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对了。”

    就在缪特打算离开软绵绵的地上软铺,也离开这间奢华精致的卧室的时候, 金发的大小姐突然开口叫住了他。

    “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犹豫了一下。

    “约翰。”

    “约翰?真是老掉牙的名字, 叫这种名字的人一抓一大把,你父母可真不会起名字。”

    趴在软铺上的金发大小姐嘟囔着说, 显然对于这个再普通不过的名字极为不屑。

    她双臂撑起上半身,柔软的胸部抵在被子上, 那雪白一片中的明显沟壑因为挤压而越发深陷,看得缪特脸一红赶紧移开目光。

    纯金色的长发散落在肩上, 她把玩着垂落在自己胸前的金色发丝, 对少年微微一笑。

    “莎乐美。”

    她说, 弯成桃花花瓣的眼给人一种似笑非笑的感觉。

    “记住,这是你的主人的名字。”

    ……莎乐美和约翰……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 好像是某个故事里的男女主角的名字。

    真巧。

    缪特突然有点哭笑不得。

    随便掰个假名都能掰得和这位大小姐扯上关系。

    他这么想着,微微点了点头, 然后转身想要离开。可是刚迈了一步,莎乐美大小姐慵懒的声音又从后面传来。

    “等等。”

    懒洋洋地趴在软铺上的莎乐美看着少年看起来像是想要逃跑一般的背影,越发觉得有趣。

    一觉得有趣, 就越发不想放他逃走。

    而且,她还有一件好奇的事情没问找他清楚。

    “你刚刚醒来的时候,为什么叫我‘美人鱼’?”她问,“美人?……还有鱼?”

    “那是……”

    缪特想了想,觉得这个说实话应该也没多大问题。

    “那是我母亲在我小时候给我讲的一个故事,说的是美人鱼救了落水的王子。”

    “所以,‘美人鱼’是什么东西?”

    “一种上半身是美人下半身是鱼的生灵。”

    少年的回答让金发大小姐目光一冷, 脸色一沉。

    “基因杂交出来的怪物——你居然将我当成那种低贱的怪物?!”

    虽然是有着天使般美貌的脸,可是在陡然收了笑沉下来的时候,莫名就发出一种慑人的气势,让整个房间的气氛瞬间变得压迫了起来。

    “哎?基因杂交?不,不是——”

    缪特愣了一下,马上反应了过来,赶紧解释。

    “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我说的美人鱼不是人工强行基因培育的那种——我说的,是一种在神话传说中存在的……”

    为了平息大小姐的怒气,他努力给美人鱼这个种族加上各种光环。

    “在神话传说中,她们是生活在地球大海深处的生灵,受神灵宠爱的种族,是一种比人类要优秀得太多的种族——她们天生就拥有惊人的美貌,动听的歌喉,是海中的王族,统治着海中所有的生物。”

    拼命将各种赞颂的词语往上面丢,看着莎乐美大小姐的怒气渐渐平息下来,少年松了口气。

    “既然如此,你就给我讲讲看这个故事吧。”

    大小姐既然开口了,肯定是不容拒绝的。

    缪特无奈之下,重新回到了地上的软铺上,开始给莎乐美大小姐讲美人鱼的故事。

    这个童话故事并不长,他很快就讲完了。

    而在他讲故事的时候,莎乐美大小姐一脸兴趣缺缺的神色,等到他说到故事结局,美人鱼丢下匕首,跳入海中,化为泡沫的时候,那位大小姐更是毫不掩饰地撇了撇嘴,露出不屑的神色。

    “有够蠢的。”

    她毫不留情地如此评判道。

    “居然为了一个男人放弃自己的性命,我从未见过如此之蠢的女人,你说她怎么能蠢到这种地步?”

    “……为了她心爱的人的……幸福?”

    这是思考了一下的缪特的回答。

    这一次,莎乐美大小姐话都懒得说了,只是用一个鄙夷的眼神斜了缪特一眼表达出自己的蔑视之意。

    “自己都要死了还管别人那么多?要我说,她就该直接干掉那什么王子,变回人鱼回到海里,这样多好。”她不爽地说,“你编出来的什么难听的故事。”

    “……这也不是我写的啊。”

    “换一个!”

