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朋友圈 > 第1545章 来去无踪

第1545章 来去无踪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众人感激涕零,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感谢的话听得人头皮发麻,俨然去死还回不来一般,听着就晦气。

    “好了,大家的心思我都明白,让我休息一会儿,然后出发。”麦小吉说道。

    “麦先生,我愿一路保护!”贺将军拍着胸脯说道。

    “不用,有贱内跟着足够。”麦小吉傲气道。

    “麦兄,我这就写道手谕给你。”

    拓跋焘说着,就要写字,麦小吉也没同意,“焘弟给的令牌还在我这儿呢,见到他,城中官兵就明白我的身份了。”

    “对,手谕反而不便,以免落入贼人之手。”贺将军傻乎乎附和一句,听着更不吉利。

    屁大点儿事,用得着这么多人围着自己大惊小怪的,麦小吉懒洋洋走出大帐,回到自己营帐内休息了会儿。

    姬曼丽看着他,坏笑道:“小吉,一会儿就有人来给你乔装打扮了。”

    “嘿嘿,本色出演才是最佳。”

    麦小吉得意笑了,他的计划当然是最简单的,使用有目标瞬移,直接到达城中官邸。把情况说明,带着对方的信物再回来,剩下的事情就是修建堤坝发动进攻了。

    复杂问题简单化,但拓跋焘的大帐内却是简单问题复杂化了。

    贺将军吭哧半天,屈膝跪地,倔强道:“陛下,麦先生神通广大,我自愧不如。但他毕竟是半路相逢,万一走漏了消息,又当如何?”

    拓跋焘面现愠色,没想到慕容将军也跪下来了,诚恳道:“陛下,成败在此一举,消息传达为关键。陛下,还得找自己的人跟着麦先生一起进城方为妥当。”

    唉,拓跋焘叹了口气,此刻他已经意识到,别说麦小吉留不下,就是留下,朝中大臣也容不得他。这样一位高人在身边,哪天反目,夺取王权就在瞬息之间。

    正在想着该如何解决双方矛盾,做到众人都满意,麦小吉已经掀开帘子进来了。一看屋里跪着这么多人,心里也猜到了七八分,冷冷一笑,“大家这是请愿去监督我吗?”

    哈哈哈!拓跋焘极不自然的笑声,听着有几分疏远,他连忙过来,“麦兄多虑了,将军们实在是担心麦小吉的安危。”

    “哦,那多谢了。焘弟,大家担心我,你怎么做的?”麦小吉眼皮也不抬,冷声问道。

    “这个,我自然说是,麦兄妻子武艺超群,非他们可以比拟。”拓跋焘陪着笑脸。

    “焘弟,兄弟之间不用这么说话,看着怪累的。”麦小吉招招手,示意拓跋焘坐在身边,接下来一句话却又把他惊得站起来。

    因为,麦小吉说,“大家也都别纠结了,信儿已经送过去了!”

    前后不到一炷香的功夫,怎么可能送到,除非是半路遇到了城内的人出来。慕容将军连忙问道:“可是有人出来,麦先生千万不要认错,随意把信息传达。”

    “我已经进城了,见到了贺将军。嗯,不是咱们这里的贺将军,是另外一位。将令牌给他看了,又说明了情况。这不,他有一封亲笔信,要交给焘弟。”

    麦小吉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拓跋焘连忙接过去打开,如同石化一般,久久说不出话来。字迹印章还有君臣之间才有的书写记号,也都没有问题,用手抹了下上面的墨痕,居然还是湿的,没完全干透。

    “怎么,焘弟,这封信有问题吗?”麦小吉笑问。

    “没,没有。麦兄,真乃神人啊!”拓跋焘激动道。

    慕容将军将信接过去,是老贺的字迹没错。也许麦小吉的不请自来,也惊到了这位贺将军,但对方手持令牌,如同见到拓跋焘也不得不信。所以,书中有关军事的数字都用了含糊字眼,只有拓跋焘等人才能看懂。

    不能不信,所有人都汗了一个,麦小吉法力无边,刚才的非议肯定也被他听去了。眼前的这位贺将军一脸窘迫,连忙又道歉,麦小吉却扶住了他,笑道:“贺将军,圣人云不二过,你这疑心病是没完没了啊!”

    “对不住麦先生!属下知罪!”贺将军无言以对,尴尬至极。麦小吉所展露的异能,反而让大家放下心来,因为就凭来无影去无踪的本领,凡人的力量已经无法跟他抗衡。

    随后几天,兵分两路,一路去骚扰柔然大军,做出准备强攻的架势。另外一路,去秘密构建堤坝,拓跋焘一天三次巡视,却还嫌太慢。

    拖延一天,就有可能被柔然发现,但没有必胜的把握,也不能随意发动总攻令。

    麦小吉没什么事儿干,不是在外面溜达,就是去陪朱木。这个可怜的家伙,也许生命快到了尽头,瘦的脱了形,光线不好的时候看上一眼会觉得害怕,只剩下了一副骨架似的。

    “他是不是快死了?”姬曼丽不耐烦道。

    “看面相倒也不像。估计是伤口感染了!”麦小吉叹息道。

    “呵呵,你也没带消炎药来啊。”

    “带来了也不管用,你没闻到他身上的异味儿吗,估计是有了腐肉,得进行手术才行。”

    “活受罪,还不如死了!”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朱木将军却是双目紧闭,连气息都变得很微弱。麦小吉没有消炎药,也不会动手术,想了想,还是释放出一个云中果,交给姬曼丽,“你给他挤点汁儿喝,看有没有效果。”

    “生死有命,再说他搞到今天这地步,又是你我造成的。”姬曼丽不答应。

    “就给他几滴就行,剩下的归你。”

    修士是抵不过云中果的诱惑的,姬曼丽嘟嘟囔囔,最终还是答应了,挤了些汁液浸在朱木爆皮的嘴唇上。

    只见他双唇翕动,好像还有吞咽动作,能不能行,就得靠他自己了。

    拓跋焘进来,看到这幕很感动,朱木的病情让他忧心忡忡,“可惜时机不到,阿木尚需等待,等到了城中,方能得到救治。”

    “焘弟,说两句话你别不高兴。我看得出,你对阿木挺上心的,但照顾方式不对啊。也没人近身服侍,更没有军医替他清理伤口,就由着他自生自灭,全身腐烂发臭,说不过去啊。”麦小吉忍不住道。

    “这,我已经按照麦兄吩咐给他降温,只是军医,无能,治不了阿木的病。”拓跋焘为难道。

    “算了,那我再帮你一次,不过进城后第一件事,便是找最高明的大夫给阿木看病。”麦小吉警告道。

    “一言为定!”拓跋焘激动道。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时间表 北京赛车彩票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pk10代理网址 湖北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