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远古的复生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远古的复生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

    几乎从来不会参与贵族们“高雅”的上流社会社交的,一直以来都是以传统的古典施法者和一丝不苟的军人典范来要求自己的凯尔·门修斯元帅,此时终于踏足了他从未到过的伊莱夏尔游艇码头。

    这个位于联邦首都城郊的码头上,停放着大大小小的数十艘高速浮空船,全部都是各大家族和富商们的私人游艇。无论在任何一个时代,以及任何一个世界,公子哥们当然很喜欢这种开着豪华游轮拉上一整船又嫩又会玩又开放的小姐姐们到海,甭管是大海还是云海去各种play的。毕竟在蓝天白云大海的包围之下,远离了尘世的喧嚣和驳杂,大家自然可以尽情都放开身心放飞自我于是什么样的play便都是可以的啦。

    为了给各路公子哥们提供更好的就近服务,城郊游艇码头的周边不但一点都不“郊”,而且还算是伊莱夏尔最繁华和高消费的地区。那一整排写作高档会所读作YaoZi的地方,光是外观的装修就能让普通中产阶级们望而生畏退避三舍呢。而就算是在当年的死灵战争最激烈最紧张的关头,这里依然是灯火酒绿宾客满堂,感觉那是到了世界末日也无法阻拦公子哥们买醉狂欢的兴头。

    不过,到了现在,随着前线主力灾难性惨败的消息传来,就算是最没心没肺的公子哥也有了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于是乎,游艇码头附近的红灯……啊不,高档会所区也陷入了自从建立以来的,最冷清的一段时日。

    门修斯元帅其实相当反感这种地方。他觉得,这样无时无刻仿佛每一寸空气都在弥漫着纸醉金迷气息的地方,才是学识联盟和奥法世家们堕落的根源,至少是根源之一。

    他甚至考虑过,如果自己能说了算,一定要把这鬼地方封了。

    可是,我什么时候说了才算呢?哪怕是成了所谓的大魔导师,理论上学识联盟的话事人,我又何时能说了算呢?

    看看这冷清的码头区吧,十天前还依然是个穷奢极侈,华彩若梦幻的世界,但瞬间冷清了下来,却又仿佛成了一座硕大的公墓一样。

    我很快就会躺在这里了吧。

    凯尔·门修斯有些丧气地想着。不过,当他的视线锁定了码头上那艘尺寸最大,最豪华的游轮时,怒气便不受控制地腾了起来,而斗志和杀气也随即回来了。

    他绷着脸,大步迈向了那艘游艇,感觉随时都有可能冲锋起来。仿佛他的一生之敌就在那艘船上似得。

    那是鼎鼎大名的天空绿洲号,不说是在联邦,就算是放在赛罗克希亚和涅奥斯菲亚,也绝对是可以引来万众瞩目的超豪华游轮。它是联邦门阀中的第一壕,金鸢尾伊尔斯家族的财产。

    船边当然也有相当数量的卫士,而且都是人人披甲的精悍之士。他们当然认识门修斯元帅,但却万万没想到对方会是这个表情这个态度。为首的硬着头皮上前了一步,陪着笑脸小心翼翼地开口:“大师,额……老大人们正在聚会,要不,您……”

    门修斯没有说话,继续前进。卫士们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一个个都手足无措无所适从,好在船上总算是传来了一个声音:“让他上来吧。”这才算是给他们借了围。

    上了船的凯尔·门修斯看着放自己上来的岳父,门修斯家族的老族长卢卡尔·门修斯,面无表情一言不发。这是他这个上门女婿面对岳父第一次毫无掩饰地表达自己的不满。

    卢卡尔·门修斯即将九旬高龄,却依然如青壮年一般的孔武有力,穿着一身内敛却考究的奥克兰式的贵族常服,杵着手杖,用同样冷傲的目光和自己的女婿对视着。不过,十秒钟之后,他稍微挪开了一点点视线,用亲热且轻松,甚至过于轻松的口吻道:“嘿,凯尔,我的孩子。以前邀请过你几次你都不来,这一次倒是你自己送上门来了。我这里有一瓶86年的格兰莉夏,正好开了。怎么?梅拉莉没和你一起来?”

