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头狼 > 3079 满腹心思的老者

3079 满腹心思的老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扫视一眼屋内,我再次将目光投向床上扔着的两部手机。

    吕兵和孟胜乐不死心的又跑到卫生间里翻找一圈,结果和预料一样,武旭确实已经逃之夭夭,不过看着床头上还在燃烧的半截香烟,想来这家伙应该是刚走没多会儿,甚至都有可能跟我们冲进旅馆的时间同步。

    “怎么不说话了朱叔叔,你不是总自诩料事如神吗?这次算的如何?”

    这时候床上的手机里再次传出武旭的声音。

    还在屋外的朱文,跺着脚步走进来,语调平静的回应:“你想听我说点什么,夸你有进步吗?”

    “难道不对么?”武旭像是彩票中奖似的“咯咯”大笑:“你不是一直教我,做生意最重要的是懂得及时止损,只要本金在,就不怕没机会东山再来,而我自己就是咱们这场交锋中的本金,我还在,你就肯定睡不着,我今年不到四十岁,而你呢?就算咱俩比长寿,你也肯定活不过我呐,哈哈..”

    朱文的两撇眉梢当即拧在一起,但很快又舒展开来,尽管只是一瞬间,可也能看得出来,武旭的话绝对戳中了他某根神经。

    见朱文没有吱声,武旭又继续乐呵呵的开腔:“朱叔叔啊,再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尽管我这次没能拿走维多利亚的大部分产业,但也并不是毫无建树,几家我能做主的酒店全部兑换成现金,最关键的是我利用你投资的关系,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也就是说,我现在离开维多利亚合理合法,你敢难为我,我就敢报警。”

    朱文沉默片刻后,声音低喃:“嗯,你确实进步很多。”

    “尽管我不知道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但你肯信王朗都不信我,就证明在你的心里从始至终都是对我设有防线的,所以我一点都不后悔这次决定,唯独感觉遗憾的就是没能利用好吴恒这条线,给你多制造几起变故。”朱文拉家常一般的吧唧嘴:“哦,一直忘记跟你说啦,阿仝之所以会死,其实就是我的一出戏,我告诉过他,如果被抓,就疯狂的逃跑,王朗绝对不敢杀人,阿仝从被抓再到咽气,基本都在我的掌控中,哈哈哈..”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武旭的情绪明显变得癫狂,即便看不到他的脸,都能想象到他此刻有多招人恨之入骨,朱文没有作声,只是摇了摇脑袋,慢慢走出病房。

    望着他颤颤巍巍的萧瑟的背影,我心情没由来变得复杂,老来丧子本已经是件悲催至极的事情,还有面对昔日手下的奚落,别说他这把岁数,换成我们小年轻怕是也很难做到若无其事。

    手机那头的武旭声音刺耳的呢喃:“王朗,你一定也在旁边吧,不用装聋作哑,咱们yang城再见,另外我提醒你一句,抓紧时间把我弟弟放了,一天前咱们身份对等,都是赌桌上的亡命客,而现在你没我豁得出去,不想我疯狂报复你那群兄弟,最好照我说的做。”

    我冷漠的打断:“你这话倒是提醒我了,敢特么碰我亲人一指头,我就一天削你弟弟一块肉,不信咱们试试看..”

    从宾馆里出来,我看到朱文正失神的站在门前的台阶上,望着远方的天空怔怔出神。

    冷风习习,朱文禁不住打了个喷嚏,我也马上裹紧自己的外套,径直走了过去,上上京的温度比之yang城要低不少,我都冻得直哆嗦,更别说浑身上下只套了件棉质睡衣的朱文。

    我犹豫一下,解开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到他身上,压低声音道:“朱老,多保重身体,武旭基本上算是败了,再跟那样的篮子置气没啥必要。”

    面对我的举动,朱文既没有拒绝,也没有应承,完全就像没感觉到一般径直矗立着。

    “风冷,心更冷。”半分钟左右,朱文声音干哑的蠕动嘴唇:“不是小旭成长的太快,而是在我的意识里,始终都保持着他过去的模样,小子,你说信任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信任?”我顿了顿,摇头道:“我不知道怎么用言语阐述,但可以很肯定的说,信任这东西是人世间最薄弱的玩意儿,培养起来难于上青天,毁掉可能就是一瞬间。”

