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繁花 > 第七百八十八章

第七百八十八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再次进萧府,舒沄却是没有想到这一次却是如此的不同的。

    几乎在她们的马车刚到萧府大门的时候,门外便已经站了不少的仆役丫鬟们在迎接了下了马车进了萧府之后,一路上都有管事、丫鬟们跟着,浩浩荡荡地跟在她的身旁,护送着她到了萧府的北苑,最终停在了一处大屋前。

    而屋前此刻站着的一个人倒是让舒沄忍不住微微有些惊讶。

    “舒小姐不,舒素医大人”那萧府的二老爷萧定羽冷着脸,看见舒沄之后立刻便从台阶上下来,停到了舒沄的面前,拱手低头,对着她说道“舒素医大人,昨日的事情,老太君已经责罚了我有什么不妥之处,还请舒素医大人不要与我计较了”

    舒沄看着眼前的萧二老爷,心里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人家这萧二老爷可不年轻,就以她现在这年纪,人家都是能当她爹的年纪了,这样一幅委委屈屈地来道歉的样子,倒是真让她有些不敢受。可是想想昨日要是没有冠羽他们在,这萧家二老爷怕就是会让手下的人把她给拦下来,直接抢了那猴子杀掉的

    想到这些,舒沄心里对着萧二老爷的同情心便消散了大半,盯着他看了好半响后,这才说道“萧二老爷言重了只要我这猴子没事,就行了”

    那萧二老爷闻言,顿时有些赧然地扯了扯嘴角,立刻便往旁边挪了一步,然后对着舒沄说道“多谢舒素医大人了老太君已经在屋内等着了,舒素医请进吧”

    舒沄点了点头,倒是也没有去问那位为萧府老太君看病的巫医大人在不在之类的问题,她想啊,这萧府的人也不可能连这点事情都不知道安排好不是所以,舒沄也便没有了任何的负担,直接带着冠羽他们一起进了那屋子。

    屋内的布置倒是清雅,完全没有一点奢华的模样。可是舒沄却是知道,越是这样的布置,这些摆在屋内的东西就越是值钱

    那位萧府老太君的屋子在最里面,穿过一副山水画屏之后,舒沄便瞧见了不少的妇人小姐们都站在屋内两侧,雕花木床上有一个身影正半躺着。

    “老太君舒素医大人来了”站在床边的一个妇人刚瞧见舒沄的身影出现,立刻便朝着床上的萧府老太君喊了一声,立刻便有两个妇人迎了上去,赶紧便那位萧府老太君扶了起来,让她坐在床上看向了舒沄。

    “舒素医大人来了啊快坐快坐”那位萧府老太君只看了舒沄一眼便立刻说道,然后赶紧便吩咐了扶着她的几个妇人帮她收拾,想要起身下床来坐到舒沄的旁边去。

    “老太君身子不适,还是不要劳累了”舒沄一瞧见这情况,赶紧便开口说道“看诊的话,我过来便是了。”

    “这怎么能行“那位萧府的老太君却是直接摆手,认真地对着舒沄说道“我们萧府可没有这般待客的道理”

    舒沄楞了一下,也便没有强求,看着那几个妇人扶的扶,找衣服的找衣服,折腾了好一会儿之后,这才扶着那位萧府的老太君走到了自己的身边来坐下。

    舒沄本想着,既然是被请来看病,人家这位萧府的老太君都这样了,自己赶紧诊脉看看就行了。可是舒沄怎么都没有想到她这还没有开口要看病,那位萧府的老太君却是先笑着问起了话来。

    “舒素医大人和宁道长相熟,不知道能否问问,舒素医大人是如何与宁道长认识的”

    这萧府的老太君虽然年纪大了,脸上也泛着皱纹,但是皮肤倒也算是不错,加上这养尊处优的生活蕴养,即使现在一脸的病容,但是人家这气质却是丝毫没有折损的再加上那一脸的笑容,声音轻轻的感觉,倒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看的舒沄都不忍心拒绝回答她的这个问题了。

    所以,在迟疑了一下之记后,舒沄还是开了口“是在为别人看病的时候遇见宁道长的”

    “看来舒素医大人倒是与宁道长很有缘啊”

    舒沄只能笑笑。

    “我瞧着舒素医大人递的帖子上,还有温侯府上那位公子的印。那位公子就是宁道长的弟子,温邺衍公子的吧”那位萧府的老太君再次问道,看着舒沄点头之后,脸上的笑容更甚了几分“舒素医大人与温公子也相熟还能用了温公子的名帖”

    舒沄楞了一下,倒是没有明白这位萧府老太君话里的意思,直接答道“那名帖是我的。只是温公子走的时候,留下了两人护我,那印是他们在名帖上留下的”

    “哦舒素医大人身边还有温公子的人”那位萧府的老太君眼睛眯的更细了一分,不露痕迹地朝着舒沄打量了起来,语气却是更轻快了几分“看来舒素医大人与温公子也是熟识的呢”

    “嗯算是吧”舒沄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好歹她也是跟了温邺衍一段时间了,这要是说不熟,也说不过去啊

    那位萧府老太君听到舒沄的这话,脸上的笑容便是更灿烂了几分,目光越过了舒沄,朝着冠羽他们几人看了看,最终才把目光落到了冠羽的身上问道“我听闻,舒素医大人身边还有一位是在王府供职的护卫可是这位”

    舒沄侧目朝着冠羽的方向看了眼,点了点头,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对着那位萧府的老太君说道“老太君,我这是来为您看病的我瞧着您现在气色和精神还不错,我还是先给您诊脉看看吧”

    省的问东问西的,麻烦

    那位萧府老太君却是笑了笑,摇头说道“哎我这病症自己也是明白的都那么久了,年纪也不小了,哪里还能活多长的时间啊这看与不看,其实都是没有关系的了现在有药拖着,拖一天便是一天就好了也不指望什么了”

    “老太君这话说着可就是有些丧气了”舒沄哪里不明白,人家本就不是要请了她来看病的,可是这话却是不能摆明了说的,这窗户纸捅破了,大家都难堪啊

    。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吉林快3代理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