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摇曳花瓣爱落泪 > 第1724章 完美的男人

第1724章 完美的男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七点刚过,凌墨锋就把晚饭做好了,他洗干净了手,盛了两碗米饭在桌面上,这才转身走向客厅。<a href=" target="_blank">

    蓝言希正在看一个搞笑的节目,看的很专注,并没有发现身后男人走过来了,直到他火热的掌心碰触到她的肩膀,她缩颤一下,一转头,就看到男人那双深幽的眸子。

    吃饭了,在看什么呢?凌墨锋有些吃醋,感觉这个女人的目光,被很多东西分走了,而不是一心一意只注视在他的身上。

    蓝言希赶紧将手机藏在身后,眯着眼睛笑起来:没什么呀。

    交出来。凌墨锋大掌伸出,语带命令。

    蓝言希可不敢顶着他的威严作案,不情不愿的把手机递过去。

    凌墨锋看到这是一档明星搞笑节目,而其中,好像就有蓝言希之前非常喜欢的一队乐团成员,他幽眸瞬间危险的眯了起来。

    蓝言希有些心虚的偷瞄着男人的表情,随后,她干笑着解释:我就觉的他们的比赛项目有些好玩。

    凌墨锋咬了咬牙根,他在厨房忙着给她做晚饭,她却倒好,舒爽的躺在沙发上欣赏别的男人玩玩乐乐。

    吃饭,不吃完一碗饭,看我怎么收拾你。凌墨锋直接将她手机给没收了。

    一碗?蓝言希一脸心虚的站了起来,跟着他来到桌子面前,看到那一碗饭,那可真是结结实实的一大碗啊。

    手机还给我嘛。蓝言希立即拿出她撒娇的本事,主动的往男人身上靠去。

    不行。男人板着一张俊脸,可别真当他好欺负,虽说他已经把她宠到无法无天了,可他还是要偶尔宣示一下自己一家之主的位置。

    好吧,我吃饭。蓝言希发现撒娇都搞不定的事情,那基本上就只能听他的话了。

    哇,这些菜,你都做成酸的了?蓝言希扫了一眼桌面上的几碗菜,酸辣土豆丝,糖醋里脊,还有肉茉酸豆角,就连汤都是西红柿鸡蛋面,也带着酸酸的味道。

    吃吧。看到她眼睛里绽放出来的光芒,男人的声音明显的温柔了一些。

    蓝言希突然觉的自己好像有些对不起他了,她立即走过去,在他的后背紧紧的抱住了他:对不起!

    凌墨锋紧绷着的神色一松,叹气,伸手将她两只小手扳开:好了,我没生气,你在家闲着无聊,看些综艺节目放松心情也是应该的。

    你放心,我的心里,除了你,再也不会有别的男人了,你一定不要怀疑我,我只是很喜欢听他们的歌,因为他们的歌曲很有内容。蓝言希还在解释着。

    我知道。凌墨锋转过身,看着她:我也听过他们的歌,的确唱的不错。

    你也听过?蓝言希一脸惊愕。

    因为是你喜欢听的歌,我空下来的时候,也会听一听,想看看你喜欢的歌,到底有什么魔力。凌墨锋俊脸一羞,显然,让他说出这番话是很需要勇气的,因为,谁也不想在所爱的人面前,显的自己有多卑微。

    蓝言希眼睛里有水雾在闪动着,她是真的被感动到了,她觉的凌墨锋真的是一个堪称完美的男人,他的爱,也几乎完美的。

    吃饭吧,菜都要凉了。凌墨锋见她不说话,只是眼眶红了,他顿时觉的这气氛太过煽情了,赶紧温柔的推着她坐到位置上去。

    蓝言希拿了筷子,夹了一块糖醋里脊,味道很好,让她突然间变的很有食欲了。

    宁静的山村,天色已经黑了,远处,高峰连绵,已经连续下雨一个星期了,气温突然降低了很多。

    凌暖暖把她最厚的一件薄羽绒服拿出来穿上,可还是觉的身子有些发冷,她下午陪孩子们唱歌的时候,就觉的头有些晕晕沉沉的,晚饭也没吃多少,因为她没什么味口。

    门外隔着一条马路,就是稻田,田里有青蛙鸣叫个不停,凌暖暖抖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她都把薄羽绒服都穿上了,怎么还会觉的冷呢?