    “唉,小旭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跟你此刻一样,干劲十足!”朱文叹息一口道:“我对他的要求也分外严格,别人三天敲定的方案,他只能两天,别人可以吃香喝辣,他必须保持朴素,不是我对他有什么意见,我只是希望可以把他培养成合格的继承人。”

    “啊?”听到他的话,我为之一愣。

    朱文抿着嘴角道:“对,你没听错,我也没说错,我知道阿仝那点本事,公司一旦教到他手里,就等于宣告破产,但是小旭不一样,有远见懂格局,最重要的是他像我一样,总是不甘人下。”

    我咳嗽两声道:“既然是这样,您应该早点表态的,或许误会就不会发生。”

    “老好人总是固执的认为自己的坚持是对的,我也总这么感觉。”朱文朝我伸出一只手道:“给我来支烟吧。”

    我点点脑袋,给他递上去一支烟。

    之后,我俩就用成年人固有的方式互相安慰着,聊聊过去,谈谈现在,唯独对未来只字不提。

    “朗朗,找到监控视频了,武旭那个狗篮子是在咱们进宾馆前两三分钟离开的,可能他专门放了人在门口盯梢。”几分钟后,孟胜乐和吕兵齐步并肩走出来,朝着我低声介绍:“跟他一块离开的是个染着蓝头发的女孩..”

    “嗡。”

    “嗡!”

    话刚说到一半,六七辆打着双闪的豪车队伍由街口缓缓驶来,打头的是台崭新锃亮的黑色奔驰S600,后面跟着一辆劳斯莱斯,再往后清一水的全是奔驰车。

    车门“咣咣”几下弹开,八九个西装革履的魁梧中年在一个三十多岁的利索汉子带领下迅速小跑到朱文的面前。

    “老董事长。”

    “您没事吧..”

    几个壮汉满面关心的询问。

    朱文风轻云淡的点点脑袋,目视那个三十多岁的带队汉子低喃:“打电话给老董,清除酒店所有武姓族人,包括和武旭、武侯关系好的,宁杀错不放过,从此以后维多利亚的大门彻底对武旭关闭。”

    “已经在办了,您放心。”汉子微微点头应声:“武旭和他两个舅舅全部被革除董事会,虽然有点小混乱,但问题不大,不过总公司的财务室刚刚给我来电,说半月前武旭和阿仝以投资市场为由,提走了大笔现金,咱们公司现在稍微有点动荡。”

    “是他,我见过他。”孟胜乐皱着眉头,不动声色的指了指正和朱文交流的那个汉子,凑到我耳边低声道:“我们赶去救你的时候,我亲眼看到那家伙开台工具车撞到一辆越野车上。”

    顺着孟胜乐的手指头,我慢慢望向汉子。

    这人长得非常阳刚,大眼、剑眉,很有特色的国字脸,身材算不上高大,但是分外的结实,猛地一瞅跟地藏多多少少还有几分神似。

    听到孟胜乐的话,我立时间想起之前吴恒被俘时候说过,他和武旭达成的协议是武旭帮助他拦下我们的救援,而实际上孟胜乐、李俊峰他们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任何阻挠,也就是说其实是朱文在暗中帮我们化解了麻烦。

    想到这儿,我不由再次望向朱文。

    这老头瞅着好像迷迷瞪瞪,神志不清似的,其实什么都了于心间,他既然能够帮我们化解麻烦,就肯定对武旭有所掌握,说的再直白点,可能武旭能够逃走,都是他故意在放水,只是我弄不明白朱文到底在谋划什么,明明已经发展这样,他为什么还要放武旭那种宵小离去。

    跟中年汉子叮嘱几句后,朱文招呼我们一块上车,打算去医院看看钱龙。

    我屁股还没坐热,兜里的手机就响了,看了眼是秦正中的号码,马上接起:“喂中哥?”

    秦正中不满的低喝:“他朗哥,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啊,我不是都告诉过你,抓紧时间让光头强离开yang城,他咋又跑到辉煌公司去折腾了,几分钟前开枪击伤了洪震天,现在已经立案了,上头做出要求,必须最快速度将他缉拿归案...”
秒速时时彩 幸运28 pk10代理网址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