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风刮了起来,掠过巨大而宏伟的广场。十根粗十几米高达上百米的圆柱矗立在广场的两侧, 这些雕琢风格粗犷而雄伟的灰黑色石柱像是强悍的卫兵, 无论风吹雨打都牢牢地守在广场之上。

    风从灰黑色石柱的顶端呼啸而过,带着一丝凛冽之意, 盘旋一阵之后,吹散了空中那厚重的云层。

    阴沉的云层逐渐散去, 一道阳光从云层的缝隙处落下来,照亮了巨大的广场。两列穿着仪仗队精致军服的士兵站立在广场中央大道的两侧,个个身材高挑挺拔,容貌良好,年轻的容颜都带着一股勃勃的生机。

    有人从中央大道上走来。

    唰的一下, 两侧的仪仗队军人在同一时刻猛地侧头, 抬手,训练有素, 动作整齐划一, 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他们左手按在系在腰侧的装饰佩剑那闪着白金色光芒的剑柄上,戴着白手套的右手握紧成拳放在胸口。他们侧着头,目光看向来人行注目礼, 并随着来人的前进而以微小的速度缓缓地转动着头, 保持视线始终落在那人的身上。

    年轻的少将大步向前走去, 漆黑的长靴包裹着他修长的小腿,靴底踩踏在灰白石板上发出的声音铿锵有力。

    风从他身侧掠过,拂过少将额头上漆黑的发丝,从被黑底银纹的军装竖领严严实实包裹着的雪白颈侧吹过, 从他戴着金饰流苏的肩章处顺流而下,掀得他身后蓝黑色的披风飞扬而起。

    那在他人身边凛冽而凶猛的冷风来到他身边的时候却仿佛被泄露在他身上的那一簇阳光所融化一般,以最纤弱的姿态轻轻地、小心翼翼地亲吻着他细长的睫毛。

    风吹散了云层,从云层漏洞里泄出的阳光恰好落在年轻少将的脚下。

    他迈步向前走去的时候,就像是在踏光而行。

    特洛尔少将走在皇家广场的中央大道上,在万众瞩目之下,雄伟的圆柱在他的两侧退去,在两侧向他行礼的仪仗队军人的注目之下,他走上了那高高的像是通往天国一般的高大阶梯。

    很快的,他走上台阶的顶端,进入了大殿之中。

    巍峨大殿之中灯火通明,身着华丽贵族服饰的人立于大殿左侧,身穿黑底银纹的帝**装的一众人站在大殿右侧,泾渭分明。

    大殿的顶端,那白玉高台之上,帝国的皇帝坐在至高无上的白金色王座上,光的投影从四面八方而来汇聚在那个人身上,让人的视线形成一个微妙的断层,若是从下往上看,视线上光影的盲点就让大殿下方的人只能隐约看见王座之上的皇帝脸的轮廓。

    特洛尔少将微微低头,抬起右手,握拳放在胸前,向王座之上的那个人行礼。

    皇帝坐在王座上,俯视着下方宽敞的大殿,还有大殿之上的所有人。

    从他那里看下去,大殿中的一切都一览无遗,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尽收眼底,他的脸上还残留着一点大病初愈后的疲惫,脸色并不怎么好,唯独一双扫视着下方众人的眼,凛然中带着威严,就像是天空厚重的云层,压下来的时候让人觉得心口沉甸甸的。

    他的目光深深地看着大殿之下,像是吞噬了一切的黑洞,深不见底。

    在他沉默不语的时候,整座大殿都是安静的,一种无形的压抑感让站立在大殿中的众人下意识连呼吸都放缓了下来。

    稍许,皇帝抬了抬手。

    唯一一位被允许站在高台的王座下侧之处的莎乐美王女在皇帝抬手示意之后,就从高台之上走了下来。她身上孔雀蓝的纱裙长长地披散在身后,从高台上滑落,她走下高台,走到了大殿中央的特洛尔少将面前。

