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421章 当庭释放

第421章 当庭释放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蓉蓉的举动,瞬间吓了我一跳;这个傻女人,她要干什么?

    我看着她,心里没来由地惶恐了起来;她可以不承认的,就以她的身份和家世,没人会拿她怎样。

    可如果,如果她承认了,她父亲的面子往哪儿搁?她以后又该怎么嫁人?!这里可是法庭,众目睽睽之下,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代表着无可反驳的事实;而且会上报纸、新闻,会越传越广……

    我不敢再往下想了,她本来就是受害者,难道还要为了保我这个混蛋,再次受伤吗?我开始朝她喊:“蓉蓉,你给我坐下!这里没你什么事,你不要说话!”

    听我这样说,法官敲着锤子,“被告,请你控制自己的情绪!没有问你话,请不要发言!”

    我摇着头,我不希望事情是这样的!而且,我甚至想,如果蓉蓉把我保出去了,高家的人会放过我吗?还有蓉蓉的父亲,他会怎么办呢?为了家族的名誉,他会不会逼我跟蓉蓉结婚?

    我经历了太多太多的感情纠葛,我似乎知道,如果我真的出去了,还有更多的麻烦在等着我;可我不想要那些麻烦,我宁愿在监狱里蹲上五年、十年,我也不要在我和白姐的感情之路上,再次横出一座大山!

    “蓉蓉,你不要傻,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听我的,这不是我希望看到的,你以为你这样,就是救我吗?!”我这样喊,身后的警察直接按住了我的脑袋。

    我去挣扎,可是没用的;在那种场合下,作为一个被告,我的脑袋只能被按在桌子上,眼泪顺着鼻梁,无声无息地往下淌。

    后来蓉蓉到了前面,她把自己当时的经历,全都供了出来;而且还找了我住院的那家医院,开了我当时的病例证明;那晚我确实喝了药,也确实跟她发生了关系……

    再后来的事情,我不愿过多赘述了;蓉蓉没有告我,她承认当时和我那样,是她自愿的。那个诬告我的保姆,当庭就被抓了起来;她无助地看高景,可那混蛋却是冷冷地吐了口唾沫,直接离开了现场。

    我被当庭宣判无罪,但却没有家人、朋友的高兴和欢呼;白姐带着雪儿走了,她当时的表情,我无法用语言去形容。总之,我想她会原谅我吧,毕竟那些事,我被人下了药,这并不是我的错……

    蓉蓉也没有逗留,她是和高远一起离开的;当警察给我打开手铐的时候,除了琪琪,所有人都离开了。

    我恍恍惚惚地走下台,有个警察还好心提醒我,让我回拘留所签字拿私人物品。我没理他,都他妈没有罪,还签哪门子字?!

    琪琪走过去跟他们说了几句话,好像是后面的事情,会有人去处理之类的;我沿着过道往外走,竟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该去找谁……

    我走到门口的时候,琪琪追上来了;她开心地拉了我一下说:“哥,没事了,都过去了;这下你可以安心回白城了!在那边,有我爸爸照应着,别人不会拿你怎样的;还有,我见到白姐了,她可越来越漂亮了,算是因祸得福吧,你以后…以后要好好对她知道吗?”

    “蓉蓉呢?”我闭着眼,深吸了一口气说,“蓉蓉这么救我,她以后会怎样?”

    “嗨,蓉蓉姐长那么漂亮,还那么有钱,你还怕她以后嫁不出去吗?”琪琪这样说,我明显能感觉到,她有些心虚。

    我说:“琪琪,你不要骗我,蓉蓉是什么样的女人,我是知道的!当初,思白只是摸了下她的胸,她就那样,她是个很看中名节的女人。而且,好多事情,后面还有齐家和高家……”

    琪琪立刻说:“那这些事情,是你能管得了的吗?蓉蓉姐好不容你把你弄出来,你还想再进去吗?”

    我叹了口气说:“是,你说的对,我改变不了什么;而且你蓉蓉姐确实不愁嫁,她也未必就喜欢我,会和我怎样;况且,我给不了她什么。只是这件事,最受伤害的人就是她,难道我就这么一走了之吗?”

    “那你还能怎样?你留在这里,等着高景再报复你吗?”琪琪跺着脚,狠狠捶了我一拳;她说得没错,当你太弱小的时候,你只是个麻烦精,而不是救世主。

    我说:“带我去找蓉蓉吧,无论如何,感谢的话还是要说的。”

    上了琪琪的车,我靠在那里;琪琪开着车说:“哥你开心点,人活着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听她这样说,我只能无奈地笑;是啊,人活一世,谁不想开心?可开心的前提,是你身边的人都要开心;否则,那叫自私。

    走了有半个多小时,我们在省城的干部小区停了车;小区里建的都是别墅,当然,这种别墅并不属于豪华的那种;而且琪琪还介绍说,这些房子都是公家给提供的,并不属于私人所有。

    下车以后,琪琪带着我往里走,到第三家的时候,隔着院子,我就听见了一个男人的低吼。

    “你给我跪下!不知廉耻的东西!你知道吗?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是什么?能是什么?!不就是断了你的仕途吗?这些年来,你做官做疯了,你想过我的感受吗?我不喜欢那个高景,可你偏偏要撮合我们,我都快三十了,我不是孩子,我有我的选择!请你尊重一下我,好吗?”这是蓉蓉的声音。

    男人似乎更愤怒了,“高景哪里不好?个子又高,人长得也周正,跟咱家门当户对的,你还有什么好挑的?!你不喜欢他,难道你喜欢那个罪犯?”

    蓉蓉立刻说:“你不要一口一个罪犯的叫他!这件事,是高景做了下三滥的事,想诬陷人家,他做错什么了?你女儿是被高景欺负的,你为什么不找高家撒气?!”

    “你!”男人气得不行,“高景那么做,他也是喜欢你,怕失去你!反倒是那个小子,他老是跟你胡搅蛮缠,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不对!”

    “你这是强词夺理!”蓉蓉立刻说,“我跟您说,反正事情都这样了,您自己看着办吧?!”

    &nbsp

    &nbsp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幸运28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