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开天录 > 第八百六十一章 燧都巨变(3)

第八百六十一章 燧都巨变(3)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薪火相传大阵啊!”藏在巫铁大军中的金睛妖尊重重叹了一口气。

    “薪火相传大阵啊!”同样藏在巫铁大军中的猪刚鬣,浑身肥肉都哆嗦了一下。

    “这阵,有什么说法么?”巫铁站在风苼身边,他的三尊三尸分身,则是坐镇自家大营。听到金睛妖尊和猪刚鬣的叹息声,沧海道人不由得好奇发问。

    “这阵……讲究很大。”猪刚鬣起初一脸惆怅,随后,一脸轻松。

    薪火相传大阵,不仅仅保护了燧都,更借助布置在燧朝境内的各处庞大阵基,笼罩了整个燧朝。

    每一个封国的国都,每一个州治的州城,每一个郡治的郡城,还有每一个县城的县主府中,都有大小不一的阵基,一如大小不一的篝火,密布燧朝四方。

    这阵,汲取燧朝万亿子民的信念,威能近乎无穷无尽。子民的信念越是集中,越是统一,大阵的威力就越发恢弘伟大。

    这阵,于燧朝子民无伤,但是四方敌国的妖魔鬼怪,一旦踏入燧朝境内,一身修为起码被削弱一半,然后日夜受到燧火攻击,不断的焚烧身躯、烧毁神魂。

    越是靠近燧都,削弱的幅度越大,受到的攻击越强。

    越是强大的妖魔鬼怪,受到大阵的削弱和攻击就越强。类似金睛妖尊、猪刚鬣这样的尊级妖魔,他们踏上燧朝领地后,自身修为被压制九成不提,他们每天五脏六腑受到燧火灼烧,其威力相当于巅峰‘王神’日夜不同的疯狂攻击。

    沧海道人骇然看着两大妖尊:“如此,你们还混在军中,跑到燧都来?”

    猪刚鬣轻轻拍打着肚皮,眨巴着精明的小眼睛,‘呵呵’笑着:“不疯魔,不成活……其实,前些日子,咱们数次踏入燧都境内,受到的压制和攻击不如往年那般沉重……”

    猪刚鬣轻轻说道:“我就怀疑,是不是风戎到处杀戮,他把那些阵基,也破坏了不少?”

    金睛妖尊压着声音咕哝道:“所以,死猪头提议,我们干脆就试试吧?果然,我们这一路跟着大军来到燧都城下……放在往年,我们敢靠近燧都,浑身燃起的燧火,普通凡人都肉眼可见。”

    “可是我们现在,没感受到什么压力。”猪刚鬣挥了挥拳头,目光闪烁的说道:“老猪我,大概还有九成的实力可以自如发挥,体内受到的攻击,大概只相当于普通人神在不断攻击……这等攻击,对我们妖尊而言,挠痒痒呢?”

    金睛妖尊嬉笑起来:“而且,这薪火相传大阵,最重要的就是燧都境内的阵眼,以及人皇掌控的燧火火种。”

    “燧都的阵眼破了,这座大阵……也就破了。”猪刚鬣的语气变得飘忽不定:“就老猪所知,燧朝,或许有几个半步尊级的老不死……但是,他们绝无真正的尊级。”

    “这一方天地,不允许人族出现尊级存在。”金睛妖尊沉声道:“这是圣祖向我们传达的信息中,明确说明的……人族,不会有尊级存在……如果不是这薪火相传大阵,燧朝早已被我等攻破……”

    沧海道人、阴阳道人、五行道人的目光也变得闪烁不定。

    五行道人慢悠悠的说道:“老猪,前些日子,咱山顶上,你刚刚逼着夏侯无名和你拜把子呢?咱们本尊,可也被你拖下水了……”

    猪刚鬣抽了抽鼻子,犹犹豫豫的说道:“可是老猪有点怀疑……咱们就这么幸运,正好找到了白龙马转世投胎之人?没这么巧吧……而且,看夏侯无名长得那挫样……他能是风流倜傥、丰神俊朗的小白龙?”