    一位王室侍从走过来,低着头,手捧银盘。

    在银盘上那火红色的锦垫上,一枚雕琢精美的金色纹饰在闪闪发光。

    王女抬手,取下特洛尔左肩上象征着少将军衔的肩饰,然后白皙的手指从火红锦垫上拿起了那枚象征上将军衔的金色肩饰,亲手为特洛尔佩戴在了左肩上。

    这一刻,大殿之中一片哗然。莎乐美王女这样的行为让原本鸦雀无声的大殿骤然间响起了嗡鸣声,有不少人忍不住探头,交头接耳,和身边的人窃窃私语。

    晋升军衔,为其佩戴肩饰,那应该是由上一级的军官来做的事情。

    一般来说,新晋升的上将就该由帝国现任元帅尤嘉为其佩戴上新的肩饰。但是对于这个像是坐着反重力火箭般冲天而起的帝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上将,皇帝陛下竟是让王女殿下亲手为其戴上肩饰。

    这意味着什么?

    刚刚成为上将的特洛尔一双狭长凤眸注视着身前的王女,微微眯起,那让他的目光越发显得锐利。

    而站在特洛尔身前的莎乐美王女则是迎着特洛尔锐利的视线,露出一个明艳的笑容,那笑容中的愉悦之意是如此的明显,任何人都能从她的微笑中看出她此刻愉快的心情。

    她对特洛尔上将露出微笑,甚至还轻轻地眨了下眼,然后转身离去,像是流苏般金色的长发披散在她孔雀蓝的纱裙上,她的步伐轻盈而平稳。她回到她的父皇的身边,安静地站立,双手自然交叉垂在腹部,她的目光仍旧落在下方的特洛尔身上。

    她站在王座旁边,含笑而立,姿态雍容而美丽。

    皇帝微微点了点头,虽然看不清他此刻脸上的表情,但是可以隐约感觉到他是在看着特洛尔上将。

    随后,他略带一点沙哑的低沉声音在大殿之中响起。

    “你很好。”他说,平静的,沉稳的,“很好。”

    皇帝的手指不像其他贵族那般保养得白皙细嫩,反而有些粗糙,此刻,他右手的食指轻轻地、有节奏地敲击着王座白金色的扶手。

    他的眼角已经有了浅浅的鱼尾纹,略卷的发整整齐齐地向后梳理着。

    “不愧是被莎乐美选中的人。”

    他的眼比常人要显得黯淡几分,此刻,他的目光落在特洛尔身上。

    “这十几年里,你以行动证明了你的优秀。”他说,“现在已经足够了,我认可你。”

    墨蓝色的瞳孔用力地跳动了一下,而后深深地沉淀下去,浓缩成近似于墨的色调。

    特洛尔上将的眉宇紧紧地蹙起,他向上盯着王座上的皇帝的目光变得冷厉了起来。

    “你已经用你的能力证明了,你配得上莎乐美。”

    皇帝这样说,他的食指轻轻一下点在扶手上。

    “就这样吧。”

    他说,转头看向莎乐美。

    “你选中的夫婿,我同意了。”

    皇帝就这样轻描淡写地说着,就这样一句话,便直接定了下去,甚至不曾询问下方的特洛尔上将一句。

    这个宇宙中不可能有男人会拒绝如此美好的事情——所有人都这样认为。

    一瞬间,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几乎要把那个站在大殿中央的年轻上将烧穿。先不说王女的美貌本身就在宇宙中极负盛名,光是成为以后定能即位为女帝的莎乐美王女的夫婿所能得到的巨大利益,就已经足以让在场的众人为之前赴后继了。

    如果说以前的特洛尔少将只是一颗在宇宙中冉冉升起的新星的话,那么现在的特洛尔上将已经在整个宇宙的局势中有了举足轻重的重要地位,没有人敢再称他为暴发户,更没有人敢再以他的出身来蔑视即将成为皇亲的他。

    几个侍从快步走到特洛尔上将身边,低头恭敬地请他前往皇宫大殿一侧已经安排好的处所中。这位新晋的上将、同时也是新晋的皇亲将依照惯例在那里停留数日,等做好准备之后,他被选中成为莎乐美王女夫婿的皇令就会宣告到整个宇宙。

    这位上将阁下恐怕已经迫不及待了吧?

