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摇曳花瓣爱落泪 > 第766、767章 气势被辗压

第766、767章 气势被辗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季越泽此刻来见杨楚楚的目的只有一个,想要邀请她一起加入他们的新戏,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当然,也想让白依妍来见她一面,解除在她心中的那些误会。

    季枭寒吃过早餐,准备去公司一趟,下午的飞机。

    爹地,你这次出国,不带上妈咪了吗?季小奈突然跑过来问他。

    季枭寒点了点头:是,这一次爹地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不是出国去玩了,所以,不带上妈咪,让妈咪在家里好好陪你们。

    季小睿远远的望了过来,随着年纪的长大,季小睿已经养成了越发高冷的性格了,虽然经常被季小奈缠着破了这高冷样,但大部分的时间里,他却高冷着,小小年纪,就有他父亲的气势和气场了。

    唐悠悠走过来,牵住女儿的小手,温柔笑道:小奈,等爸爸忙完了事情,他会回来的!

    好吧,爹地,我会想你的,你一定要想我哦!季小奈眨着黑澄澄的大眼睛,像个贴心的小可爱似的望着季枭寒。

    季枭寒实在忍不住,还是蹲下来,理了理女儿的小外套,再摸摸她的长发,轻声保证:好,爹地会一直想你和哥哥的,你们在家听大人的话,等我回来的时候,给你们带礼物!

    好的!季小奈开心的一扬嘴角。

    季枭寒转身离开,坐在车内,看着站在门口的唐悠悠和两个孩子,心情难于言语。

    以前他几乎很少经历这种离别的场面,所以,他觉的不过是出国两天的时间,好像还没有到难舍难离的地步。

    可此刻,他却偿到了,轻笑着摇头,这人生真的是越来越复杂了。

    季枭寒中午在公司处理了几件紧要的事情,下午两点半,季家私人飞机升空,朝着目的地飞去。

    季枭寒坐在豪华的机舱内,手边摆着的文件也是厚厚的一踏。

    他神色认真又专注,在他工作的时候,大脑高速运转着的全部都是跟公司有关的事情,除了他最亲的人,几乎没别的事情能够阻断他对工作的热爱和追求。

    到达国际机场,季枭寒带着他的助手以及数名保镖走出机场,立即就看到了机场外面,一个满头白发的中年男人站在一辆豪华的加长型轿车面前。

    季枭寒神色为之僵了一下。

    眼前这个满头白发的中年男人,竟然是他的叔叔季凛。

    没错,季凛在牢里数年,一头乌黑的短发已经白了大半,这应该不是遗传基因,因为季老爷子在六十多岁的时候,头发都还非常的乌黑泽亮,所以,季凛白头,肯定是跟他承受的压力有关系的。

    季枭寒内心划过一抹复杂的情绪,刚才的思虑也一闪而过。

    小寒,不认识叔叔了?季凛也知道自己和当年意气风发的样子相去甚远,见季枭寒目光停在自己的身上,却是久久不语,立即耸耸肩膀,有些自嘲的笑着问他。

    季枭寒这才觉的自己好像打量他太久了,淡淡一笑:怎么会呢,叔叔一直都是我敬仰的人,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一眼能认出你。

    这才像我的好侄子,走吧,我给你安排了房间!季凛笑着走过来,语气听上去,还带着一副温和的语调。

    叔叔好像对我的行踪时间非常了解,是怎么做到的?季枭寒淡淡的询问,他出国的事情,只对家人提过,公司里所有人,都没有给过确定的时间,所以,季枭寒才好奇。

    季凛的回答,令他微惊了一下。

    我给你奶奶打了电话,询问了一下!季凛毫不避讳的说。

    季枭寒心中了然,如果他是打电话问爷爷奶奶,那就不奇怪了。

    只是,叔叔之前一个电话都没有打回来,怎么关于他的事情,他竟然有勇气给自己的父母打电话呢?还真是够积极的。

    积极的让人生出了警惕。叔叔,我过来,其实是这边分公司有些事情要处理,叔叔的好意安排,我心领了,我必须先处理眼前的急事,明天中午再约个时间吧,到时候,我肯定要跟叔叔好好聊聊!季枭寒可不敢相信叔叔的安排