    “我看夏侯无名,上辈子是条黑水蛇也说不定……”

    “冒充咱们小师弟,这个罪名,很重的!”猪刚鬣两只硕大的耳朵甩了起来,大帐内掀起了一阵狂风。

    沧海道人三人不再说话。

    大帐外,拎着长枪东张西望的老铁呆了呆,然后冷笑了几声。

    另外一座大帐中,正在处理堆积起来的公文的裴凤,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的几只拳头大小的金属蜘蛛。她伸出手,轻轻的戳了戳一只眸子里闪烁着红光的金属蜘蛛,轻声道:“好生盯着……那些野猪和猴头乖巧也就罢了,不乖巧么……”

    燧都最核心、最重要的薪火相传大阵,破了。

    这座大阵不仅仅是燧都的城防大阵,更是燧朝护国大阵的核心。

    这座大阵,从未被外敌攻破过,甚至是四方妖魔鬼怪敌国联手攻击,都从未攻破过这座大阵。

    但是今日,薪火相传大阵,终于是被自己人从内部破坏。

    风戎高高举起手中传国玉玺,声嘶力竭的尖叫着:“起阵……除了薪火相传大阵,其他大阵,统统开启……和他们决一死战,决一死战!”

    风戎有点慌了。

    薪火相传大阵,是他心中最大的底气,只要这座大阵还在,哪怕城外有千百倍的兵马围城,他自信都能轻松的扛过去。

    可是……

    燧都内,各处布置了城防大阵阵基的据点内,一座座大阵的阵基轰然碎裂。

    夏侯无名都能下令破坏薪火相传大阵的阵基,他又怎么可能留下这些普通城防大阵?

    一不做二不休,夏侯无名直接瓦解了燧朝的城防系统。

    甚至是燧都的城墙上,一道道巨大的符文亮起,然后迅速的黯淡、崩裂,冒出了浓浓的黑烟。

    一座座巨大的、厚重的金属城门通体亮起了夺目的光芒,下一瞬间,金属城门上的防御禁制相互冲击,相互激荡,巨大的能量反噬直接撕裂了这些厚重的城门。

    就在准备攻城的义师面前,燧都那些自建国以来,就从未被破坏过的巍峨沉闷,就好像小孩子手中的折纸一样,扭曲、变形、然后出现一条条巨大的裂痕,在刺耳的撕裂声中化为碎片。

    更有一些城门被可怕的高温灼烧,金属城门变成了高温金属汁液流淌得满地都是,高温甚至烧毁了城门上方的城墙和城门楼子。

    好几座城门燃起了大火,一座座高有百丈的城门楼子猛烈的燃烧着,火焰冲起来有数百丈高,就好像一支支歇斯底里的火把。

    燧都城内,无数百姓齐声惊呼。

    风戎的旨意传来,所有的百姓都要武装起来,和城外的大军作战。

    让百姓和训练有素的军队作战,这本来就是丧心病狂的命令——更加让百姓们惊慌的就是,那些前来催促他们迅速编组的官兵、衙役们告诉他们,没有兵器,没有甲胄,没有弓弩……

    什么军械都没有,他们逼着百姓们组织起来,拿着家里的木棒、门栓、菜刀、火钳之类的生活器具,去和城外全副武装、武装到牙齿的精锐士卒去玩命。

    “这不是拼命……这是让我们去送命!”一名身材魁梧的屠夫在嘶声怒吼。

    “不去拼命,就去死呗!”一名禁军士卒带着几分歇斯底里的疯狂,轻佻的拔出佩刀,一刀将这屠夫斩杀当场。

    类似的事情在燧都内到处可见……

    风戎的命令,城外义师的压力,以及城防体系的崩毁带来的负面影响,让风戎麾下的官员、士卒,都变得有点疯疯癫癫。

    “当然,还不够疯癫!”青雾站在娲青鸾身边,轻声的笑着:“陛下,奴婢有一宝贝,可以让满城的官兵,都变成悍不畏死的勇士……足以为陛下清扫城外的乱党叛逆。”

    风戎已经陷入了极其怪异的疯魔状态。

    或者说,在他听了娲青鸾的话,从风祯手上接过神皇宝座后,风戎的性子就在日益变化,变得日益扭曲,变得不像是他自己了。

    听到青雾这般说,风戎也不问前因,也不管后果,只是朝青雾挥了挥手:“有好办法,就去做啊……记住朕的承诺,若是杀败了城外叛军,朕给你封王!”

    青雾笑得很灿烂,他从袖子里掏出了一颗人头大小的黑色水晶球,随手朝着下方丢去。

    远处,皇城中一道光柱冲了起来,那是城内唯一一座没有被破坏的传送阵——那座传送阵布置在乾元殿内,被三十六尊乾元神将日夜守着,外人根本无法靠近,也就无法破坏。

    这座传送阵,如今也成了燧都和外界唯一的交通渠道。

    白素心带着大群白莲宫弟子从传送阵中冲了出来,远远的,他就厉声喝道:“事情怎么会变得这样?陛下,陛下,你怎么毫无防范?这燧都,竟然成了空壳子么?”

