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头狼 > 3077 不再犹豫

3077 不再犹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说话的功夫,孟胜乐用吴恒的手机再次拨通武旭的号码,然后放在武旭的跟前。

    电话很快接通,那边的武旭有些不耐烦的出声:“又有什么事?”

    “王朗跑了,我们所在位置目前处于闹市区,我不敢抓他。”吴恒照着我的吩咐开腔。

    “跑了?”武旭先是一愣,接着很是不满的抱怨:“你特么跟我开玩笑呢,之前是谁拍着胸脯保证肯定不会让王朗再逃之夭夭,又是谁说,哪怕不抓老东西,肯定也会把王朗弄回来,操!”

    吴恒也没惯着,很进入状态的回怼:“你冲我喊个鸡八,王朗有多狡猾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子说直接弄死得了,是你非要见着活人,不然能出这么多破事吗!我问你现在咋办,直奔主题昂,再特么废话,我直接把老家伙撕票。”

    “呼..”武旭吐了口浊气道:“行了,咱们是盟友,没必要互相指责,我着急也是因为王朗对我上面的人很重要,他既然已经跑啦,那就别管他了,抓紧时间把老家伙弄回来是王道,既然能圈他一次,就能再圈他第二次,我在约定好的地方等你。”

    吴恒歪嘴又冷笑两下道:“武旭,别说我没提醒你,跟我对话的语气最好注点意,我现在等于是在帮你做事,答应我的条件..”

    “放心吧,王朗那个小情人王影的行踪,全在我掌控中,王朗虽然现在跑掉,但是以他的性格,肯定会马上做出反应如何还击,根本不可能去考虑其他人,待会我打个电话,让我的人准备动手。”武旭冷笑道:“等咱们回yang城的时候,我保证让你有个撒气的玩具。”

    听到武旭的话,我心口一紧,立即示意孟胜乐挂断电话,随即马上掏出手机拨通王影的号码。

    “喂?”电话接通,王影懵懂不觉的发问:“怎么样啦王朗,你们在上上京的行程还顺利吗,我下午给唐欢打电话时候,他还说你今晚上准备给武旭挖个坑呢,事情进展的..”

    听她那边的环境貌似很嘈杂,我扯脖打断:“你在哪?”

    “我在叶小九的lonely吧,今晚上我一个女朋友过生日,我们过来热闹一下,是不是很吵呀,等我一会儿哈,我出去接电话。”王影很随意的回答,几秒钟后,王影那头变得安静,她轻声问:“怎么啦,是有什么要紧事情想跟我说吗?”

    “你旁边有武旭安排的狗杂碎,不要东张西望,就装成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我掐着嗓子道:“看看街口有没有出租车?”

    “有,有三四辆左右。”王影磕巴一下道:“我接下来要怎么做?”

    “随便坐进去一台,然后直奔最近的巡捕局。”我扭动方向盘道:“记得上车的姿势要优雅,不要被任何人看出来慌张,挂断我的电话后,马上联系秦正中,不用害怕,这会儿yang城满大街都是人,对方就算再牛逼也不敢当街怎么样。”

    王影结结巴巴道:“我..我不害怕。”

    “到巡捕局以后给我回个电话。”我吹了口气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哈,你不幸被人劫持,不要挣扎和反抗,一切按照对方说的整,我既然有能耐知道这件事情,就肯定有能耐保护好你的安危,哪怕你被抓,我肯定也能再给你救出来。”

    “我已经坐进出租车里了,刚刚从lonely吧门口确实跑过来几个青年。”王影沉默几秒钟后,莫名其妙的喊了我一句:“王..王朗?”

    我连声回应:“啊?怎么啦!”

    “没事了,我可能有点紧张吧。”王影缓了口气道:“你能不能现在不挂电话,等我去巡捕局以后再挂,我..我..”

