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大丈夫 > 第1178章 过江强龙

第1178章 过江强龙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陈威倒在边上,杨洪跪地口称有罪,这一系列的变化兔起鹘落,让人发蒙。

    沈安坐了回去,问道:“你有何罪?”

    竟然不用审讯就主动交代,这怎么一个酸爽了得。

    杨洪低头道:“昨日军中并无事,陈威在饮酒……”

    “那他为何不来?”

    沈安觉得自己需要一把蒲扇,想来会很像诸葛军师。

    “他……”杨洪抬起头,诚恳的道:“他和徐然有勾结。”

    “徐然是谁?”

    “大粮商。”

    这是瞌睡来了送枕头啊!

    “你既然知道了,为何不举报?”沈安渐渐神色严厉起来。

    杨洪痛苦的道:“军中有阶级之法,越级上告会被处置,下官……下官一时怯弱……罪该万死啊!”

    这个操蛋的阶级之法,沈安真的是想把它给砸碎了。

    但这个是祖宗规矩,得慢慢的来。

    所谓的阶级之法,就是军中事务都由上官统御,下级必须无条件服从,否则就是罪。

    而最荒谬的就是下级不能越级告上官,哪怕你发现了上官贪腐也不能上报,因为这违背了阶级之法。

    这个是有例子在的,上报之后,上官屁事没有,举报人却倒了大霉,从此军中更是死气沉沉。

    沈安初入官场时曾经经历过这等事,最后建议每年派御史巡查军中。

    但这种巡查多半只能流于形式,所以根源还是在于这个阶级之法。

    沈安面色稍霁,问道:“你可曾贪腐?”

    杨洪摇头,“下官并未贪腐,若是有,杀了下官,下官都无怨言。”

    沈安看了地上的陈威一眼,说道:“军队可能控制?”

    杨洪抬头,有些骇然的道:“能。只是您要……”

    你要军队做什么?

    沈安淡淡的道:“不该问的别问,免得惹祸上身。你只管看好军队,听候某的调遣就是了。有问题吗?”

    他看了杨洪一眼。

    只是一眼,杨洪就下意识的道:“没问题。”

    沈安摆摆手,“去吧。”

    杨洪起身出去,一直出了大门,那些等候的军士见陈威不在,就问了。

    “他?沈县公留他说话,这几日回不来了。”

    众人也不敢再问,有人见杨洪满头大汗,不禁愕然,“军侯,您出汗了。”

    “是啊!”杨洪这才发现自己出汗了,他摸了一把额头,叹道:“某见到了沈县公,不愧是大宋名将,好大的煞气,某一点都不敢生出旁的心思来,可惧,可怕!真是可怕啊!”

    军士们讶然,有人说道:“军侯,您往日可是夜里敢坟山独行……怎么?”

    杨洪原先曾经夜行坟山,安然下来,随即呼呼大睡,全军震惊。

    这样的好汉竟然被沈安给吓得汗流浃背,这个……是不是有些夸张了?

    杨洪摇头,“你等不知道,那沈县公只是淡淡的看着某,可某却觉着背上多了千斤重担,瞬间就不堪重负……哎!那等滋味煎熬,若非是告退出来,某怕是会当场出丑。”

    他回忆了一下沈安的目光,不禁松了一口气,“某……后怕不已啊!”

    沈安只是淡淡的看着他,就让他不堪重负,这便是名将的威压。

    而威压形成于战绩,沈安的赫赫战功让杨洪未见面就心折,见面后沈安略一冷漠,他就撑不住了。

    他回到营中之后,就严格了号令,顺带拿下了陈威的几个心腹。

    存粮在不断消耗着,第三天时,灾民们吃了个大半饱,然后有人喊道:“粮食吃完了,没了,明日没了。”

    喊声是在灾民中间,在现场的乡兵马上搜索,却没找到那人。

    但灾民们开始恐慌了。

    他们去了府衙,可刘贤却避而不见,一个小吏出来说此事是沈县公做主。

    于是沈安的临时驻地就被包围了。

    “沈县公来了咱们才吃的饱饭,要记情呐!”

    一个老人出来吆喝了一声,现场安静了。

    “这是假象。”

    里面的沈安在吃饭。

    一大碗米饭,上面覆盖了一勺子酱料,简单搅拌一下后,沈安吃的津津有味的。

    边上的黄春嘀咕道:“郎君,他们吃着肥美的羊肉,咱们连肉都没有呢。”

    所谓的他们,指的是大名府官员。

    沈安刨了一口米饭,咀嚼几下吞了,然后慢条斯理的说道:“外面的灾民在惶然不安,他们却吃的那么好,能心安?当然能,因为他们没有心。既然没有心……那就是畜生。”

    “明日怎么办?”

    黄春愁眉苦脸的问道。

    沈安又刨了一口米饭,美的眼睛都眯着。

    “明天?”

    他说道:“今日先让随行官员去一个,就让李哲去求那些粮商借粮。”

    随后李哲就去了,他走遍了府城各大粮商,可粒米未得。

    旋即随行的官吏们都在发牢骚,暗自指责沈安过早放完了粮食,这下大家坐蜡了,回头全部没好结果。

    ……

    第二天,整个大名府仿佛都停顿了下来,目光全数集中在沈安的驻地那里。

    刘贤在府衙里喝茶,眯眼摇头晃脑的,还是一贯的微笑。

    “知府!”

    王通和蒋维来了,王通看着满头大汗,蒋维依旧木然,不过他们眼中的喜色却让刘贤心中一动。

    “何事?”