    凯尔·门修斯又多沉默了两秒,然后才道:“您的女儿这几天一直在约见伊尔里斯特半岛和风暴海角的各国大使,希望能从他们那里得到平价粮食,甚至雇佣兵的支持。一个星期加起来的睡眠时间还不到二十个小时,您完全不知吗?”

    “她是个认真的好姑娘,但有的时候就是过于认真了。”提到自己的女人,卢卡尔倒是和所有的老父亲一样满脸骄傲,差点都让人忘了她女儿也是快六十岁已经当了祖母的人了。

    “老大人们是否都在?”

    “当然都在啊上了些年纪,就有些受不了伊莱夏尔城内的喧闹了,反而在这里才能得一些清闲。”门修斯家的老家长道:“不过,都这个时间,大家都休息了……”

    凯尔·门修斯却忽然沉声打断了对方:“他们并没有休息,父亲大人。我倒是很希望他们会,可实际上并没有。我需要和他们谈谈,就现在父亲大人。”

    对方已经近乎于是在掀桌了,于是,门修斯家的老家主也只能收敛了假笑,板着脸道:“我知道你的来意,凯尔。可是,为什么是你来呢?”

    “我……”

    卢卡尔的声音开始严厉了起来:“我说,为什么是你?你只是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国防委员兼剿总司令,现在真正的国家代表是哈尔达·维兰巴特。他才是现在的国家元首,现在丢掉的奥克塔利亚城也是他们紫罗兰家的老巢,着急的应该是他吧?如果嫌我们这些老家伙碍事,应该是他来找我们吧?让你出头算什么话?”

    门修斯元帅差点就被气乐了,叹了口气:“父亲大人,这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伊尔斯家的人……”

    “这非常重要,凯尔。这是政治,至少比你想象中的重要得多。”卢卡尔也叹了口气,用教导孩子的口吻语重心长地道:“至于艾德米斯那边,我知道他的手下人已经行动了,但我们实际上也没什么阻止他的立场,就算是戈尔德大师也是如此。要不然你以为我们的关系是怎样的呢?我们从来就不是上下级啊凯尔,这便是我们这些人的政治。艾德米斯是不会见你的,他既然决定要做,就不会再让其他人动摇他的决心了。”

    真是去他娘的政治……门修斯元帅恨不得直接掐一个火球把脚底下这艘船,以及船舱里面那些一定正在暗中观察的老朽们炸了,但他最终只是咬了咬牙,甩出了一个无奈的哼声,拂袖而去。

    他觉得自己是个蠢货,如果真的足够聪明的话,就应该带着老婆和孩子们到涅奥斯菲亚当寓公去。至少自己和小贝伦卡斯特没啥私仇,他应该也不会赶尽杀绝的。

    卢卡尔在他身后大声道:“给梅拉莉说一声,我明天晚上回家吃饭,要吃她拿手的鹿肉锅。让孩子们都回来啊哦,对了,我会把那瓶86年的格兰莉夏拿回家的,趁机喝两杯啊”

    凯尔·门修斯停了一下,随即加快了离去的步伐。

    别的不说,老岳父对自己是真的不错,完全是当亲儿子再宠,甚至比对那几个不成器的舅子要好得多。可越是这样,门修斯元帅便越觉得无奈了。

    元帅猜得也没错。他如此气势汹汹地来,却又如此行意阑珊地走,这一地龟毛的全程自然都是在老爷子的观察中。他前脚刚走,在室内喝酒的老头子们便随即得到了消息。他们互相碰了一下酒,然后沉默了下来。

    “凯尔是有资格愤怒的。艾德米斯,你在玩火。”卡里斯·凯林格尔斯冷冷地道。

    “可是,我这么做的时候,你们不是也没有阻止吗?”伊尔斯家族的家长艾德米斯爵士嗤笑了一声。

    “……因为,输到这个程度,不管做什么都是可以的了。”胖乎乎的林诺·阿普斯特露出了奸商一般油腻而狡诈的笑容:“三个月以前我们觉得自己取得了胜利,可现在却一败再败,宛若被猫堵在洞里瑟瑟发抖的老鼠。一只想要自救的老鼠,也只能无所不用其极咯。”

    比起奥法世家的大家长更像个野蛮人武士的卡里斯冷哼了一声,大概是对“老鼠”这个比喻很不满,看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欧伦蒂安家族长。

    “从刚才就没有说话,不是因为你在那边也有点关系,正在琢磨着下船了吧?”

