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子请自重 > 第八百零六章 水之灵

第八百零六章 水之灵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 】,!

    混乱之地与南离就隔着一条横断裂谷。

    常规意义上,这裂谷很宽很宽,飞鸟难渡,凡人天堑相隔,很难扯上什么关系。

    但对于现在有仙家直接支持的大离来说,可能确实不算太大问题,何况李无仙还认识妖王程程,说不定都有使者在路上试图让裂谷妖城搭个桥之类的了。

    如今的大离连海外都想打,想打一谷之隔的混乱之地也就不稀奇了。

    混乱之地不是神州那样的人仙分离,仙家各自超脱,而是奇葩的人仙聚居模式。只要有人群聚居的地方,就有奇葩的修仙者非要往里凑,显得自己特立独行不讲那套超脱。

    真有凡人士兵渡裂谷打过来,仙人会怎么做?

    话说从这种意义上看,一旦天下一统,莫非王土,修士们还真得尊无仙一声陛下。尤其是如果无仙修行也追上来,乾元啊什么的……一般修士还真得服管。

    感觉那种时候,才有点回归上古人皇之势。

    秦弈忽然很感兴趣,很想知道真有那么一天到底是怎样的。

    便道:“真要是凡人兵马出南离,我们也帮一把,好歹让混乱之地的逗比们别随便插手凡人战争就行。至于凡人战争胜负我们也不插手。”

    寒门斜睨着他:“你这屁股歪没边了,混乱之地连个国都没有,哪来的凡人战争,仙人不出手就等着你徒弟兵不血刃席卷到南海了。”

    秦弈“嘿嘿”笑了一下:“兵不血刃岂不是更好,反正对他们也没什么影响。再说此地混乱是在规则上存在的,无仙也扭不过来,到时候多半也影响不了他们的逗比习性,只是占个名义罢了。话说回来,混乱之地有没有常规意义上的凡人还两说呢,个个都可以买仙法修行的……”

    寒门知道这是典型的歪屁股找借口,可他其实也对那种大一统的人间形态很感兴趣,便也没去鄙视秦弈,只是道:“这种事你得跟大王说,跟我说没用。话说你来找我干啥的?”

    “你的老鼠军团多,帮我留意天演流光和冥华玉晶的消息。”

    “唔……”寒门摇摇头:“一般小老鼠对这种事不会有任何帮助,倒是我自己若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有点希望帮你一把。”

    “怎么说?”

    “我若是有机会身合雷电,那世间电流都有可能与我发生感应,届时想要探知什么消息就简单万倍了……可惜……”他很是遗憾地叹着气:“想必我此生也没这机……呃?”

    寒门眼睁睁地看着秦弈摸出了一粒珠子。

    珠子内部如同一界,遍布雷霆,噼里啪啦地响着电流声,隔着界膜都听得见,可知身处其中是怎样的光景,这是……先天神雷长期氤氲而造就的先天雷池?

    而在雷霆之中有几道气息尤为特异,这雷池里还有先天雷种未被取走,而且还不止一种?

    寒门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你……你哪来的先天雷池!居然还带雷种!”

    秦弈笑眯眯道:“有用吗?”

    “有!有!”寒门一个虎扑抱了过去,秦弈一闪,就见一个肉球扑在了地上,死命抱着那颗雷珠不放,口水都滴下来了。

    “喂,胖子,这玩意真这么有用?”

    “你绝对想不到,这玩意能造就出怎样的神兽……”寒门眼睛碧油油地盯着他:“你知不知道世间妖兽分几种?”

    “不知道,都是妖兽就得了,谁有兴趣知道茴字几种写法?”

    “……正如饕餮和乘黄不是一种生物,世上还会有几种先天五行妖兽,你那只小蚌有可能就是先天水灵之体,进化之后可能代表水行之意志,某种意义上可以称为水神。”

    其实这个方向秦弈也懂,正如羽飞绫证风之灵,一个道理,也就是没寒门吹得这么离谱罢了,当然也可能是还没到位……毕竟如果说探消息,风怎么说也比雷强,可羽飞绫并没有拍胸脯夸过这一项,说不定还是有些欠缺,没到风神的程度。

    但羽飞绫都没到这程度,寒门行不行啊?难道他血脉真有点特别?