    侍从们如此想着。

    看,半晌没有反应,肯定是已经惊喜得说不出话来了。

    是的,新晋的年轻上将没有开口说话,半个字都没有说。

    他站立在大殿之上,抬头看着上方的皇帝,他明明有着一张如同冰雪精灵一般俊美的脸,这一刻却是面无表情冷到了极点,微微抿起的薄唇透出刀剑的锋利弧线。

    散落在他额前的漆黑发丝的阴影落进他的眼中,没有人能看见冰冷的蓝眸深处掠过的,那一点慑人的寒光。

    特洛尔盯着上方那个中年男人的目光里这一刻像是带着金戈铁马的狠意。

    …………

    …………………………

    皇家广场之外,两侧都是林立的厢房,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进入广场之中,所以那些厢房是供前来觐见的贵族或是军官的属下临时休息的地方。

    比如这一次,皇帝晋升特洛尔的军衔,那么只有特洛尔能进去觐见,身为少校的洛宾是没有资格进去的,只能待在这里。

    此刻,他坐在木椅上,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中那个蓝黑色的金属环——这不是他的,是他家boss的。因为觐见皇帝不得携带任何武器,这种特殊的金属可以瞬间形成任何利器,所以也不被允许带入皇宫里,因此,特洛尔在觐见之前将它脱下来交给了洛宾保管。

    洛宾正无聊得有一下没一下的将这个蓝黑色金属环在自己两手之间抛来抛去,突然嗡的一下,被他抛起来的金属环猛地震动了起来,他吓了一跳差点没接住让金属环掉落在地上。

    他刚手忙脚乱地接住金属环,那通讯就已经接通了,一个窗口大小的光幕凭空浮现在洛宾眼前,一个圆滚滚的银白色小球冲着洛宾就大喊出声。

    “不好啦少将大人!有人趁你不在勾引少将夫人!”

    洛宾:“啥?”

    哒哒:“怎么是你?快走开,少将呢少将呢!快把少将大人叫来啊——”

    洛宾:“boss在觐见皇……不,你刚才说的什么鬼?”

    哒哒:“哼!我才不告诉你。”

    洛宾:“哦,那我关了。”

    哒哒:“等等!算了,看在少将大人的份上——你快去帮我转告少将!有个讨厌的家伙想要把少将夫人拐走!”

    哒哒时不时就会脱线和逗逼一把,所以洛宾现在只是觉得这二货又犯病了,他一点都不着急,反正也闲着没事,就决定拿它逗着玩玩。

    “唉哟,是哪个混账东西那么大胆子敢和我们boss抢东西……”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突然哐的一声巨响,被突然撞开的门重重地砸在墙壁上发出不堪重负的脆响声。洛宾一抬头,就看到青发的同僚快步走进来,一张脸板着,显得极为严肃,但是看不出其他什么表情。

    “发生了什么事?”

    洛宾顾不上去逗弄哒哒了,虽然维亚那张扑克牌脸其他人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多年的同僚,他立刻就从维亚看过来的目光中读出了凝重的味道。

    “上将阁下被留在皇宫里。”

    “为什么?不是说授衔了就能立刻离开吗?”洛宾脸色一变,“就算是皇室也不能毫无理由地强行扣押一位上将!”

    “不。”维亚摇了摇头,“他们用的是另一个理由。”

    “不管是什么理由也——”

    “皇帝陛下要让上将阁下成为王女的夫婿。”

    “——也不能——啥?”

    “…………”

    维亚抿紧了唇,眉头紧紧皱起。

    “王女?和boss?”

    洛宾已经彻底傻了眼了。

    维亚关紧门,神色越发凝重了起来。

    “麻烦了……上将阁下被留在皇宫里,恐怕要等过几天,皇室向全宇宙宣告了这个消息之后才能离开皇宫……一旦宣告了……”

    洛宾在这边只顾着着急,将还在和哒哒通讯这件事给忘记到了脑后。

    光幕啪嗒一下关闭了,那边将洛宾和维亚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的哒哒木愣愣地呆了半晌,然后整个圆滚滚的身体猛地蹦了起来。

    一溜烟儿的,它就像是屁股后面喷着气一般飞奔而去,一口气穿过窗子冲进屋子里冲到了缪特的眼前,没头没脑就冲着缪特大喊。

    “不好啦少将夫人!少将大人被皇帝逼婚了!”

    缪特:“???”

    一脸懵逼。

    作者有话要说:  哒哒:皇帝老儿强抢良家美男……【被打成液状物】
湖北快3走势 秒速时时彩开奖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官网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