    ,所以,他大脑一转,找了一个非常合理的借口推辞了。

    季凛仿佛知道他肯定会拒绝似的,也不免强,依旧笑着点头:好的,既然小侄有重要的事情要忙,叔叔当然不会打扰,那就说好了,明天中午,我们叔侄再好好的见一面。

    一定!季枭寒点头。

    站在季枭寒身后的陆清赶紧上前一步说道:少爷,安排的车子已经过来了,我们是不是该……

    陆清的话,令季枭寒有了脱身的理由,他立即笑了一声:叔叔,很不巧,我先走一步了!

    好,再聊!季凛看着季枭寒一行人,坐上了前面那几辆轿车离开了。

    他目光盯着,脸上的笑容迅速的消失不见。

    季凛其实这么着急的过来接机,并不是真的诚心要邀请季枭寒去他安排的地方休息,他明知道季枭寒肯定会拒绝的,但他还是来了。

    就是想亲眼看看,五年不见,他这个可怕的侄子会变成什么样子。刚才仅仅只是打了一个照面,他就觉的,季枭寒远远不是五年前那个被他算计的男孩了,他的气质和气场,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沉稳不迫,目含冷锐之气,脸上挂着笑意,身上气息却强势慑人,可见他

    这个侄子这几年久坐上位者练就出来的气势,早就盖过了他,这令季凛极为的反感和不甘,被一个小辈的气势所压,既丢脸又可恨。

    季凛的目光还死死的盯着那远去的车子,虽然此刻什么也看不见了,可是,他却僵着双腿,仿佛没办法动弹。

    直到他身后一人过来询问:先生,要离开吗?

    季凛这才重重的往车门上狠狠的砸了一拳,以示自己满脸的愤怒和不满。

    那个人吓了一跳,赶紧往后退了几步。季凛恨恨咬了咬牙,纵然是不甘,可事实如此,想要改变,只能狠下心肠了。

    此刻,往前行驶的轿车内,陆清和季枭寒同坐在一辆车。品书网 陆清是四年前被季枭寒一手挖掘和提拔出来的,所以,他之前是没有见过季凛的,但他见过好几次他的照片,照片里的季凛,意气风发,哪怕只是一张照片,都能从他的眼神看出心机和野心,绝对是一

    个让人发悚的人物。可刚才一见,陆清也是惊吓了一跳的,因为,那个白了大半个头的年男人,虽然也穿着西装,虽然眼精光闪动,可是,却给人一种饱经沧桑,受经折磨的感觉,和照片里的季凛,几乎像是两个人一

    样。

    和陆清所思所想的人,还有季枭寒,他手指触在唇角处,望着窗外,似在回忆。

    在他失去父亲和母亲之后,他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深深冷意和恶意,连他对人生的认知都是扭曲的,整天整天的产生出了厌世之感,甚至有几次,想要从高高的大楼跳下去。

    直到那一天清晨,一身西装革履的叔叔,手里牵着一个可爱又漂亮的小女孩,在阳光明媚,朝他走过来。

    叔叔温柔的拍拍那小女孩 的肩膀对他说:小寒,这是我的女儿,以后你多多照顾她,好吗?

    季枭寒看见那个浑身充满着阳光,犹如小天使一般的小女孩朝自己走过来,稚气又带着笑容的自我介绍:我叫季云宁,枭寒哥哥,你好啊!