    冷也就算了,后背和额头一直冒冷汗又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是因为她现在来了那个,身体素质变差了吗?

    凌暖暖忍不住的躺在床上,缩作一团。

    睡觉到半夜,凌暖暖只觉的喉间干疼,头晕的更加厉害了。

    她翻了个身,只觉的浑身酸疼的不行,她伸手往自己的额头处一摸。

    温度烫人,她整个人一惊,完了,她这是真的感冒了,还伴着发热呢。

    她伸手摸到手机,看了一眼,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这个时间发热,真的有些惨,怎么办?

    凌暖暖用力的垂着额头,她得起床找药吃了。

    凌暖暖记得妈妈好像塞了一包药品在箱子里的,她要好好找一找。

    凌暖暖拿出手机,打开电筒,翻开小药包,里面没有退烧药,也没有感冒药了,只有一些创可贴和消毒水和含片。

    她这才想起来,前段时间林波那边有几个女同学连续感冒,她把药都给她们了。

    凌暖暖用力的叹了口气,难道,这么晚了,还要给慕唯丞打电话吗?

    犹豫着,凌暖暖还是翻到了他的电话,她闭了闭眼睛,不管了,她现在唯一能求助的就只有他了,程老一家这么晚了,她不好打扰人家休息。

    凌暖暖手机刚拨通,两秒就被男人接听了。

    暖暖,怎么了?男人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低沉又关切的问她。

    凌暖暖呼吸有些急喘,压低了声音说道:慕唯丞,我好像感冒了,在发热,你能不能给我送点退烧药过来啊,你们那的医务室晚上会开门吗?

    感冒了?等我,我马上过来。慕唯丞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凌暖暖愣愣的看着手机,突然间感动的不行,她屈着双腿,坐在床上,在这一刻,最脆弱的时候,有个人愿意为自己赶过来,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快一个多小时了,凌暖暖听到有狗的叫声,她神经一下子就绷起来了。

    紧接着,她又听到了门外狗狗低声呜咽的声音,这种声音,让凌暖暖一下子就想到了慕唯丞的那条叫大黑的狗狗,他每次过来,小玉家的两条狗就会发出这种惧畏的声音。

    暖暖,开门,是我。果然,门外就传来了慕唯丞低沉的声音。

    凌暖暖赶紧将门打开,慕唯丞走了进来,还没站稳,就感觉怀里扑过来一抹娇软的身子,她的两只手臂挂在他的脖劲处,脸深埋在他的怀里。

    谢谢你能过来,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凌暖暖的嗓子在发炎,疼的她说话声音都是干哑的,她没想到感冒会这么凶猛,她以为凭自己的身体素质,挺一挺就能过去的。

    别说傻话,只是感冒而于,我现在就带你回去,让医生看看。慕唯丞吓了一跳,俊脸绷着,不想听到她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凌暖暖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就感觉自己身子腾空了,慕唯丞竟然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把门关上。男人抱着她,往外走去,随后又提醒她。

    凌暖暖把门关紧,两只小手紧紧的缠着他的脖子,任由他抱着自己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她这会儿还在发着热,烧的她意识有些模糊,但她又一点也不害怕,哪怕是在这陌生的远方,她也不再害怕了,慕唯丞成了她最安全的依靠。

    男人看着怀里的女人很安静,他呼吸有些快,脚步也加快了。

    如果换作是平时,这个小女人嘴巴吵吵闹闹,一刻没停,现在,她这么安静,倒是令他有些不习惯了,只能说明,她真的病的很严重了。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快乐飞艇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走势 安徽快3 安徽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