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475章 命悬一线

第475章 命悬一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面对我和高远这俩人高马大的年轻人,尤其是高远手里,那把明晃晃的匕首;蓉蓉吓得“噗通”跪在地上说:“小志,高远哥,不是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和我爸,不是高家的人,我们不会出卖你们!”

    看着蓉蓉泪流满面的样子,我真的有些心软了;虽说他们父女俩,曾经利用我过我,但再怎么说,也罪不至死吧?!

    我就赶紧拉着高远说:“高远,你先不要冲动,事情总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可高远猛地甩开我胳膊说:“还能有什么办法?小志我告诉你,只要咱们撤出这个卧室,这个老混蛋,肯定第一时间把电话,打到高老狗那里!”

    “高远!你…你听叔叔说,我真的不会出卖你们,我来这里,也是为了那个项目!而且宋市长,我是跟他一伙的,我又怎会出卖你们,便宜高家呢?!”齐市长说着,额头的汗哗哗往下流;纵然是见惯大场面的人,在面对生死的时候,也会害怕!

    “呵!”高远冷冷一笑,手里的匕首攥得更紧了;“齐叔,你是高老狗一手提拔上来的,你们两家,还差点结成亲家;你对高老狗有多服从,我可是亲眼见过的;你让我拿什么来相信你?!”

    齐市长立刻颤着嘴唇说:“不信你可以问宋市长,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通过他,让王小志帮我做那个项目!叔叔真的没有恶意,真的没有!”

    可高远却冷哼了一声,“宋市长?事到如今,宋市长就可靠吗?你们这帮老狐狸,是不是欺负我们哥俩年轻?从进门的时候,我就发现宋市长不对了;你是不是高老狗派过来,让宋市长探我们口风的?!”

    我赶紧说:“高远,别人我不敢保证,但宋市长是绝对值得信任的!你先不要冲动!”

    听了我的话,高远红着眼,猛地看了我一眼说:“小志,你还太年轻啊!我高远从小受尽人情冷暖,这个社会有多险恶,我比你要清楚;尤其这些老狐狸,他们为了利益、为了权势,不惜连自己的亲人都可以出卖!至于宋市长,你信得过,但我信不过!”

    “可杀了人呢?咱们能跑得了吗?事情只能越闹越大!你的仇还怎么报?!”我纠结地看着他,脑子里一团乱麻。

    “那你有更好的办法吗?他们一旦把消息传出去,咱们两个,还有你那个背着案子的老婆,都不会有好下场!”高远训了我一句,深吸了一口气说,“我高远在高家,忍辱负重了二十多年,吃尽苦头、受尽冷眼;我为的是什么,不就是报仇吗?可现在,眼看胜利在望,我决不能让任何人,破坏了这个计划!”

    听到这话,蓉蓉吓得脸色煞白,死死咬着嘴唇说:“高远哥,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就是想借助这次机会,让我爸升上去,再也不要寄人篱下!真的,你相信我们好吗?”

    高远闭着眼,长舒了一口气说:“小志,我想好了,人我来杀,杀完我去自首!但是你一定要把项目拿下来,扳倒高家!还有我这些年,苦心搜集的高老狗的犯罪证据,都在我公司的办公室,天花板上藏着呢!你一旦有了强力的靠山,就把那些证据送上去,帮我报仇,好吗?!”

    我拉着他的胳膊,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高远考虑的很全面,他甚至为了保我,不惜牺牲自己。可我不想让他死,这么多年,我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看着顺眼的兄弟,我又岂能看着他去送死?!

    可是该怎么办呢?我咬牙看着齐市长说:“给你三十秒,说出来一个不出卖我们的理由,否则,对不起……”

    “我我……”齐市长慌张地靠在墙边,双臂张开护着蓉蓉说,“我真的没有要出卖你们的意思!”

    “还有二十秒。”我死死盯着他说。

    “我只想通过这个项目,超过高家!小志,当初因为你的事,为了躲避高家怀疑,我和蓉蓉断绝了父女关系。所以只有这样,我们父女俩,才能重见天日!”齐市长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我摇摇头说:“你还有五秒……”

    齐市长的眼球,惊恐地布满了血丝。

    “四秒。”

    “小志,不要……”蓉蓉死死抓着窗帘。

    “两秒。”

    高远抓着匕首,一步一步朝齐市长靠近。

    “一秒!”

    “我知道赵海在哪儿!”

    就在高远要冲上去的那一刻,齐市长猛地吼了出来。

    我一把搂住高远的腰,“高远,听我的,先不要冲动!”

    而厨房里的宋市长,似乎是听到了动静,在外面就大喊:“小志!你们不要犯浑!我给你们解释,齐市长是跟咱们一伙儿的!”

    说完,宋市长的脑袋,猛地从门口钻了进来;而那一刻,齐市长整个人都吓瘫了,因为高远的刀尖,已经顶在他的胸口上。

    “别冲动、别冲动……”我缓缓说着,手一点一点将高远手里的匕首压了下来。

    齐市长面无血色地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说:“谢谢你小志,谢谢……”他艰难地喘息着说,“差一点,就差一点……”

    我把高远拉回来,但他还是紧握着匕首说:“好,我给你们机会解释,但若是让我发现,你们有半句假话,我高远今天,绝不让你们走出这个门!”

    接下来,我和高远走在后面,宋市长和齐市长他们走在前面。

    来到客厅以后,我立刻就说:“齐叔叔,先把赵海的消息告诉我吧!”

    齐市长抖着手,咕咚咕咚喝了口水说:“我是无意间,从高老和龙腾的对话里听到的,赵海现在还在白城,而且就在封虎的厂子里藏着。”

    “什么?!”我猛地站了起来,那个混蛋好大胆,他竟然没走?

    我立刻摸出电话,打给黑二爷,让他组织人手,把封虎的厂子围起来,搜人!

    然后我又跟宋市长说:“叔,麻烦您给警局捎个话,全力缉捕赵海那个王八蛋!”

    &nbsp

    &nbsp
快乐飞艇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官网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