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第568章 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林帘眼前的视线颠倒,她看见了蔚蓝的天空,上面白云在飘,一切看着都很美。<a href=" target="_blank">

    只是……

    她这是要死了吗?

    真的要死了?

    这个时候林帘不知道怎么的,非常的平静,就像真的要死的人,不再留念。

    她闭眼。

    似乎这样也挺好。

    然而……

    呲——

    尖锐的刹车声划破耳膜,划破四周的安静。

    一辆车停在了废弃工厂,车门打开,一黑影如闪电跑过来。

    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也没有人看清这是谁。

    只听砰的一声,黑影和林帘一起倒地。

    他们因为惯性而滚了两圈,停下。

    付乘和司机听见这一声,如梦初醒,赶紧跑过去,“湛总!”

    湛廉时抱着林帘,他手抱的紧紧的,手背上的青筋都凸了起来。

    他有几秒的安静,但在听见付乘的声音后他睁开眼睛。

    他睁开眼睛的第一眼看的便是怀里的人。

    林帘在他怀里,眼睛闭着,没有了意识。

    湛廉时抱着林帘的手一紧,“林帘!”

    他叫她,沉沉的嗓音里尽是阴霾,听着极为吓人。

    可林帘听不见,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湛廉时抱着林帘坐起来,可坐起来的时候他明显顿了下,眼底划过一抹暗色。

    尽管这样,他还是坐了起来,抱起林帘。

    这样的动作如果在平时,他肯定很快,但现在,他慢了很多,甚至抱着林帘站起来的时候他整个人晃了晃。

    付乘赶紧扶住他,“湛总!”

    “联系医生。”

    沉哑的嗓音溢出,湛廉时看着怀里的人,大步朝车子走。

    但他还没走到车子,一辆车便飞快停在他车后,车门打开,韩在行下车。

    同时,坐在副驾驶坐的人也下车。

    她脚上穿着和这里极为不搭的细高跟,脸上画着刚走完秀没来得及卸的妆,甚至她身上的衣服都还是走秀时穿的衣服。

    刘妗。

    她和韩在行一起来的。

    刘妗打开车门,站在那,没动了。

    她看着湛廉时抱着林帘,就像被定住了一样,身体动不了,眼睛也动不了。

    她的心死了。

    而韩在行不是,他在看见湛廉时抱着林帘后,跑了过去。

    他眼睛直直的看着林帘,看着那垂下的手,他的手握成了拳头,一双眼睛泛红。

    “你对她做了什么!”

    韩在行一拳朝湛廉时打过去。

    这一刻,韩在行没有办法冷静。

    他无法。

    但是,在拳头要打到湛廉时的时候,湛廉时躲过了。

    可虽躲过了,湛廉时身子却晃了下。

    付乘和司机赶紧过来,拦住还要打向湛廉时的韩在行。

    而湛廉时抱着林帘走向车子。

    似乎现在他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带林帘去医院。

    而别的,与他无关。

    一直站在车子那不动的刘妗走了过来,她挡在了湛廉时面前,眼里泪光闪过。

    她抬头,看天,把眼里的眼泪逼退,然后看着湛廉时,勾唇,“廉时,你这是在做什么?”

    湛廉时抬眸,一双眼尽是阴鸷。

    他说:“滚。”

    刘妗的脸,白了。

    她的笑,没了。

    一瞬间她就像被扑了一盆冰水的戏子,妆容尽散。

    滚……

    他叫她滚……

    “湛廉时,你再说一遍。”

    湛廉时抱着林帘,直接从另一边走,他打开车门,可他刚打开,一股疾风便过来,带着凌厉。

    湛廉时扭头,韩在行的拳头落空。

    但这次,韩在行没有再攻击湛廉时,而是去拉林帘。

    他不能让湛廉时把林帘带走,绝不!

    然而,一直未还手的湛廉时这个时候还手的。

    在韩在行握住林帘手的那一刻,他一脚踢向韩在行的肚腹。

    韩在行被踢的后退。

    但很快,韩在行再次上前,眼里是赤红。

    好,湛廉时,今天我们就在这做个了断,看是你阻止我,还是我阻止你!

    可很快,韩在行停住。

    付乘和司机也大叫,“湛总!”

    他们立刻过来,扶住湛廉时。

    因为,湛廉时吐血了。

    他的血落在林帘淡蓝色毛衣上,似开出了一朵花,红的刺眼。

    湛廉时看着这血,再看依旧没有反应的林帘,低吼,“开车!”

    吼声落进每个人耳里,沉哑如刀刺。

    付乘说:“快开车!”

    司机赶紧打开车门,发动车子,而付乘极快打开车门,让湛廉时进去。

    很快,车子打过方向盘,朝外驶去。

    韩在行反应过来,上车,也发动车子,跟上去。

    唯有刘妗站在那,看着那滴落在地上的血,咯咯的笑了起来。

    是,她曾经不安分,过于骄傲,自负,所以,她丢失了他。

    这是她的错,她刘妗认。

    可一年后,她把他抓的紧紧的,无比珍惜,但很多事总是那么让人想不到。

    赵起伟强吻她,她小心的藏着,以为廉时不知道。

    但他早知道了,所以,她以为他对她若即若离,到后面的无情是他惩罚她,是他要用行动来告诉她,她犯了多大的错。

    然而不是。

    廉时不是惩罚她,他是真的不爱她了……

    呵呵……

    不爱了……

    ,content_num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加拿大28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