    “我的孙女的确正在小贝伦卡斯特的麾下服役,但我的侄儿才战死在前线。”迈先·欧伦蒂安面无表情地道:“我是在想,戈尔德大师何在?现在沦陷的可是他们紫罗兰家的奥克塔利亚城呢。还有,奥薇莉娅小姐今天也没有来呢。”

    “谁知道呢。反正我们的聚会也不是必须的。大家都是家学渊源的名门,多多少少都有些秘密,说不定他们在准备什么底牌呢。”林诺不阴不阳地道,看在场的人纷纷看向了自己,又嘿嘿一笑:“当然,只是胡诌啦”

    实际上,他们话中的戈尔德·维兰巴特,和奥薇莉娅·丹迪莱恩,这两位联邦豪门中的老大和老二的家长,就在游艇码头最深处的一出栈桥上,离他们其实并不算远。

    紫罗兰家的高速“游轮”独角兽号此时已经完成了最后的整备工作。紫罗兰家的老家长戈尔德大师也在船上迎来了奥薇莉娅夫人和她的几个随从。

    “好了,我们准备出发吧。”戈尔德道。

    “奥尔伽居然也在?”丹迪莱恩家的老太后有些意外地看了看向自己行礼的少女,有些意外地问道。她知道这个紫罗兰家的小女孩,漂亮客人聪明绝顶但却毫无施法天赋,这在奥法名门中便是最大的原罪了。虽然据说特别得长辈们的宠爱,但未来大概只有成为联姻工具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她确实无法施法,但只是没有得到娜蒂亚女神的青睐罢了。相反,奥尔伽应该得到了帕拉斯的宠爱吧。她在工程、机械、冶金等等方面都有相当高的造诣,足够到海洋大学去当正教授了。除了无法挥动锤子,她也足可以和任何一个矮人大匠师谈笑风生。她虽然连最低级的戏法都没有施展,但在炼金、符文、咒法乃至空间领域的认知,她也绝不亚于我这个老家伙。这一次行动,奥尔伽的知识,会比一个大魔导师都有用”戈尔德·维兰巴特也同样没有掩饰自己身为祖父的骄傲。

    “哦,那还真是靠得住呢。”奥薇莉娅仿佛是第一次认识这个紫罗兰家的小女孩,微微地眯起了自己漂亮的丹凤眼,深深地打量了对方一下。

    “我会尽己所能的。”小姑娘落落大方地坦然笑着回应。她面对着一个传奇门槛上的超凡施法者的审视,这时候竟然丝毫没有露怯。

    “实际上,那个阵法早就已经完成了,主持者就是奥尔伽。”戈尔德又道。

    这一次,奥薇莉娅是真的觉得惊讶了,看小姑娘的眼神已经有点观赏视觉奇观的地步了。

    “看样子,不用我提醒,您其实早几年就在开始布置了呢。”眯眯眼太后笑道。

    “这是你好不容易才得来的知识,是我们的老朋友奥鲁赛罗一身的智慧结晶。我又不是食古不化的蠢材,新的知识就代表着新的力量,不用岂不是啥子?只是,我的确没有想过,它真正的力量竟然是这样体现的。现在想想,当年奥鲁赛罗说我是个缺乏想象力的僵尸脑袋,好像也没说错呢。”紫罗兰家的老家长吁了一口气,微微摇头:“而且,我也的确没有想过,当年的布置会有必须执行的时候。”

    “可是,我们都回不了头了。艾德米斯那边,成功的可能性不大……”

    “一点成功的可能都没有,而且只会彻底激怒他。现在,我们也只能尽一切力量面对那个奥鲁赛罗的弟子。这个老友和他的后继者都是在开创未来的天才,那么,我这个缺乏想象力的僵尸脑袋,大概也只能选择将古老的僵尸复活了。我们这群人可真是愚拙而可悲啊,奥薇莉娅”

    “不但愚拙可悲,而且可耻可恶呢。大家都是趴在这个国度上吸血的国蠹,我们不是好早以前就达成了这样的共识了吗?”

    </div>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幸运28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