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123章 跟我赌一把

第123章 跟我赌一把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苏晨,帮我照顾一下儿子,我出去一下!”刘涉川跟苏晨说了一声,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我陪你一起去吧!”

    虽然刘涉川没有明说,但苏晨知道,他这种时候还要出去,无疑就是去找那伙高利贷报仇了。

    看刘涉川此时的情况,只怕那伙放高利贷的,有一个算一个,没一个能活下来的,要是死的人多了,影响太大,说不定会引起斋灵注意,发布行刑使任务。

    如果任务发布给他,他可以帮忙压下来,就算任务发布给了其他人,他也可以从中调和。

    看了一眼床上的儿子,刘涉川没说什么,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看到刘涉川要坐上傀儡大鸟,苏晨拦住他:“坐车过去吧,傀儡大鸟目标明显,影响太大,那伙放高利贷的,一时半会跑不了!”

    通过几次现实任务,苏晨对于斋灵也有了一定了解。

    只要对现实产生的影响过大,就会引起斋灵注意,发布临时现实任务,让其他聊斋顾客消除影响。

    从林辉那里得到那伙高利贷的据点,苏晨和刘涉川乘车赶往那里。

    ……

    夜色酒吧。

    此时还是白天,酒吧没有开业,虽然开着门,但没有多少人进去,就连那些普通员工也没来,里面只有老板和一些看场小弟。

    此时,酒吧老板狼哥的怀里,正抱着一个身材火辣、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子,虽然脸上的妆容略浓,但遮掩不住女孩眉眼间的一丝青涩。

    “电话还没打通吗?”狼哥对怀里的女孩说道。

    女孩放下拿手机的手,摇了摇头:“还没有打通。狼哥,小浩他刚才突然跟我道别,还说了一大通乱七八糟的,你说他会不会出事啊?”

    “嘁——那小子就是一怂货,再说,他那么大个人了,能出什么事。估计是一时想不开了,在哪里喝酒喝醉了,不用管他!”狼哥摆了摆手,不在意地说道。

    虽然狼哥如此说,但女孩的心里仍旧有着担心。

    她忍不住再次拨打了电话。

    砰!

    不过,电话没响几声,酒吧的门就被人猛地推开,接着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一个脸色淡漠的年轻男子,一个脸色阴沉,双目好似要喷火的中年男子。

    哗啦哗啦——

    看到这两人来者不善的模样,正坐在旁边打牌的那些看场小弟,全都站了起来,面色不善地看着苏晨两人。

    “两位,是不是走错地方了?”狼哥沉着脸问道。

    苏晨拉了个凳子坐下:“没走错地方,找的就是你,不过,不是我找你,是我朋友找你!”

    “俊浩欠的是你的钱?”老刘压抑着怒气,沉声问道。

    听到老刘的话,狼哥一脸恍然大悟,脸上露出笑容:“哦,原来你是那小子的老子啊!怎么?你来找我,是要替你儿子还钱么?钢蛋,他儿子欠我多少钱来着?”

    “狼哥,那小子欠我们一百二十三万四千六百块!”旁边一个小弟连忙说道。

    狼哥往后一靠,伸手搭在沙发上,带着些轻蔑的看着老刘:“你带的钱够么?够的话就还上吧!”

    这种家长他见的多了,只知道子女欠了钱,根本不知道子女欠了多少,报出数额,就直接将他们吓傻,接下来就是求情、哀求,希望能够减免一些,这些他都习惯了。

    老刘从怀里拿出一张卡,扔到了狼哥面前的桌子上:“这卡里面有五百万,密码是六个六,我听说我儿子欠你的钱,大部分是赌输给你的,今天我也想跟你赌一把,只要你跟我赌,这五百万就是你的!”

    狼哥猛地坐直了身体,拿过桌子上的银行卡,面色微凝地看着老刘:“这里面真有五百万?”

    狼哥能够在文菱市做大,是因为他足够聪明,知道什么人能招惹,什么人不能招惹。

    随手扔出五百万,只是让他答应赌一把,这可是大手笔,眼前这人恐怕不是什么简单角色。

    “你可以打电话查一查!”

    狼哥拿起银行卡,打了客服电话,查询了里面的余额,的确是五百万。

    放下电话,狼哥笑了笑道:“之前的事情只是一个误会,这样吧,连本带息算是一百万,剩下的四百万,我等会转回给你,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

    老刘没有理会狼哥的话,自顾自地在他对面坐下,将旁边桌子上的扑克拿出来,挑出里面的大小王,开始洗牌。

    “赌什么?”

    “我说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狼哥沉着脸,冷声道。

    嘶啦——

    伴随着一声刺耳的破布声,旁边一个看场小弟瞬间就被一股无形力量撕裂成十几块,鲜血喷涌,洒了在场众人一头一脸。

    “赌什么?”老刘静静地看着狼哥。

    但是,此时的狼哥已经无法冷静了,看着坐在他对面的老刘,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眼中满是恐惧。

    他想要站起来逃跑,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了,只能老实地坐着。

    “扎……扎金花!”

    随手洗完牌,老刘将牌扔到一边,指着一个看场小弟:“你过来发牌!”

    被老刘指着之后,那看场小弟感觉自己的身体恢复了自由,压根就没有过去的想法,而是转身向着酒吧外跑去。

    但他还没抛出几米远,身体就在此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撕裂,化作十几块碎肉,散落在酒吧各处。

    “你过来发牌!”老刘又指向另外一个看场小弟。

    有了前车之鉴,这次恢复自由的看场小弟没敢再逃跑,老实走了过来,开始给老刘和狼哥发牌。

    “大哥,你放过我吧!这真的是个误会!我要是知道那是您儿子,怎么也不可能坑他!再说了,我只是让他欠了债,可是一根指头都没动他啊……”

    狼哥根本没心情看自己的牌,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向老刘求饶。

    老刘看了手里的牌一眼,扣在了桌子上,语气平静地说道:“就在刚刚,我儿子从二十楼上跳了下来!”

    听到老刘的话,狼哥只感觉眼前一黑,眼前这狠人的儿子死了,他还有活下来的希望吗?
幸运28 江苏快3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官网 幸运28 安徽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