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413章 为什么抓我?!

第413章 为什么抓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冰凉的手铐,“咔嚓”一下锁在了我的手腕上。

    我奋力站起来,猛地就朝他们吼:“你们疯了吗?为什么要拷我?!我要见宋市长,你们最好不要给我乱来!”

    旁边那个女警察,大喘了两口气说:“见宋市长?呵!实话告诉你,我们是省里来的,现在见谁都没用,有什么话,跟我们进局子里再说,带走!”

    说完,两个男警察立刻把我押了起来;白姐穿着鞋托,身后还跟着雪儿、白父;嘉耀竟然也来了,他怀里抱着哇哇哭的小思白。

    白姐跑过来,抓着那个女警察的胳膊说:“警察同志,我老公做那种事,一定是有原因的;我知道他的为人,他特别善良,他一定是被人陷害的!”

    那个女警察却挡开白姐说:“白总,他究竟是什么人,不是你说了算的;那段视频你也看了,而且人家当事人,指明了就是他强奸!所以啊,作为女人,我不得不提醒您一句,男人不能太惯着,你越惯他就越无法无天!你还为她求情,真是个傻女人!”

    听到这话,我整个人都傻掉了!难道蓉蓉她……她把我给告了?我承认,我当时对蓉蓉的行为,确实有些强人所难;可那是在我无意识的情况下啊?!蓉蓉知道的,她还跟我说了那么多话,她不想追究我责任的;怎么突然,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啊?!

    看我被拷着,白姐的泪水都在打转;可她没哭出来,而是很坚强地跟女警察说:“同志,我相信我老公,我更相信法律是公正的。”说完,她从兜里掏出一张卡说,“这个你们拿着,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们从省城跑过来,怪辛苦的,算我请你们吃顿饭;还有,进了局子里,你不要太难为他好吗?”

    那个女警察,推开白姐手里的卡说:“白总,我们不来这一套,该怎么做,也不是我这个小警察说了算的。清者自清,一切就看审查结果吧。”

    说完,这次我真的被押走了,两个男警察别着我胳膊,使劲往小区外面推;我回头,回头看着白姐;我真没想到,我们的这次见面,却是以这种方式;更没想到,我们见面没有几分钟,却面临着再次的分离……

    我想我完蛋了,如果蓉蓉告我,我还有什么翻身的机会呢?蓉蓉的父亲是省里的高层,高景的家里也是;而现在,唯一能帮上我的龙腾,却被九爷给抓了起来,至今毫无下落……

    我刚从一个地狱逃出来,却又一脚踏进了另一个地狱;看着身后,那个漂亮的身影,和那满含悲伤的眼神;无声的泪,瞬间沿着我的脸颊蜿蜒而下。这个世界,做人难,做好人更难……

    警车停在小区北面的大树下,他们故意把车停得那么远,估计就是怕被我看见,打草惊蛇吧?!我想他们多虑了,该是我王小志承担的责任,我不会逃避。

    上了警车以后,我被两个男警察夹在中间,前面是厚厚的防护网。

    头顶的警报拉着长音,我目送着窗外的白姐;她哭了,似乎对我大喊着什么;我听不见,也没法跟她说话;她无助的蹲在那里,把脸深深掩埋进了膝盖里……

    或许是太疲劳的缘故,我睡了,我也必须睡;因为接下来,我不知道还有什么等着我;我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面对未知的一切。

    当我醒来的时候,车已经到了省城;两个警察把我揪出来,一边抓着我胳膊,一边按着我脑袋;我低着头,抬着眼皮,楼前挂着的国徽,在阳光的照耀下,特别刺眼。

    后来我被关进了一个房间,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扇不大点的窗户,和一束斜照下来的阳光。

    在矿洞里呆了七天,再来这种地方,我似乎没有那么恐惧和焦躁了;坐在墙角里,我闭着眼,却怎么也想不明白,蓉蓉为何要这么做。

    我一单生意,给她赚了三个亿,那可是三个亿啊!我他妈的就是睡美国总统的老婆,这些钱也够了吧?!就算不谈钱,单看在琪琪的面子上,她也不能这么害我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渐渐地,天黑了,屋子里亮起了一盏白炽灯;后来还有人给我送饭,虽然清汤寡水的,但比我在矿洞的那段经历,简直高出了好几个档次。

    吃过饭,我过了很晚才有睡意;可就在我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门突然开了;两个人高马大的警察,二话不说直接把我架起来,压到了审讯室。

    进去以后,我被按在了审讯室的椅子上,对面是一盏刺眼的台灯,照得我有些头晕目眩;我抬手挡着刺眼的灯光,这才看清台灯后面,坐着两个警察,一个书记员。

    他们简单问了我一些个人信息后,坐在中间那个短发警察,突然冷冰冰问我:“王小志,说说你的作案动机是什么?!”

    我说:“什么作案动机?能不能说的清楚一点?!”

    旁边一个戴眼镜的警察冷哼一声:“王小志,你最好不要耍花样,这里是警局,不是你油嘴滑舌的地方。”

    短发警察抬抬手,打断眼镜警察说:“王小志,前些日子,你在酒店强奸了一位保姆,这件事你赖不掉吧?”

    强奸保姆?我眉头一皱,难道不是蓉蓉告我?!想到这里,我暗自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好办多了,如果不是蓉蓉,那肯定是他妈的高景,背地里给我使坏!

    我说:“你们可能搞错了,我确实来过省城,也确实跟一个保姆发生过纠缠;但我当时是被人灌了春药,而且我并没有强奸她。”

    “你还狡辩?!”那个眼镜警察一拍桌子,把面前笔记本转过来,对着我说:“视频里的这个人是不是你?!”说完,他按下了播放键,那个视频里的人,确实是我;而且我还拉着那个保姆,最后还抱住她,把她压在了床上。

    “然后呢?”我看着那段视频,只是到我把保姆压在床上的时候,整个视频就终止了;后面我和蓉蓉的那一段,高景肯定没给警察。因为如果是我跟蓉蓉的事,而蓉蓉又不起诉我,那我根本就构不成犯罪的。

    “然后?你还要什么然后?!这样还不够吗?你是不是特想欣赏一下,你后面的禽兽行为?!”那个眼镜警察咬牙说。

    我长舒了一口气说:“单凭这样,还没法定我强奸罪吧?”

    &nbsp

    &nbsp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 江苏快3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江苏快3走势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平台 幸运28 快乐飞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