    白素心的心都在哆嗦。

    城外无边无际的大军围困,城内一件兵器、一颗米粮都没留下,所有城防大阵都被破坏,燧都完全变成了一个空壳子。城外的军队,起码是城内禁军和城防军的百倍以上……

    天可怜见,夏侯无名在狶陌城外不断发送调兵公文,燧朝各地小半的机动兵力都被他握在了手中。

    用小半个燧朝的机动兵力围攻一个燧都……夏侯无名真做得出来!

    “陛下,此战必败,还请陛下和老夫速速离开,我们去北边,去东边,去南边……我们去调集边军,一定有忠心耿耿的边军勤王,为陛下铲除叛逆。”白素心飞奔到风戎身边,厉声劝谏。

    然后,白素心摇摇头,沉声道:“错了,东边是不能去了,我们只能去北边和南边。”

    白素心的老脸在抽搐。

    风戎刚刚带着大军去了东疆,屠戮了数十个东疆有名的门阀贵族,杀得人头滚滚,杀得军民震荡。东边的边军更是军心不稳,如今被东方魔国趁机攻击,连连沦陷了数十个重要的边疆防御重阵。

    风戎这条丧家之犬如果跑去了东边,怕不是能有东边的边军将领直接领兵弑君?

    所以,只能去北边和南边!

    白素心说话的时候,青雾丢下去的黑色水晶球重重的落在地面,‘啪’的一下摔得粉碎。就听一声闷响传来,浓郁至极的黑雾‘轰’的一下从水晶球中喷了出来,迅猛绝伦的朝着四面八方传播了过去。

    白素心呆了呆,然后怒声喝道:“这是什么?此物邪气冲天,阴邪无比,这是什么?”

    青雾微笑看着白素心:“山长,这是奴婢克敌制胜的法宝啊!”

    白素心愕然看着青雾:“放肆,如今情势,就是老夫都无力扭转,你区区一阉人……”

    青雾眯着眼,眸子里闪烁着深邃的幽光:“山长,阉人又如何?阉人的快乐,也是你想不到的呢……嘻,要不要,奴婢让山长您,也感受一下阉人的快乐?”

    区区皇宫宦官,敢对燧朝护国三神宗之一的白莲宫山长这般说话?

    如此大不敬……白素心倒是懒得看青雾,而是指着风戎破口大骂:“陛下,你就是这么管教奴才的?”

    娲青鸾白眼一翻,朝着白素心冷笑道:“大兄,这奴婢,是本宫的贴心人,如何管教,轮不到你来置喙。”

    白素心呆了呆,愕然看着娲青鸾。

    自家的亲妹子,居然如此和自己说话?这,这,这,怎么短短数月的功夫,娲青鸾还有风戎,都变得如此陌生?而且整个燧朝,也都变得这么古怪?

    黑雾在燧都内疯狂扩散。

    青雾喃喃道:“如果有薪火相传大阵,这‘闇魂之沁’是绝无效果的,燧火会把他焚烧一空……但是这座该死的大阵,终于被破掉了……呵呵,地字乙五号战场,终于要变成我们的猎场。”

    黑雾碰到了街道上的百姓,碰到了街道上的官兵,碰到了那些个个衙门派出去的衙役、小吏……

    这些人的眼珠骤然变成了黑色,黑漆漆的,没有任何杂色。

    他们的目光变得深邃而诡谲,一种莫名的极度阴寒之气从他们体内扩散开来,他们仰天‘嘶嘶’笑着,身上就有黑雾喷了出来。

    气息,在提升。

    力量,在提升。

    燃烧血肉精气,燃烧神魂,燃烧寿命,就算是一个最普通的凡人,在极短的时间内,都拥有了近乎命池境体修的力量、速度和肉体强度。

    而稍微修炼一下的修士,他们就有了命池境甚至是胎藏境体修的力量。

    当然,随着这样的突变,他们寿命燃烧殆尽,他们血肉燃烧殆尽,他们的神魂燃烧殆尽……

    ‘呼呼’声中,一具具人体消失了,一具具虚幻缥缈,但是力量得到百倍提升的幽影在黑雾中不断出现。

    黑雾笼罩了整个燧都,燧都城内,除了悬浮在空中的风戎等人,其他人没有来得及反应,几乎同时死亡。

    唯有无数条黑影在黑雾中急速的飞行穿梭。
北京赛车论坛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平台 手机网投官网 福利彩票北京赛车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