    “好。”我爽快的答应,我能理解她此时此刻的惶恐,换做是我,我可能现在也紧张的不得了。

    “真好,很久没有这样跟你相处过啦。”手机那头的王影浅笑一声:“我记得上次咱们用这种方式给彼此温度的时候,还是我从临县跑去崇市找你的路上,感觉好像就是昨天,仔细算算,已经好几年啦。”

    我蠕动两下嘴角没有作声,在这个“大棚搅乱四季,金钱搞瘫年纪”的浮华社会里,说什么你爱我、我爱她,更像是人类在逢场过家家,感情这玩意儿一年比一年拿不出手,“曾经”这样唯美的字眼,直接变成了人们维系情感的话题。

    不是现在的人变物质了,而是物质在迫使现在的人必须正视。

    这也是这些年各种打着“情怀主题”、“年代餐厅”能够悄然走俏的主要原因,成熟的人们向往追寻过往,浮夸的人们企图通过用“从前”拉拢现在。

    可总有那么一群人,惜情多过惜金,我是这样的,王影也是这样。

    听着王影不太均匀的呼吸声,我笑了笑岔开话题:“你给我唱首歌吧。”

    “好久没唱啦,调门都有点生疏。”王影清了清嗓子道:“那我给你唱首Beyond的《不再犹豫》吧,我记得以前你总喜欢哼哼这首歌。”

    我咬着嘴皮微笑:“好,我准备好掌声。”

    “无聊望见了犹豫达到理想不太易即使有信心斗志却抑止..”手机听筒里传来王影清凉的嗓音,一首本该充满事实如此的老歌,经过她的点缀,莫名变得充满了让人想要落泪的气息。

    更重要的是,我通过她的歌声,脑海中突兀出现了那个曾经为了立足社会,苟延残喘趴在地上跟人卑躬屈膝的自己。

    听着听着,我合着她的声音一起轻轻哼唱:“问句天几高,心中志比天更高,自信打不死的心态活到老..”

    “WO-OH,我有我心底故事,亲手写上每段得失乐与悲与梦儿..”

    唱到高潮部分时候,我俩一起提高调门。

    “嘻嘻嘻,白瞎你在yang城生活这么久,粤语唱的塑料。”手机那边的王影“噗嗤”一声乐出声:“我到巡捕局啦,不用担心啦。”

    “那就好。”我从歌声中缓和过来,搓了搓脸蛋道:“有什么事情马上给张星宇打电话,千万别..”

    她低声打断我:“王朗!”

    “啊?”我懵一下子。

    “一直都没有跟你正式的说一句,其实你很棒的。”王影浅声道:“也许你的路走的有所偏离,但是你真的是个爷们,这一路上都在披荆斩棘,这一路都在用自己不算太宽敞的肩膀保护所有你在意和在意你的人,我明白有点晚,如果早一点,我真的很希望我能够陪伴你捱过那段最灰暗的日子,说这些,不是为了煽情,更不是为了纠缠你,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一刻,我理解你了,真的。”

    我怔了一怔,用平常那幅玩世不恭的语调打趣:“突然这么正经,你给整的我都不会了,没啥棒不棒的,人嘛,总得有点追求是不是,不管好的坏的,命运给我的,我们就应该接住,我希望你好,不论以什么身份,也是真的。”

    王朗低声道:“那你有想过未来吗?”

    “没有。”我很直接的回应:“对我而言,现在就是未来,我好不容易才站起来,不管是谁,想要再让我趴下,我就把他腿敲折,让他跪着跟我对话。”

    “加油哦!”王影顿了十秒钟后,声音清脆的娇喝:“头狼雄起,雄起!”

    放下手机,我侧头看了眼旁边的朱文和坐在后排的孟胜乐,包括吴恒,几个人全都盯盯注视我,就跟看怪物似的不停挑眉挤眼。

    孟胜乐率先缓和过来,回头就是一记老拳砸在吴恒的腮帮子喝骂:“你特么瞅啥呢。”

    “好啦,别打他了。”我吸了吸鼻子,将车靠边停下,朝着吴恒努努嘴道:“下去吧。”

    “什么?”

    “你让他走!”

    不止副驾驶上的朱文傻眼了,孟胜乐和吴恒自己本身全都愕然的张大嘴巴...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江苏快3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