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虞兮虞兮奈若何 > 第483章 赌注

第483章 赌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帝君,老相父是你的老师,你可以不尊重我这个皇叔,可不能对你的老师无礼,如果皇兄还在世,知道你如此对相父的话,只怕也会不同意吧。<a href=" target="_blank">”

    凤卿尘不语,只是一眼,就让凤谋遍体生寒。

    “本宫见过皇叔。”

    凤谋弯腰作揖,对着虞歌也行了一个礼。

    “帝君今日可有什么地方不尊重皇叔?”

    “没?没有,帝后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们在讨论的是相父的事,怎么就说到了这一事之上。

    “既然没有,那皇叔贵为凤氏皇族之人,这话张口就来,是否经过考量?若是被有心之人听去了,怕是会以为我们皇室不和。”

    凤谋半天说不出话来,只得甩了甩衣袖,站在了一旁。

    “相父,帝君尊重您,本宫身为帝后,亦可感受到,还请相父做一公正之人,不要被小人蒙蔽了双眼,利用了您的正直,将这朝堂与后宫搅和的一团乱。”

    陆尚书这时有些不愿意了:“帝后说的小人,莫非是指我下官与誉王?苍天可鉴,我与誉王~”

    “那你们是小人吗?”

    “下官们为人坦荡,自然不是帝后宫中的小人。”

    “既然不是,那陆大人此时为何要对号入座,莫不是你们真的暗中挑唆了老相父什么?”

    虞歌能窥人心神,可以清楚的知道那些没有修为之人的所想,这陆斌神思之外有一层屏障,看来也是练武之人。

    “是下官多言了。”

    凤卿尘一直微笑这目视虞歌,他从来没有怀疑过歌儿的能力,无论那一方面的虞歌,都是凤卿尘最爱的样子。

    “相父,孤先前说话有些重,但都是实话,您德高望重,是父帝所尊敬的人,也是孤的老师,正如帝后所说,希望相父不要被一些小人所利用了。”

    朝堂之上,陷入了一片沉寂。

    良久,一声叹息响起。

    “帝后深明大义,如此,你上这金銮大殿的事,我们作为臣子的,也不便再说,可是老臣接下来要说的事,事关云朝国的未来,还请帝后为了云朝国,放下个人的恩怨。”

    “相父请说。”

    虞歌进退得当,在朝堂之上,既不让帝君失了面子,也给了老相父台阶下,就算是这些大臣出了宫,也寻不到她今日的错处。

    “这皇宫里的昭然郡主有了身孕,后宫女子有孕,本是后宫之事,可是帝君先前立过誓言,云朝国后宫之中,仅有你一人为后,所以这昭然郡主有了身孕的事,也就变得比较隆重了,不仅仅是后宫之事了。”

    “帝后如今身子轻,当以云朝国的社稷为重,本王也并不是想逼着帝君给那女子一个封位,只是她腹中的孩子,是我云朝国凤氏皇族的血脉,理应留下,那孩子的名分,也必须给的正统。”

    “老相父与誉王所言不差,若是那昭然真的怀了帝君的孩子,本宫也不是无理取闹之人,当然会以她腹中孩子为重,只是本宫疑问的是,一个女子有了身孕,群臣怎么都会知道?甚至连孩子的生父是谁都知道得如此清楚彻底。”

    凤卿尘那晚是去了蓉颜小筑,不过他并未进芳华殿,而是让手下将醉酒的邱语瑛送回了寝殿之中。

    那一晚,别说凤卿尘没有碰过邱语瑛,就连凤卿尘的手下,也没有对邱语瑛行过不轨之事。

    所以邱语瑛腹中的这一胎,来得尤为蹊跷。

    “帝后,除了帝君,后宫之中,可没有哪位男子敢公然进入芳华殿。”

    凤谋摇着头,屏气凝神的说道。

    “是吗?”

    “自然,皇宫之大,除了帝君,哪里还有人敢未经传召就进入芳华殿之中?”

    “皇叔对这后宫的规则,倒是了如指掌。”

    “帝后,誉王所说,也确实属实,这一点,难以否认。”

    “本宫没有否认,既然如此,诸位大臣敢不敢与本宫打个赌?”

    “打赌?打什么赌?”

    朝堂之上,开始响起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凤卿尘握住虞歌的手,对着她微微一笑,阿离每次的笑容,总是能深深的让人记住,莫名的让虞歌觉得心安。

    “帝君,帝后所说的这个?”

    “既然各位爱卿想让孤承认这个孩子,也不是不可,但是这也属于后宫之事,具体如何做,还是得让帝后做决定。”

    如此,帝君便是默许了这一次的赌约。

    “帝后,您想与我们赌什么?”

    “我便赌,这邱语瑛腹中的孩子不是帝君的。”

    此话一出,朝堂之上的大臣们都开始发笑,就连那一向严谨的相父,也是露出了一抹笑容。

    帝后毕竟年纪不大,还有着孩子心性,先前见她说出那些话来,还以为她久经世事,知道人情世故,颇有帝后威仪,如此看来,先前的那一幕幕,倒真是他们想多了。

    “帝后,你这话未免说得莫名其妙,如今郡主怀有身孕,你怎么能确定那孩子不是帝君的,就算是要滴血认亲,那也得等她将孩子产下吧?”

    “这一次,老臣也认为陆尚书说得在理。”

    虞歌凤眉轻挑,嘴角含着笑意。

    “既然是赌注,那就肯定是有风险的,不知众位大臣敢不敢与本宫打这次赌?”

    “下官也想看看帝后是如何证明的。”

    “本王也颇感兴趣。”

    “老臣也愿意作陪。”

    “微臣也愿意,但凭帝后安排。”

    凤卿尘虽然有疑虑,可却相信虞歌,歌儿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他要做的,就是无条件的相信她。

    “既然是打赌,那就得有赌注,不知道帝后的赌注是什么?”

    虞歌微微一笑,摊开双手:“若是本宫输了,这帝后的位置,本宫拱手相让,让那昭然郡主成为这后宫之人,并且她腹中的孩子,不用等之出生,本宫就为孩子亲自赐下封号,若为女子,则是云朝国的长公主,身份尊崇,不分嫡庶,若是男孩,便是我云朝国的太子,如此赌注,不知各位大人可满意?”

    众位大臣看向帝君,帝后的这个赌注,可是需要帝君首肯的,如若帝君不点头,这些都无用。

    “帝后说的赌注,孤也赞同。”

    就算是歌儿想胡闹,凤卿尘也会由着她胡闹,大不了到时候丢下这云朝国,什么帝君之位都不要,与歌儿一起游历江湖去。

    “既然如此,帝后的这赌约可就作数了。”

    “自然,不知道众位大臣,又能拿出什么样的赌注来?”
北京赛车彩票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安徽快3 加拿大28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