    他放下茶杯,淡然问道。

    蒋维说道:“没粮食了。沈安被堵在了家里。”

    王通一拍桌子,笑道:“他如今进退两难,知府,他能怎么办?定然会来求您,只有您才能解救他。”

    刘贤淡淡的道:“救他?他沈安号称文武双全,还是杂学宗师,还带过大王一阵子,这样的人,某如何能救他?这样的人,某怎么救得了他?”

    他常年挂着的微笑消失了,眼睛看着大了些,眼白也多了些,有些阴测测的味道。

    蒋维突然冷笑道:“让他去撞墙,让他无所适从,可北方的粮食本就艰难,还得要优先保证军队的供给。军队若是没了粮食,陛下能活剐了他沈安!”

    “此事莫要急躁。”刘贤淡淡的道:“昨日下午,他派人去那些粮商家中借粮,一无所获……他若是不傻,就该来求老夫。”

    王通点头,舒心的道:“那咱们就等着吧。”

    “等着。”刘贤说道:“到时候看老夫怎么羞辱他。”

    气氛渐渐惬意起来,三人聊一些闲话,不时会心的一笑。

    过了一刻钟不到,外面有人来禀告道:“知府,沈安出门了,带着邙山军出门了。”

    嗯?

    刘贤皱眉道:“往那边去了?”

    “东边。”

    刘贤微微仰头,眯眼道:“东边……却不是来这里,他这是要去哪里?”

    王通说道:“不管就是了,难道他还能变出粮食来?晚些没有粮食,那些灾民就要慌了,到时候……上万人呐,他沈安如何能挡?”

    “不好!”王通一拍案几,起身道:“他不会是想跑吧?”

    嘶……

    三人面面相觑,最后刘贤说道:“不管,他若是跑了,回头老夫自然要弹劾他。”

    “知府,那些贼配军出来了。”

    “什么?”

    刘贤眼中多了怒色,“陈威呢?他在哪?未经老夫同意,他怎敢让那些贼配军出来?”

    王通冷笑道:“知府,陈威怕是靠不住了,某去一趟,压住他。”

    刘贤起身道:“好,你且去,见到刘威告诉他,若是不肯听……那就把他那些丑事都捅上去。这年头,好死不如赖活,他陈威自然知道这个道理。”

    他伸手拍拍王通的肩膀,说道:“安心,老夫在,都安心。”

    王通点点头,随即追了沈安而去。

    沈安没出去多远,因为身后跟着太多的灾民,他也没法出去太远,否则灾民会暴动。

    一人在前,身后乌压压一片灾民,这样的组合在城中让人自动退避三舍。

    大名府是重镇,人口多,商业发达,店铺多不胜数。

    沈安走到了一家布庄的外面,掌柜赶紧引出来。

    “多少钱一匹?”

    沈安问了价格,掌柜想起暗香在汴梁开的布庄,不禁暗自叫苦,心想要是暗香把分店开到大名府来,他就可以关门大吉了。

    暗香布庄凭借着低价位,在汴梁布匹生意中掀起了一片血雨腥风,无数布庄倒下。

    大名府比不得汴梁,所以掌柜抬头哀求道:“沈县公,这大名府……给小人留条活路吧?”

    沈安愕然,然后不禁莞尔。

    这便是资本战场,他只需要调动资本,制定方略,就能掀起一场不见血的战争。

    国内不是他的主战场,他的目光放在了外部。

    比如说辽国,西夏……

    资本能击败一个国家,这个道理谁懂?

    这个时代无人能懂,所以沈安觉得有些寂寞。

    他走到了边上的粮店外面,笑眯眯的道:“可是徐然家的?”

    里面站着个男子,他眯眼看着沈安,那眼中的警惕浓郁的连边上的狗都察觉到了,就冲着沈安咆哮。

    沈安不动,身后的黄春骂道:“郎君叫你,三息不出来,某砸了你的店!”

    男子面色微变,疾步出来行礼道:“小人见到沈县公不胜欢喜,一下就喜呆了,失礼。”

    “很欢喜?”

    沈安笑吟吟的看着他,就在他点头之际,突然问道:“某想借些粮食,可否?”

    “沈县公……”

    徐然抬头,渐渐的额头上有汗集聚,随后头顶竟然冒起了白气,看着就像是蒸笼。

    “呀!徐员外往日可是矜持,还说什么淡定自若,这是怎么了?”

    “看看,他脸都红了,和猴子屁股似的。”

    在大名府都有些名气的徐然,在沈安的面前就像是一个孩子般的紧张。

    “不愿意?”

    沈安微笑问道。

    徐然的眼皮在跳动,这时前方有人喊道:“让开,通判来了,让开。”

    王通来了?

    沈安没看,徐然却多了喜色,然后拱手道:“沈县公,小人店里的粮食也不多了呀!若是借出去,这大名府的百姓怎么活?”

    “沈县公,你要作甚?”

    王通下马,疾步而来。

    沈安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是陈威的人,嗯?”

    徐然不禁变色,喊道:“王通判救命!”

    大名府的通判职位可不低,扛得住沈安吧?

    徐然的脑海里冒出这个念头,就见到沈安的笑容狰狞了起来,然后挥手。

    呯!

    只是一拳,徐然就轰然倒地,沈安指着店里面说道:“徐然谋逆,冲进去,查封了他的产业!”

    王通眼睛发红,“沈安你敢……”

    ……

    第三更送上,晚安。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北京赛车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