给我擦着脸;我的手,死死抓着床单,可腰却不听使唤的,想使劲往上顶。

    那保姆也不说话,擦完脸就给我擦脖子,我抬着头,刚好能从她的领口里,看到两颗大球在那里晃悠。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当时的那种感觉,简直要死了!如果再不弄情,我感觉浑身能被小虫子咬死!

    下一刻,我眼睛一睁,猛地抓住保姆的手说:“大姐,你…你看我帅不帅?你…你想不想跟我弄情?!”

    那保姆吓了一跳说:“我…我不干这个的,我就是听了高老板的指示,过来照顾你的。”

    我吞咽着口水,手猛地伸进她领口里,抓住一颗圆球说:“大姐,你…上来,跟我做!我…难受……有钱,都在我钱包里,你给我,让我弄一下,就一下!我真的要死了!”

    可那保姆却推搡着我,往外拽着我胳膊说:“小弟弟,我真的不能做,我家老头子还等我呢!你要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她慌张地把毛巾一扔,转身就要走;那一刻,我整个人都要疯掉了,感觉浑身就跟爆炸了似得,难受的要命!

    见她走,我猛地从背后抱住她说:“大姐,就…一下,弄一下就好了!你…我被人…下药了,你救我,不救…我真的要死了……”

    她回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那…你真要弄啊?你看看我,我也不俊,还这么老;你这个小伙子细皮那啥的,跟我怎么能搞啊?”

    我猛地把她扑倒在床上,手伸进她衣服里说:“大姐,可以…可以搞,是女人就行,我…不挑……”

    &nbsp

    &nbsp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开奖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