    “你……雷神?”秦弈摸摸他的头:“你还是当皮神吧。吸收要多久?”更新最快

    寒门用力抱着珠子:“不知道,可能要闭关一段时日,到时候不会让你失望的!”

    秦弈点点头,心中倒是想起安安脱水透支也休息一天了,不知道啥情况了,得去探视一下才行,另外羽裳应该也随囚牛回来了,只是之前情况复杂没露面,现在多半便是在照料安安。

    想到这里便道:“那你去闭关,等你好消息。”

    说完转身就直奔宫中。

    说来关于秦弈入宫这件事,也是在妖怪们之间茶余饭后比较津津乐道的事情,因为他是除了大王与少主之外唯一的随随便便进出宫门如同回家一样的人,这根本就不是明面上的“上卿”,和大家背地里说的“妖妃”也不是很吻合,还不如直接说他就是王呢。

    毕竟一个妃子、哪怕是王后,也不能这么随便对不对?

    也有些妖怪对程程提过不能太任秦弈这么没规矩,“对大王清名有损”“对妖城威仪有害”,结果反而被大王打了板子,最终也就没人说这话了。反正谁是王谁是妃,他俩自己在榻上解决就是,别人嚼个什么舌头?

    有鉴于此,小狐狸们看着秦弈也是咬着下唇笑嘻嘻,如果秦弈才是王,大王倒是妃的话,那她们是什么性质?嘻嘻。

    见秦弈进了安安寝殿,左右便有小狐狸作妖地挨了过来,小手就往他胸膛上蹭:“王妃您来啦……”

    “去去去~”秦弈又好气又好笑地挥挥手:“什么叫王妃?”

    小狐狸们便笑:“哎哟,是我们失言了,不是王妃是大王?那大王来这寝宫,是来宠幸安妃娘娘的吗?”

    安安便靠在床头面红耳赤地看着面前的羽裳,那俏脸都红得快滴出血来了。

    羽裳板着脸抄着手臂不说话,也不知道该鄙视安安两句,还是鄙视那群臭狐狸。

    秦弈拿小狐狸们没办法,只得道:“你们好的不学学坏的,这白国王宫历来清爽自如,什么时候要学人类王宫那套了?”

    “哟,板脸训人了,真不好玩。”小狐狸们噘着嘴,有些小妒忌地看着安安的方向,暗道这只小蚌也没多漂亮啊……

    其实这就违心了,安安真的很漂亮,特别是现在。

    秦弈绕过屏风走过去,先拥抱了一下羽裳,笑道:“辛苦了。”

    羽裳酸溜溜道:“我也就做个使者,不辛苦,夫君花丛奔忙,真的辛苦。”

    “咳咳……”秦弈干咳,转头去看床上靠着的安安,一看之下怔了一怔,眼里迅速闪过惊艳之色。

    原先的安安就常给人一种娇怯怯的柔弱美感,如今虚弱形态之下更是把这种娇弱美发挥到了极致,秦弈第一时间就想起了林黛玉……这倒罢了,也就是在原有的气质更发挥了几分。

    最关键的是,她靠在床头,蚌壳在后竟然成了一种水蓝色的透明形态,还有水波微微漾动的感觉,就像是靠在水上似的,一朵莲花在水幕中含羞轻放,那场面非常梦幻。

    配合着她柔弱的样子,感觉好像就成了一个水做的人儿,与笔挺站在身边英姿勃发的羽裳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对比,视觉冲击力前所未有的强烈。

    安安这一定是证了水之灵,毋庸置疑。
秒速时时彩官网 pk10代理网址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平台 快乐飞艇 安徽快3走势 秒速时时彩官网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