    “可是……”

    “给我换一个,而且必须是能让我开心的,不然你脖子上的……呵~”

    “知道了!我换一个就是!”

    被莎乐美大小姐看了一眼脖子只觉得脖子上金属圈寒气渗进去的少年一个激灵,赶紧在脑中搜寻其他的故事。

    可是他越是着急,越是想不起来,就算想起来,大多也是这位大小姐不会喜欢的类型,他苦恼地挠起头来。

    “约翰,好了没?”

    那边等得不耐烦的大小姐已经喊着他的名字催促了起来。

    她这一喊,缪特眼睛就是一亮。

    “莎乐美……对了,莎乐美。”

    他在这里念着这个名字,那边的大小姐不满了。

    “身为一个仆人,随意喊主人的名字是要受罚的。”

    “不是,我只是想到了一个故事,故事里面的那个公主是和大小姐您一样,都叫莎乐美,您要听吗?”

    “说。”

    少年认真回忆了一下,幸好当年他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因为没事可干,只能看书,几乎将他父母的藏书全部都看了一遍。

    对于《莎乐美》这个故事,因为结局有点惊悚,他的记忆还挺深刻的,而且故事中角色的对话就有如歌剧一般优美,有一些对话他到现在都还记得。

    唔,不过为了不惹怒这位大小姐,故事中莎乐美公主最后被处死了这个肯定不能说……

    “从前的一个国家里,有着一位名叫莎乐美的公主,这位公主有着惊人的美貌……”

    缪特刚开始说,就被打断了。

    “前面那个故事,你也是说的这一模一样的话。”

    金发大小姐斜着眼说。

    因为前面那个美人鱼的故事里,缪特说的是,‘从前在海洋里,有一位金发的人鱼公主,这位公主有着惊人的美貌……’。

    嗯,几乎一模一样。

    “……”

    少年觉得有点小委屈。

    这能怪他吗?几乎所有的童话故事都是这么开头的啊。

    但是他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金属圈,又不能反驳回去,只能憋屈地继续说下去。

    “很多人都爱慕着这位美丽的公主,她的美貌,她窈窕的身姿,诱惑了所有看到她的男人,然而,她却看不上任何男人。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一位先知……”

    “先知是什么?”

    莎乐美大小姐再次打断了他的话。

    缪特思考了一下,回答。

    “就是可以预知未来,将危险的未来告知民众,教民众躲避危险,因此在民众中拥有极高声誉的一种人。”

    “不可能。”

    莎乐美断然道,“就连运行效率最高的智脑,搜集了庞大的信息库,计算出未来会发生的事情的概率也很低,仅凭人类的大脑,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处理好大量的信息并用此推算出未来发生的事件的。”

    “……不,先知的预知并不是依靠自己大脑计算,是神赐予他的一种特殊的能力。”

    “不对,神只是一种传说,根本就不存在,也从来不曾赐予人类什么东西。”

    “…………”

    “而且,在民众中享有极高的声誉这不是一个普通平民能做到的事情,逻辑不通,普通人没有让他人信服的能力。”

    “…………”

    神话和科技的对决。

    文科和理科的对决。

    在刚才说美人鱼的童话的时候就不断地被莎乐美大小姐插话打断被从头怼到尾的少年觉得自己已经忍耐到极限了。

    他忍无可忍地冲着那个不断插嘴的大小姐就是一声吼。

    “你听不听!要听就闭嘴!”

    翡翠绿的瞳孔惊讶地睁大,金发大小姐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你居然吼我?”

    从小到大,连她那位无比尊贵的父亲大人都没有吼过她,这个小家伙居然——

    其实吼完就后悔了,但是既然已经做了,就不能输了气魄丢了脸。

    所以缪特梗着脖子继续冲着莎乐美吼。

    “吼你怎么了?是你说要我说的,我说了你又老说这不对那不对——吵死了!烦死了!——要么你闭嘴,要么我不说了!”