    季枭寒望着这个一笑起来,露出两颗可爱小虎牙的女孩子,心的阴云仿佛被她的出现驱散了不少,一向孤僻的自己,竟然接受了那个小女孩的东问西问,也不觉的她讨厌。

    季凛在季枭寒父亲季楠被培养起来接手公司手,他举家搬去了另一座城市生活,季云宁也是他在那一座城市收养回来的,所以,季枭寒之前一直都没有见过季云宁,那一天,是初次相见。

    少爷,你在想什么?已经行使出了十多分钟的路程了,陆清见自家少爷一句话不说,只盯着窗外的风景发呆,神色莫测,他只好大着胆子去问他。

    思绪被拉回,季枭寒低淡道:我在想,我叔叔这几年的变化真大,他的头发都白了,难道牢里的生活,有这么艰苦吗?陆清却摇头说道:我相信让他白头发的并不是牢里的生活过的不好,而是他的脑子想太多了,压力过大造成的,他在牢里过的好不好,少爷还不清楚吗?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他的儿子,季老爷子不

    都偷偷打点过吗?

    季枭寒叹了口气,点头:是啊,这些,我都知道,我爷爷表面看对他失望之极,可背后,却还是偷偷的塞钱去打点他在牢里的生活,也算是用心良苦。

    老爷子背着你做的这些事情,肯定也只是想尽一份做父亲的责任。陆清感慨道。是啊,所以我也假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提这事,父子之情,无法割舍,只是,我叔叔注定是要枉费我爷爷的一片苦心了,这一次他出来,动作频频,似乎料定了我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爷爷,所以

    才有恃无恐,他这个人还真是狠得下心肠,又或者,他一直都记恨我爷爷的。季枭寒说到最后,俊脸泛起一抹冷色,语调也透着恼火。

    陆清听到这话,神色为之一震,不可置信的问:少爷,季凛怎么会记恨老爷子?他们可是父子。

    这些季家的陈年往事,陆清从来没听季枭寒提过,所以听到这些,才会吃惊不小。季枭寒一声冷笑:当年我爷爷挑选我爸爸季楠为继承人的时候,我叔叔肯定是痛恨自己为什么是老二,后来,我爸爸接受很多专业训练,我叔叔自己偷跑出国留学,等到他学成归来,我爸爸已经进入公司学习管理了,我叔叔始终都慢了一步,所以,我听我爸说过,我叔叔为此很不满,找我爷爷吵过很多次,但都被我爷爷给赶了出来,后来我问过我爷爷,为什么没有找叔叔接承,我爷爷直接挑明,说他

    看我叔叔野心太大,怕大权在握后心术不正,会败坏整个季家企业,所以才不让他接手。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啊,一次一次的打击,难怪让季凛如此的不甘心,哪怕满头白发了,却还是不死心。陆清总算是清楚这件事情了,却也觉的惶然,刚才季凛看少爷的眼神,明显不善,虽然嘴说

    着温语,但眼神却透着刀光,看来,又要掀起一场权位抢夺大战了,这个季凛还真是贼心不死,注定不属于他的东西,却非要抢到手不可,真爱作死。

    季枭寒神色蓦然沉重,眼神冷洌:我一直怀疑,我爸爸的死,也会跟他有关系,可惜,一切的证据,都被毁的干净,我调查过很多次,都没有作何的结果。

    陆清听到这里,不由的替少爷捏紧一把冷汗:是啊,少爷也命我多次去查找当年车祸的事种证据,可是,那些证据被销毁的干净,一定是有人故意做了手脚的。

    季枭寒神色沉痛,再一次的沉默了下去。

    少爷,你别伤心,如果季凛真的这么心狠手辣,他肯定也会受到报应的。陆清见少爷伤心难受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如果真的跟他有关系,我一定要亲手再把他送进去,我要让他这辈子都别想出来。季枭寒紧紧捏着大掌,可恨的是,他竟然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指证他。

    少爷这次过来找他,是不是也想看看能否找到当年先生之死的事情?陆清突然问,神色略带一些惊色。

    要知道,季枭寒带着这样渺茫的希望过来,只怕也会失望而归的。

    季枭寒冷沉的目光盯着前方,点头:是,我是想正面跟他交锋,想要从他的身找到一些证据。陆清震了震,原来少爷这么多年来,一直都不曾放弃过,此刻,更是不惧安危,也要过来见季凛,这才叫父子情深吧。
秒速时时彩官网 幸运28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平台 加拿大28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 加拿大28 北京赛车彩票 江苏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