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兵锋天下 > 第493章 丧家之犬而已

第493章 丧家之犬而已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宗师!

    随着大长老轻声吐出这两个字,六名剑手马上面色为之一变,或许别人不知道这宗师这两个字的含义,但对于自幼修习武道的他们来说,简直再熟悉不过——那近乎是每一个武者的渴望目标。

    武道十品,七品入宗。

    唯有感悟到宗师境界的武者,才算武学有所圆满,得以开宗立派,成为真正的武道大师。

    但,世界上习武之人何止千万,百分之九十的人都被拦在宗师门槛之外,甚至有大把的人究其一生,也难以望其项背。

    这六名剑手作为居合道剑派的正统传人,也算得上r国甚至世界上的一流高手了,但他们至今对于宗师的领悟,只有纸面上这区区的两个字,如无头苍蝇,毫无头绪。

    被称为百年天才的居合道大长老,修习剑术一辈子,也只是在九十岁高龄骤悟到宗师门槛,奠定了他剑术大师的地位。

    而他们面前的林义,二十出头的年纪,从未经过传武正统训练的野路子,竟然能一朝突破,位居宗师?

    这让他们震撼,让他们不可置信,让他们嫉妒而又眼红、、、、

    风雨,愈发的狂暴冷冽起来,冲刷着山顶山的血腥味道,带来一股深入骨髓的冷意和恶寒。

    山川志步从惊愕中醒悟过来,随机脸上扬起一抹怒色,狰狞喝道:“大长老,你们还在等什么?干掉他,弄死他啊!”

    “他全身重伤,还抱着一个中剑的女人,你们连这个废物都搞不定?还自称什么r国剑道鼻祖?废物!”

    大长老两道剑眉挑起,浮现几抹愠怒神色,若不是刚才这混蛋激怒林义,他又怎能在生死关键时刻顿悟武道,达到宗师?

    六名剑手对山川志步的讥讽怒骂也有些不爽,他们是r国一流的剑手,有着自己的骄傲,又岂甘心被人当奴才呼来喝去。

    “山川少主,林义我们自然会解决,但在此之前,请你对居合道保持最起码的尊重,r国传承三百年的剑道鼻祖,绝非某些靠三.级片起家的黑帮能比拟的。”

    在山川志步下意识面露恼火神色时,六名剑手马上持剑而立,摆开剑阵将林义包围起来。

    风雨飘摇之中,林义身受重伤,鲜血混杂着雨水从他身上簌簌落下,他看上去摇摇欲坠,似风雨中的野草,似乎一个孩童都能轻易的把他推倒,但不知为何,雨中持剑而立的林义,竟然给他们一股强大不可战胜的感觉,这让生性高傲的他们尤为不爽。

    林义怀抱着沈傲雪,用衣衫挡住她的身子以免被雨淋湿,另一只手缓缓立剑锋,淡淡出声:“来!”

    随着他剑锋所指,更让人感觉他一瞬间脱胎换骨,有着一股天神般的威严,犹如万夫不当之勇,无可匹敌。

    一个身材魁梧的剑手脸色阴沉,厉喝一声:“装神弄鬼!看老子送你上西天!”

    嗖!

    话音刚落,他手中长剑如银龙乍起,雨夜之中,如一道银色闪电,裹挟着凌厉而迅猛的气势,恍如割破了雨幕,杀招直奔林义而已。

    他魁梧身躯,更是给手中长剑增添一抹如山岳般的厚重之感,刹那之间,只让人感觉到似乎人剑和一,一剑光华,锋芒大作!

    林义不甘示弱,在雨幕之中,迅速劈出一刀,二人眼中彼此炽热的战意,此刻相逢碰撞,如火药一般炸裂。

    犹如猛虎和恶狼的对撞,仅有一招,便迅速分出胜负。

    林义一刀斩落。

    魁梧剑手立刻脸色瞬变,化攻为守,死死挡住这一刀。这一刀的威势和恐怖,让他感觉如一千军万马奔腾,冲他厮杀而来,刀锋所过之处,摧枯拉巧一般,斩断一切,这一刻,似乎连暴风雨都为之停顿下来。

    噗!

    一道红光飙射而起,魁梧剑手只觉得脖颈一凉。

    他脸上的惊骇忌惮无比凝重,他握紧手中的刀想要反击,想要还手,然而,不知为何,他感觉自己的身体竟然不受控制,而起越发的沉重,头脑越发的昏沉难受。

    他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脖颈处,大篷鲜血如喷泉般喷涌而出,下一秒,一颗硕大的头颅如西瓜落地,咕噜噜落在众人面前、、、

    砰!

    死尸倒地,一如大长老众人震撼的内心。

    嗖!

    与此同时,林义手中的武士刀再闪,风雨之中,寒光乍起,紧随其后两道红光飙射,又有两名剑手当即被斩杀。

    在剩余人面色惊恐畏惧,知道林义不是对手时急忙后退时,林义丝毫不给机会,刀芒如影随行,依旧霸道而凌厉,剩余三名剑手,又有一人被刺穿心脏,一人被割断喉咙,另一人被砍断右腿,倒在血泊中凄厉惨嚎不已、、、

    转瞬之间,六名居合道一流剑手,尽数身亡!

    “宗师、、、”大长老满脸的震撼,随后猛地摇头,“不,这绝对不止是宗师,这小子,太可怕了!”

    就算是宗师,面对尽得自己真传的六名剑手弟子,那也得费劲一番功夫,岂会如杀鸡宰猪一般,一连轻易秒杀六人?

    “怪,怪物、、、”

    在山川志步惊恐万分的连连后退之时,林义刀锋一扫,裹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再冲大长老而去!

    “死!”

    刀芒落下,大长老面色瞬变,他丝毫不敢怠慢,手中长剑如银龙狂舞,点点寒芒而至,发丝狂舞,雨夜中犹如癫狂的疯子。

    当!

    林义霸道刀芒落下,大长老虎口一麻,蹬蹬瞪后退三步。

    当!

    林义刀芒又劈下,力道贯穿,让大长老喉咙一甜,吐出一口鲜血。

    当!

    林义第三道刀芒落下,直逼大长老的右臂,扑,红光迸现,凌厉刀芒摧枯拉巧一般,顺势切下,一只右臂被无情斩落,鲜血淋漓。

    “啊,林义,老夫和你势不两立!”

    大长老喷出一口鲜血,发出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嚎声,声嘶力竭。

    他摆出一副拼命的姿态,用出全身力道贯穿尽剩的左臂挥出三道剑花,似乎想要用同归于尽的架势捍卫他大宗师的尊严。在林义挥刀砍落时候,他却急忙抽身逃脱,跑到山顶悬崖边,纵身一跃、、、、

    他苍老的身影顺着山顶叽里咕噜的狼狈而逃,再也不见其身影。

    林义傲立山顶,目光睥睨扫视山下,夜风,将他浴血的衣服高高扬起:

    “剑道宗师?丧家之犬而已。”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江苏快3走势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福利彩票北京赛车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