    莎乐美惊讶地张着嘴,睁大的眼盯着那冲她梗脖子犟的少年,一时间气势竟是被缪特给压倒了下去,茫然地点了点头。

    “你继续,我不说。”

    看着金发大小姐乖乖地闭了嘴,缪特满意地点点头,然后继续说了下去。

    “那位被誉为先知的男人丝毫不畏惧国王的权势,斥责国王弑兄夺嫂,罪孽加身,将不义和罪恶洒满大地……”

    ……

    美丽的莎乐美看到先知的第一眼就为之倾倒,哀求着想要亲吻先知的唇。

    可是先知却称她为恶魔之女,认为她肮脏污秽,对她厌恶之极,甚至不愿看她一眼。

    在求而不得之后,她请求她的继父国王杀死先知,将头颅赐予她。

    她捧着那滴血的头颅,终于如愿以偿亲吻到了她所爱恋的人冰冷的唇……

    ………………

    房间里很安静,虽然外面的夜空很明亮,但是房间里已经如夜晚一般暗淡了下来。

    金色长发铺了一床,莎乐美安静地躺在床上,看着铺在床顶的金色纱幕。

    黑暗中,她碧绿色的眸像是发着光的明亮。

    “【求你再说,你的声音犹如酒一般的甜美】……【我要亲吻你的嘴唇,我要用我的牙齿,如同咬着一枚熟透的果实。】”

    “【可为何你不看着我,为何不让我亲吻你的唇?】……”

    用悦耳的声音轻声重复着故事中的语句,仰面躺着的莎乐美微微一笑。

    “这些语言像是音乐一般的美妙呢。”

    她说,如翡翠的眸轻轻眯起。

    “而且,这里面那个叫莎乐美的女人的行为,也很合我的胃口。”

    “如果我得不到我想要的东西,那我就把它毁掉,毁在我手里,那也算是属于我了。”

    她轻声笑着,曲起来的雪白的腿在空中晃动了一下。她张开双臂躺在软铺上,看着那从上面垂落下来的金色纱幕出神。

    就这样出神了许久,她突然张唇,用歌唱一般的声音复述着故事中的语句。

    “【看,我亲吻到你的唇了。】”

    那是故事中的莎乐美公主说出的最后一句话。

    她捧着她心爱的男人的头颅,任由鲜血流淌在自己的手臂上,将自己的唇吻上了那个头颅上冰冷的唇。

    ………………

    ****

    火热的太阳照亮了金黄色的大地,金色的细小砂砾反射明亮的阳光,就像是整个大地都在发光一般。

    这座矗立在沙漠之上的巨大城市此刻已经是热闹非凡,从清晨到傍晚,不断有登陆舰从空中飞来降落在这座城市里,几乎没有停歇的时候。

    这个星球的主人、亦是整个米亚星系的统治者米亚侯爵的寿宴就在这一天,无数或是应邀而来或是主动前来讨好老侯爵的人源源不绝地从宇宙四处而来,汇聚在这座城市中。

    城市里最巨大也是最高的尖塔的顶层,华丽奢侈的宴会厅早已展开。

    寿宴尚未开幕,身着精美礼服的男士或是女士们在宴会厅中随意慢步、彼此交谈着,等待寿宴的开始。

    作为主人的米亚老侯爵尚未露面,而他唯一的继承人贝亚特.米亚此刻正站在宴会厅的门口,彬彬有礼地迎接着每一位前来的贵客。

    他英俊的脸上带着矜持而得体的微笑,行为举止从容有礼,一举一动都带着贵族的优雅,近乎完美无缺。

    然而,就在下一刻,他那完美无缺的微笑有了刹那间的裂痕。

    有人向他径直而来。

    黑底银纹的禁欲型军装包裹住那人颀长的身躯,竖立着的黑色领口上,金色的细绳流苏系在扣上。

    漆黑色的长靴有力地踩在地板上,年轻的少将迈步而来,米白色的披风随着他的前行飞扬起一个柔软的弧度。

    夜色一般墨黑色的发丝像是丝绒一般泛着光泽,发下,是一张眉眼精致如画有着几乎摄人心智的美貌的脸。

    迈步前来的少将周身散发出一种无形的逼人锐气。

    他就像是一簇灼人而又冰冷的幽蓝色火焰,只要一出现,就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裂痕只是刹那间,贝亚特很快恢复了正常。

    将眼底的阴暗压下去,他主动迎上去,对特洛尔露出了谦和有礼的微笑。

    “特洛尔少将阁下,你昨晚突然离开米亚星,我还以为是我们招待不周啊。”

    他微笑着说,话中有话,暗中指责特洛尔作为客人一言不发就自行离去太过失礼。

    “嗯。”

    特洛尔少将回答,语气轻描淡写。

    “的确招待不周。”

    “……”

    贝亚特脸上的笑抽了一下,被哽的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那实在是抱歉。”咽下一口气,他竭力保持着脸上敦厚的笑,“希望今晚能让你玩得愉快。”

    特洛尔少将仍旧是淡淡地嗯了一声。

    贝亚特盯着他,眼底浮现出一丝阴冷,他在心底盘算着要用怎样的方法才能想办法将这个人永远地留在米亚星上。

    年轻的少将突然抬眼,看了他一眼。

    墨蓝色的瞳孔里一点寒光,莫名慑人到了极点。

    看了贝亚特一眼之后,他什么都没有说,径直越过贝亚特走进了宴会大厅里。

    贝亚特站在原地,他没有动,他不知道为什么在特洛尔对视的那一眼中浑身发冷。

    那双像是在海底冻结的冰山的眼看他的一瞬间,他竟是无法动弹一下。

    ……那种眼神……那种无法用言语描叙出来的可怕感……

    那到底是什么眼神?

    简直不像是人类能拥有的眼神……

    ………………

    当特洛尔少将迈入大厅之中的时候,与他同行的一位中年男人就走在他身边。

    中年男子也拥有着少将的军衔,同时,还拥有子爵的爵位,此刻,他笑呵呵地和特洛尔说着话。

    “真没想到,你会来参加这个宴会。”

    他这么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

    “难怪……我就说那个人从来不喜欢这种寿宴的,怎么突然愿意千里迢迢地跑过来了。”

    他一边笑着,一边用微妙的目光看着特洛尔。

    “特洛尔,等下说不定会有惊喜哦。”

    黑发少将低低地嗯了一声,神色却显然并不怎么在意。

    中年男子哈哈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又客套地说了几句,然后离开,向着其他他熟识的人走去。

    特洛尔站在原地沉吟了一下,突然一只手伸到他面前。

    一位年轻的美貌少女站在他身前,笑盈盈地看着他。

    “你好,少将阁下,初次见面,我是娜娅.米亚。”

    从名字就听得出来,这位少女是米亚家族中的一员。

    她目光盈盈地看着特洛尔,颊上浮现出一点红晕,水亮眸子里快要滴出水来了。

    她一边说,一边主动将手伸到少将面前。

    虽然早就听说过这位少将阁下待人冷淡,但是作为一个男人,自己都已经将手伸到他面前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就算是装装样子,也该握住她的手,象征性地亲吻一下吧。

    少女心里这么盘算着,美滋滋地等着少将握住自己的手,弯下腰,那淡色的薄唇印在自己手背上。

    众目睽睽之下,黑发的少将迈开腿。

    没有丝毫犹豫的,他和身前这个伸出手的少女擦肩而过。

    他对那只已经伸到自己身前的手视若无睹。

    他像是完全没有看到这个站在自己身前的人一般,神色淡漠,冰冷的墨蓝色瞳孔里没有任何感情。

    完全不管身后的少女在错愕之后一脸快要哭出来的可怜模样。

    “还是老样子,一点都不知道怜爱女孩子呢,特洛尔少将。”

    一声轻叹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有着一头柔软的金色长发的女子身着华美的蓝色长裙出现在众人面前,她的美貌在光芒之下几乎熠熠生辉。

    然而,她这般耀眼的美貌,与对面那个黑发的少将一对面,却是立刻就被压了下去。

    她看着特洛尔,肌肤雪白的双臂自然垂在身前,了解年轻少将性格的她自然不会做出伸出手那样的蠢事。

    她只是用那双翡翠绿的眼注视着年轻少将那张让一贯自傲的她也自叹弗如的俊美的脸,她的眸子在闪闪发亮。

    特洛尔的脚步停了下来,目光看向这个不容他忽视的女人。

    “莎乐美王女殿下。”

    他说。

    ……

    帝国的现任皇帝陛下膝下仅有一女,视若珍宝。

    王女名讳为,莎乐美。

    作者有话要说:  《莎乐美》——王尔德的戏剧。

    很有名的童话《快乐王子》也是他写的。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幸运28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加拿大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